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四十一章 被推倒的多米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自从那晚见过潘瑾心目中那个所谓的“英雄”后,朱时光连续两天给潘瑾打电话、发短信都没有得回复,郁闷之下,便拉了一群发出来喝酒,从中午一直喝到傍晚,下午的课也没去上。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伙凑在一块儿,得知朱时光被人夺其所爱,发们一个个义愤填膺,摩拳擦掌便想去帮朱时光扳回面子,最不济也要教训那不长眼的家伙一番,朱家公子喜欢的女人,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可以抢走的。五个人喝了半箱五粮液,跌跌撞撞地出了火锅城,正要去取车的时候,朱时光指着从咖啡馆出来的两人:“就……就是他,哥儿几个,就是那……那不长眼的孙子!”

  五个人喝得东倒西歪,酒壮人胆,仗着人多便将从咖啡馆出来的两人围在当中,朱时光身边留着胡子戴耳钉的青年指着两人口齿不清地道:“朱……朱少,是……是哪个?”

  朱时光手一挥:“管……管他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抢我的女人……”

  和桑卓一起走出咖啡馆的李云道看着一群半大的青年微微皱眉,那晚太黑,他没太看清朱时光的长相,只觉得对方估计是酒多了认错了人,当下笑道:“喝多了就早回去休息,寻衅滋事是要被拘留的,情节严重触犯了刑法,也是要判刑的。”

  其中一个青年不耐烦道:“你算什么东西,甭给哥儿几个在这儿教,老实,你们俩当中谁抢了我们老大的女朋友?”

  李云道一脸愕然,转头看桑卓,桑卓连忙摇头:“我一毕业就结婚了,哪来的什么女朋友。”

  刚刚从桑卓这儿得到并不算什么好消息,所以李云道这会儿没太多心情跟这帮半大的孩子咸扯淡:“散了吧,喝多了早回家!”着,拉上桑卓便想挤出五人的包围圈。

  “哇操,这子挺跩啊,哥儿几个,收拾他!”话还没落音,一记飞腿就已经冲着李云道的后腰袭来。

  “找死!”桑卓看不下去,一把扯住那只腿的裤角,一记侧踹,偷袭者“哎哟”一声摔了个屁股着地,紧接着,又有两人同时围了上来,桑卓不管三七二十一,沈大庆了,他让这段时间服从李云道的安排,那么李云道便是首长,哪有看着首长被偷袭自个儿不出手的道理?桑卓是少数民族,自在高原长大,体格比普通人原本就好上不少,进了警校后被选进校散打队,一练就是四年,还得过全国散打比赛的亚军,对付这几个连混混都不如的青年,数息功夫,就只剩下朱时光一人还站在原地。

  桑卓利索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你们这水准,早儿回家喝奶去吧。”

  李云道暗笑,想不到桑卓还有这样的一面,不过他倒是越来越喜欢这个真性情的藏族伙子。“没事儿吧?”李云道看他手背上一道浅浅血痕,还是担心他受了伤。

  桑卓嘿嘿傻笑道:“这算什么,以前读公安大那会儿,经常跟隔壁的体校的子们开战,他们这水平,我塞牙缝都不够。”

  朱时光此时已经吓得醒散了大半的酒意,站在原地,双目通红,指着李云道咬牙切齿:“姓李的,你抢我女朋友,还打伤我朋友,这笔帐我记下了,迟早要跟你算算清楚!”

  桑卓一脸哑然,他刚刚一直以为对方是喝多了认错人,没想到还真有横刀夺爱这回事儿,不过在他看来,女朋友事嘛,本就是谁有本事谁扛回家,这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他时候听高原上的老人们都是这么的。

  李云道看着朱时光,一时想不起这人到底是谁,皱眉苦思,最后不得不摇头苦笑:“伙子,你是不是记错人了?你女朋友是谁?”

  朱时光恨恨道:“前几天晚上,你把潘瑾带去希尔顿酒店开房了,对不对?”

  李云道顿时恍然,终于记得眼前这位正是那天晚上死缠着潘瑾的朱同学。只是李云道也懒得跟他解释,笑着道:“是又怎么样呢?”

  “你……我……”朱时光一时哑口无言,最后不得不恨恨道,“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好,我等着。”

  这世上本就有太多的不平和委屈,李云道并不想跟这个叫朱时光的男孩多解释什么,或许这样的刺激,对这个仍在读大学的男生来,并不是什么坏事,古往今来,卧薪尝胆忍辱负重最后一鸣惊人的前例也不在少数,与其时间宝贵的大学阶段把时间奉献给不会有任何结果的爱情,还不如趁这个时候多读些书。书多读了,有些恨自然就销声匿迹了,有些爱也会自然枯萎。

  朱时光将四个同伴扶了起来,幸好对方下手不重,刚刚只是让他们暂时因为疼痛而失去了行动能力,此时站起身后倒是均行动自由。这么一来,酒也醒了大半,站在咖啡馆门前的停车场上,闷头不话。

  最后还是最先开口的耳钉男生支支吾吾道:“要不……要不……请大少爷出手?”

  朱时光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脑子刚刚被抽坏了吧?”

  耳钉男咬了咬下唇,仗着还没散尽的酒劲,鼓足了勇气才道:“虽然你跟大少爷是同父异母,但好歹也是一个爹生的吧,咱都被人这么羞辱了,你还不肯开口?”

  朱时光闭着双唇,紧握双拳,努力克制不让自己发飚。

  初春的京城依旧寒风料峭,西北风在周围的摩天大楼间发出呼啸的怒吼,朱时光生平第一次发现私生子和嫡子之间的巨大差距。他突然有种不那么恨李云道的感觉,相反,他恨自己,恨那个同样姓朱的大哥,恨自己的父亲,恨自己的母亲。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地奇妙,有时候你在不经意间推倒了一张多米诺骨牌,要等到若干年后,你才会发现,原先当初推倒第一张骨牌的,居然是自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