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四十九章 睡过?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下车前,李云道问出租车司机:“师傅,打张票。===-..对了,有笔吗?”

  司机大咧咧笑道:“有!”

  李云道接过来就将票和笔递给齐褒姒,齐女神一脸愕然:“干嘛?”

  “签名啊,人家师傅都了一路,他媳妇儿特喜欢齐褒姒,你还不签个名留个念啥的,对吧,师傅?”

  司机心里发笑,这对情侣真逗,等接过票正要随手放到一旁时,却无意中瞥到上面工整的字样:齐媛。司机目送年轻的情侣下车,暗自好笑,现在的年轻人个个儿都把自个儿当明星吗?还是赶紧接咱家媳妇儿去吧!出租车缓缓启动,突然一个急刹车,目瞪口呆的司机师傅再次拿起那张不足半个巴掌大的票,飞快拿起手机,拔通了媳妇儿的电话。

  媳妇儿:“老张你怎么回事?是在门口等我,又跑哪儿乐呵去了?”

  老张:“你先别管我到哪儿了,马上就到。先回你个事儿,上回你跟我齐褒姒原来的名儿叫什么来着?”

  媳妇儿:“齐媛啊。”

  老张兴奋不己:“媳妇儿,是不是齐天大圣的齐,女字旁,右边儿像个爱的那个媛?”

  媳妇儿:“对啊,你咋突然问这事儿呢?”

  老张大腿一拍:“媳妇儿,你等着,有惊喜!”

  几十米外,被李云道拉进大董北京烤鸭的齐女神好奇地打量着这家面脸儿不算大却内有乾坤的饭店,好奇道:“北京烤鸭不都是吃全聚德吗?”

  李云道摇头:“你的那是一百年前。那会儿还有宫里的御厨撑门面,听我大师父,那味道也的确是一绝,不过这几年老北京城的吃货们想吃烤鸭都只来这儿,全聚德外地人多,太吵闹,而且手艺也不见得就真的出类拔萃。”

  齐女神微微一笑,她很喜欢这种被人牵着手的感觉,尤其是那只手厚实而温暖,让她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她下意识地依偎着身边的男人,此时此刻,对她来,哪怕用全世界来换这个男人,她也不会答应。

  刚在包间坐下,李云道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别忘了吃完给我打包一份烤鸭,开会一直开现在,都没有吃饭,呆会跟英国那边还有个视频会议,好饿。”阮钰的微信,最后加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李云道苦笑,阮家大疯妞儿果然是在北京城手眼通天,连他在哪儿都一清二楚。

  李云道回道:“行,呆会儿外卖送到你办公室!”

  阮钰发了个哈哈大笑的笑脸图案,而后又道:“跟你开玩笑的,你跟齐美人儿好好吃饭吧,我吃块儿饼干继续开会。”

  齐褒姒见李云道的手机响不停,毫不掩饰眼中的嫉妒:“像她这样真好,可以随时随地跟你发微信聊天。”

  李云道不假思索道:“你也可以啊!”

  搞了鸭舌帽顿时惊人美貌齐褒姒眼睛一亮:“真的吗?”

  李云道放下手机,很认真地头:“为什么不可以?”

  齐褒姒道:“我怕她会误会。”

  李云道笑道:“你疯妞儿?”李云道苦笑着摇了摇头,“她是巴不得我身边儿多几个女人,这样她才能多几个共同进退的战友。”

  “战友?”齐褒姒先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你啊你,让我你什么好。”

  “就我是你的就行。”

  “啊?我是你的?”

  “嗯,我知道了。”

  “什么啊,你骗我……”

  次日上午是党员道德修养课,课上沈燕飞偷偷问李云道,你认识齐褒姒?

  李云道头,继续专注于讲台上吐沫横飞的老头。

  沈燕飞不罢休,继续打听,什么时候认识的?

  李云道,姑苏。

  沈燕飞又问,怎么认识的?

  李云道,碰巧认识的。

  沈燕飞又问,那你跟她关系很好了?

  李云道头,同时不忘记录老教授在黑板上写下的板书。

  沈燕飞接着问,好到什么程度?

  李云道终于回过神,,你想问什么?

  沈燕飞,我就是想知道,你跟齐褒姒到底怎么回事儿?

  沈燕飞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李云道,沈燕飞的朋友圈里几乎被人刷屏了:两张图配一段文字,大意是齐女神昨晚演唱会后跟神秘男子坐出租到工体东门下车,神秘男子跟国民女神关系暧昧,配图一张是齐褒姒在出租车票上的签名,另一张则是侧面照,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沈燕飞的侧脸,李云道的脸正好被挡住了,所以图上配了四个字:神秘男子。

  李云道苦笑问,你怎么知道是我?

  沈燕飞笑道,昨儿你就是穿着照片上的这身衣服。

  李云道,就你鬼机灵,我看你当初就该去当狗仔队。

  沈燕飞得意道,我要是当了狗仔队,你这种花心大萝卜岂不是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李云道,我跟齐褒姒是好朋友,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那种。

  沈燕飞咋舌道,哇塞,你们都已经到早上起来会穿错裤子的地步了?

  李云道哭笑不得,我看你真该去当记者,歪曲事实一把好手。

  沈燕飞顿了顿,又认真问道,你真跟齐齐睡过?

  李云道顿时头大,无奈道,只是在一个房间睡过……

  沈燕飞立马瞪圆眼睛道,真睡过?

  李云道彻底无语,干脆不去理她,又将注意力转向讲台上的老教授,老人家一看这位最认真的学生依旧全情投入,吐沫星子愈发密集了起来。

  可是李云道却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了,他想起昨晚送齐褒姒回去时,齐祸水的一段话。

  昨晚送她到丽兹卡尔顿酒店楼下,齐褒姒,要不今晚别走了。

  李大刁民居然愣了愣回答,还是下次吧。

  等开了口,李云道就后悔不己,可是齐祸水已经接过话茬,那我记得了,下回你可不许跑。

  李云道几乎是落荒而逃,走的时候,还听到齐大祸水幸灾乐祸的大笑声。

  讲台上,老教授一口湖南话。

  “同学们,面对各种糖衣炮弹,作为一个党员,我们要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假思索地拒绝一切腐朽思想的侵蚀……”

  李云道认真想着,如果昨晚的糖衣炮弹再来一回的话,嗯,咱一定不假思索地跟那祸水上楼去好好研讨研讨关于姿势和体位的问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