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十六章 投石问路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接近中秋时节,但江南仍不见秋意,太湖畔的芦苇仍旧茂密如盛夏时节。<>

  站在湖畔的两人都看着湖景许久没有说话,李云道其实一直在回味刚刚毛忠群等三人的一言一行,阅历是他现在最大的一块短板,想要在短时间内扬长避短显然不太可能,唯有仔细观察别人的言行,暗暗地记,偷偷地学,虽然谈不上沐猴而冠但起码应该在适当的时候有些用处。等将今晚的所得在脑中如同电影般放过一遍后,李云道这才想起老爷子还在自己身边。

  站在老爷子身侧,李云道才发现其实老爷子的身材很高大,如今慈眉善目的脸庞怎么也掩盖不住年轻时的恣意纵横。再彪悍嚣张的人生也抵不过时间这头洪水猛兽的侵蚀,夜晚的湖风中,李云道终于发现,老爷子老骥伏枥的外表下真正藏着一颗老态龙钟风烛残年的心。

  不知何时,湖风渐大,黄梅花从红旗车中拿出一件外套准备给送过去,回头时却看到那个从山里走出来的年轻人己经脱下自己的西服外套披在老爷子的身上。在秦孤鹤身边做了二十年影子的男人嘴角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江浙沪道上谁都认为他会接老爷子的班,只有他自己知道,坐在这个位子上有多累,所以他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坐在这个脑力劳动要大过体力劳动的位置上,相较而言,他更喜欢遵循老爷子的命今处理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务。等到李云道出现,他终于看到了一个年轻时的秦爷,还有那位已经被人们遗忘的秦家大公子。

  “突然提出让你接手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是不是有些意外?”老爷子侧过身,看着沉默不语的李云道。总裁深度爱

  李云道真诚一笑:“说实话,刚开始是有点儿,后来想明白了。不过就怕我是扶不起的阿斗,负了老爷子您一片心意。”

  老爷子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笑道:“你没有负面情绪就好,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别人干涉自己的人生,我这样也算是粗暴地干涉别国内政呐!”老爷子很少这么跟人开玩笑,能开玩笑,说明今晚的心情不是一般地好。

  李云道却盯着老爷子的眼睛,认真道:“我只恨没有人帮我做好人生的规划!”弓角不说,徽猷也不说,但是李云道却知道兄弟三人内心深处最渴望的是什么,这也是为何兄弟三人都对那白眼狼恨之入骨的原因。

  “接下来,小琚和小玖的功课你还要继续帮忙带着,这两个小东西太愁人了,我也是没办法了,只有你能降住他们。另外,我已经让人着手帮你去弄了个大专毕业证,百分百是真的,只是空了的话,你最好能参加一次成人高考,进高校去看看,感受感受气氛也好的,人情世故这些东西,在本上是学不来的。如今的社会,不管干哪一行,人脉关系是第一位的,还有一些硬杠杠总是要越过去的。慢慢来,不着急,慢功出细活,纹火熬高汤,我等着看你鲤鱼跳龙门的那一天。”

  李云道点头,就算老爷子不说,他自己已经在着手在准备参加明年的春季招生,只是之前一直在为资历的问题的头疼,也在有老爷子帮他投石问路,他也乐得坐享其成,欠老爷子的已经很多了,不差这一点,大不了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报答。

  趁着夜色,老爷子又跟李云道聊了聊太湖,对于李云道的博闻强记老爷子已经见怪不怪,一老一少在月朗星稀的太湖之畔倒也聊得投机。就连远远站着的黄梅花也发现,老爷子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开怀畅笑过了。仔细算算的话,应该有二十余载了。

  回到秦家已经是接近午夜,双胞胎已经睡了,李云道推开房门的时候,十力小喇嘛正眨着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云道哥,啥时候我们能再见到弓角哥和徽猷哥?”十力托着腮帮,小脸蛋上满是散不开的忧愁。

  李云道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想他们了?”

  “云道哥,你想不?”

  “想!一个娘胎里的兄弟,朝夕相处二十五年,能不想吗?”李云道边脱衣服解领带边道,“可是想又有什么用呢?”

  “其实山上也挺好的!”小家伙撅着嘴,手中的转经桶始终不曾停下。

  脱了一身阿码尼只剩下背心裤衩的李云道背靠着床沿,挨着小喇嘛坐在地板上,盯着天花板上的晕黄吊灯:“云道哥没本事,哪怕再在昆仑山上困读二十五年也无所谓,可是你弓角哥和徽猷哥都是有大智慧和大本事的人,云道哥不能因为自己再耽误了他们。二十年啊,人这辈子总共才几个二十五年……”说到最后,李云道的声音越来越轻。

  十力小喇嘛点了点头,随即又飞快摇头:“大师父说,李云道最有本事了,大师父还说……”小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身边已经传来熟悉的鼾声。凝视着这张熟悉的脸,十力稚嫩的脸蛋上满是忧伤,良久,才喃喃道,“云道哥,杀人真的不好!”停了停,小家伙又补了句:“如果真要杀,就让十力来替云道哥杀吧!”

  一夜无话。清晨起床的时候李云道仍旧神清气爽,看来前一日的茅台真是传说中的绝品佳酿。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李云道脑中突然浮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不是蔡家大菩萨,也不是潘家小美女,而是昨晚在太湖高尔夫会所中出现的谢嫣然,一个如同毒蛇般存在的美丽女人,斑斓,危险。

  谢嫣然,蔡桃夭,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女人。一个入世,一个出世,一个如妖如魔,如一个神如仙。

  但不知为何,一看谢嫣然,他就会忍不住想到那个凑着一张绝世容颜问“你是不是喜欢我”的女妖精,而且还是起码拥有万年大道行的大妖孽。

  对着镜子自嘲地笑了笑,继续洗脸。在山上用惯了冷水,所以就连洗澡,李云道都是用凉水,这一点让小保姆凤凰一起百思不得其解。下楼的时候,双胞胎己经嬉皮笑脸地等在了门口,两个小王八蛋又在玩着电影中的招式对拆,看来北京之行,这两个从来不把聪明劲儿用在正途上的小家伙得出一个全新的结论,那就是电影中拍的那些并不全是假的。这段时间他们也不再缠着小喇嘛教他们功夫,只是听了小喇嘛的话,做一些最基本的练习,因为小喇嘛说,弓角哥和徽猷哥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现在弓角和徽猷已经取代原先的李小龙,成为了双胞胎的最新偶像,就连房间墙上的海报也变成了大双凭记忆素描的弓角和徽猷的画像,尤其是徽猷,这个比娘们儿长得还要妖艳的家伙不但通杀少女老妪,现在连青春少男似乎也可以同样秒杀。总裁深度爱

  跟双胞胎一起晨练的时候居然碰到了许久未在秦家露面的秦家大小姐秦潇潇,秦家大小姐今天倒是一反常态地没有穿上那身让男人眼馋的黑丝制服,反倒是一身白色的运动装,头发扎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辫,这种状态下,李云道才勉强分辨得出来,这是个刚刚二十左右的姑娘,而不是一个心眼颇多的成功女人。

  擦肩而过的时候李云道也只是带着欣赏地看了一眼,却没想到刚迈出两步,身后传来秦潇潇的声音:“大刁民,你站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