大刁民 第五百四十章 反击手段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驱车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一处名叫“百合香”的咖啡馆,服务员将他带到位置上,一看到对面脸上乏着高原红的伙子,他就没来由地有种亲近感。..

  “李队!”桑卓听沈大庆介绍过李云道在江宁的官方身份,而且沈大庆也暗示过李云道在京城的路子很宽,并且叮嘱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儿办牢靠了。

  “藏族同胞?老家哪儿的?”李云道笑着跟桑卓握了握手。

  “老家是青海果洛。”桑卓身上有股子少数民族天生的热情和大方,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跟李云道交流却显得丝毫不生份。

  “哦?我们算老乡哇,我在昆仑山长大的。”

  很快,两人就熟络了起来,桑卓办事也不喜欢拖泥带水,当下将这几日调查的情况跟李云道作了汇报。

  “据我这几日的调查,唐艳是黑龙江佳木斯籍,十六岁中专毕业后就出来打工,先后在吉林、包头、沈阳等多个城市呆过,四年前来到北京,期间去过一趟韩国,办的是旅游签证,应该是去做过整容。”桑卓拿了两张截然不同的照片出来,一张是四年前的唐艳,国字脸,塌鼻梁,单眼皮,另一张则是现在唐艳,照片中的女子美艳不可方物,与之前那张判若两人。“到北京后,唐艳一开始在一家ktv会所当陪酒,据偶尔也会出#台,后来跟着ktv一个大姐跳槽出来单干,专门出入这种高档会所勾引金主。我还查到,从前年开始到现在,唐艳己经有起码两年的吸#毒史了。我安排一个线人询问过,之前唐艳每周都会跟朝阳区一个叫虎哥的毒品拆家买货,已经持续了快两年了,但从前两个月开始,唐艳再也没有从虎哥那里拿过货。我让人侧面打听了一下,唐艳跟圈子里的同伴,以前玩得太低端了,最近她用的都是高纯度的高档货,听好像傍上了一个挺有钱的公子哥。”

  李云道暗暗皱眉,刚进姑苏市局被葛青罚去整理档案的时候他就统计过,涉#毒的女人到最后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其中因此沾染上爱滋的也不在少数。他开始有些为王北担心,王北身边女人众多,这么多年没玩出事情,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至于涉#毒之事,李云道相信以王北的胆量和智商,还没有放肆到敢挑战老爷子在这方面的底线的程度。

  “有没有发现她跟什么人有接触?”李云道一针见血地问道。

  “有。”桑卓头,“我调过,她现在住在朝阳区一个叫‘巴黎之夏’的区,那里面住的非富即贵,我不好太声张,只查到她住的那套平层公寓挂名在北京一个叫“王月商贸”的法人名下,好像也是前东家用来抵偿债务的时候抵给这家‘王月商贸’的。我查了一下,这个王月商贸好像并不是很有名,法人代表是一个叫林于轼的山东人。”

  “林于轼?”李云道终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第一次踏入北京城的那一天,一个叫李国番的人揍得他差儿吐血,如果不是弓角和徽猷及时出现,下身生的幸福没准儿已经被人一脚踩垮了。那一天,和李国番一起护在蒋青天身边的人,正是一个叫林于轼的中年男人。

  李云道了头:“这下龙来去脉就清晰了。”

  桑卓是一个很懂事的侦查员,什么事该问什么事不该问,他一清二楚,当下只接着道:“另外,唐艳每天会跟一个手机号固定联系一次,有时候是发短信,有时候是打电话,起来也奇怪,我通过电信公司的朋友查过这个号码,只是号码资料好像被人刻意从数据库里面删除了一样,但也不影响使用,我那个朋友权限比较低,也许通过电信公司高层能查清楚那个号码的身份。”

  李云道头,实话,才几天功夫,桑卓就已经能将唐艳的资料调查得如此清楚,这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可能还需要你再辛苦几天,看看还有什么能挖掘出来的,有事情直接打我手机。”李云道顿了顿,“这份人情我先记下了!”

  桑卓笑了笑,也没有推辞客气,只是露出预言又止的表情。

  “桑卓兄弟,有什么话就直好了,我这个人的性格你也看得出来,不是那种墨墨迹迹肚鸡肠的人。”李云道知道桑卓应该还有什么想补充。

  桑卓也是少数民族同胞特有的直爽,当下心一横,便道:“本来局里是下了令,不让人再提这件事的,不过我琢磨这件事可能跟李队你现在要调查的这个女人扯上关系。”当下,桑卓把之前垃圾焚烧场的杀人抛尸案陈述了一遍。

  李云道听得直皱眉头,虽然桑卓省略了中间的调查过程,但以他这种两天时间就能将唐艳的底子查得清清楚楚的功底,他那件杀人奸#尸案的线索最后指向唐艳目前住的那套公寓,那就肯定**不离十了。

  “为什么局里不让查下去?”李云道皱眉问道。

  提到这个,桑卓便有些愤愤不平:“局领导上面有大领导下了死命令,这案子就到此为止。你也是刑警出身,中国人口这么多,每年烂在档案室里的案子多得很,也不差这一件。不过沈队跟我都觉得那姑娘死得太惨了,有机会查为什么不查下去,所以我就利用私人时间继续在调查这件案子,不知道怎么的,上面就知道了这件事,本来沈队马上就要升副局长了,为了保住我,白白浪费了一次大好的升迁机会。”

  李云道若有所所地了头,以中国目前的法制体系,因上面打招呼而停止调查也不是一两个地方的特例,绝对的权力等同于绝对的腐#败,这也正是此届领导人使尽浑身解数要将权力关进笼子里的重要原因。

  将桑卓所的线索穿在一起,矛头的最后指向不言而寓。

  李云道不禁冷笑。

  蒋青天,就这是你的反击手段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