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四十五章 拔枪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轰一声巨响,更衣室的木门被人一脚踹开,唐唐吓得尖叫一声,白玲到底是经验丰富的老牌经纪人,下意识地将齐褒姒护在自己身后,但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踹门的是一个中等身材却异常壮实的男子,保镖模样的打扮,果然,完成任务后,踹门者便退到一旁,给身后一个身材高大西服革履的中年男人让出道路。中年男人身格高大,竖着大背头,金丝框眼镜将国字脸的面部线条修饰得更加柔和。他微笑着缓缓迈进更衣室:“可有惊吓到齐姐?”

  齐褒姒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个笑容:“许董言重了,一扇门而己。”

  许世安一脸自认为迷人的笑意:“这木门虽然我能让阿彪一脚踹开,可就是不知道,齐姐心中的那扇大门何时才能为我许某人打开呢?”

  白玲连忙迎了上去:“许董,您要进来,敲门便是,我们还能锁着不让您进来不成?来来来,快请坐,唐唐,给许董倒水呀!”

  不等白玲招呼,许世安自己在门边取了张椅子,大刀金马地坐了下来,余光瞥到垃圾桶里的鲜花,眼中一丝阴霾一闪即逝,随后轻哼一声,笑道:“过了令晚,就都是一家人了,这么客气就见外了。”

  白玲使眼色让唐唐去倒水,唐唐也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对这姓许的实在讨厌,就是站着不动,倒是她身边的李云道笑着站起身,从饮水机中倒了杯水,只是不知为何,在快接近许世安的时候,脚下突然绊了一下,一杯滚烫的开水径直洒向许世安的面部。后面的保镖显然没料到主子会碰上这等麻烦事儿,想动也来不及了,许世安被一大杯茶水烫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妈的,烫死我了……”

  李云道装出一脸惊慌,连忙转身又从饮水机中接了杯凉水,又飞快地泼在许世安的脸上。

  “你……”许世安烫得面颊通红,整张原本还算对得起观众的脸顿时狰狞了起来,“子哎,你找死,阿彪!”

  刚刚踹门的壮实保镖再度站了出来,狞笑着走向李云道。白玲和唐唐也吓得不知所措,许世安在京城号称许阎王,每年折在他手中的漂亮姑娘不计其数,胆敢触犯许阎王威严的也大多下场凄惨,此时见保镖就要跟李云道动手,白玲忍不住声对齐褒姒:“齐齐,要不你劝劝许董?”

  齐褒姒摇头,一脸微笑,这刁民不去惹别人就不错了,别人惹到他,好处捞不着,没准儿还惹得一身骚。

  阿彪摁着拳关节,咯哒咯哒的响声,听得白玲和唐唐毛骨悚然。只是,令她们好奇的是,那个叫李云道的青年居然躲也不躲,傻兮兮地愣在那儿,还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一类的鬼话。

  突然,阿彪轻松转腰,后腿与腰部同时发力,一记重拳袭向李云道面部――以阿彪的经验,像李云道这类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一记重拳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他只想速战速决,老板了,今儿晚上什么也要把齐褒姒弄进后宫,省得拖得太久夜长梦多。

  阿彪练过几年拳击,还参加过东南亚拳王争霸赛,拿过第九名,这一记重拳,他坚信对面的青年也只有被击倒的份,哪知,就在拳风已经扫到青年的鼻尖时,那青年突然微微后仰,紧接着,阿彪心中一紧,一个冰冷冷的事物紧贴在他颈部的喉管上。

  阿彪这几年跟着许世安也见过一些世物,知道如今这世道敢动枪的,要么是背#景极硬,要么就是亡命之徒,这两类人都是硬茬子,于是,阿彪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双目紧盯着对面依旧一脸微笑的男子。

  “怎么回事,阿彪,抽丫的呀……”许世安急了,脸上仍旧火辣辣地疼痛,那子太毒了,这水温起码得**十度,他这会儿连碰都不敢碰自己的脸,摘了金丝框眼镜后,那张国字脸愈发凶残。

  “老板,要不算了吧……”阿彪背对着众人,许世家和白玲等人都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唯有齐祸水一脸镇定意笑地打量着那刁民,这家伙,连阴人也要带着这么谦逊的笑脸,实在让人佩服这家伙对情绪的控制力。

  “什么算了?我的脸,妈的,真他妈的晦气,齐褒姒,这子是谁?也你们公司的?今儿老子就把话撂这儿,晚上要么你自个儿痛痛快快地爬到床上去,要么我让人把你绑着送上床!他奶奶的,在北京城我就他妈没见过老子玩不起的女人!”许世安脸上红得让人害怕,疼痛让他的脸部肌肉缓慢无声的跳动着,整个人看上去便像一头发了狂的野兽一般。

  齐褒姒依旧微笑,因为她知道有他在。

  果然,齐褒姒还没有开口话,许世安便听到那个用水烫他的青年悠悠道:“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把撂这儿的话收回去,今儿我也把话扔这儿了,你要么痛痛快快地走,以后别再来烦人家齐女神,要么我把你们一个一个地踢出去。”

  许世安不是傻子,此时也已经发现形势有些诡异,他打量了李云道一眼,见他一直跟阿彪面对面紧紧贴着,一时间搞不清状况:“阿彪,你先过来。”

  阿彪哪里敢动,苦着脸道:“老板,我也想过去,可是得先问问人家同不同意……”阿彪不敢有大动作,只敢缓缓侧身。等看到枪身的时候,许世安身后的另外三个保镖不约而同地向前一步将许世安挡在身后。

  许世安也吓了一跳,枪这东西,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商人,脏活儿都是交给别人去做的。他定了定心神,面色阴沉地看向李云道:“兄弟,什么来路?跟我许某人有仇?”

  李云道微笑摇头:“刚刚没有,现在也没有,但将来就不定了。”

  许世安知道这个社会上有种亡命之徒,光脚的总是不怕穿脚的,被这种人惦记上,就算请十几二十个保镖,他没睡不安稳,加上他也清楚齐家有一位山东一带的响马级人物,或许这个青年就是那位齐响马从山东招来保护齐褒姒的,他越想就越认定这个可能性,当下冷笑:“姓齐在京城也不是一两门生意需要照顾,他就不怕今天之后,半个北京都跟他翻脸?”

  李云道并不知道他的是谁,当下也没有多想,也是笑了笑:“半座北京城?乖乖,您许董事长能代表半座京城?”

  许世安的表情更加阴郁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