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五十三章 敌人的敌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什么?你们把人弄丢了?”一只价值不菲的青花瓷杯狠狠摔在红阁花窗上,在铺了地暖的黑曜石上粉身碎骨。

  朱梓校暴跳如雷:“饭桶,蠢货,一群傻逼……”捏在身边女子乳*房上的肥手愈发用力,疼得那模样精致的女子暗暗蹙眉咬牙,却不敢吱半声音。

  发了一通火,一整套出自江西名家的青花瓷茶具只剩下一个杯完好如初,其余皆已碎得七零八落,四名模样精干的手下身躬着身子立在门口,噤若寒蝉。

  “校爷,喝口水消消气,人丢了找回来就是。”强忍着胸上疼痛的女子劝道,“当务之急,是弄清楚,人是怎么丢的,是自己走了还是被人弄走的。”

  朱梓校阴沉着脸接过玲珑杯,轻抿了口,盯着门前为首的一名男子,沉声问道:“弄清楚怎么回事了吗?”

  男子半躬身子,也不敢抬头,回道:“我们第一时间就检查了巴黎之夏的区监控,但监控已经被人做过手脚,从凌晨开始就已经没有纪录,所以……”

  “所以到这会儿你都不知道那贱人去哪儿了?”最后一只杯子甩过去,正落在那为首男子的脸上,还未喝尽的茶水酒了一脸,杯子落在地上摔成几片,脸上的茶水一滴一滴往下流,可却丝毫不敢抬手去擦脸上的水渍。

  男子身边的另一个人道:“校爷息怒,区监控没查着,但秦哥用自己的关系查了巴黎之夏门前路段上的监控,发现凌晨时有辆捷达从区里面出来,住在巴黎之夏的非富即贵,就算是给保姆准备买菜车,也起码是二十万以上的中级车,没人会弄辆几万块的大众捷达出来丢人现眼。”

  男子冲首脑做了个眼色,为首的男子才接着道:“我查了附近所有路段的监控,那辆捷达上了北三环线高架,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在六环线上,我怀疑,唐艳应该在那辆车里。”

  朱梓校脸色稍微好了些:“那就快给我去查,那辆车去了哪儿,人到底被带到哪儿去了。姓唐的女人知道得太多,带不回来的话,直接……”朱梓校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是!”为首的男子带着三名手下退了出去。

  走出半月拱门,为首的秦姓男子才恨恨地吐了口吐沫:“操#他妈的,人人都傻逼,就你他妈的朱梓校一个人最聪明!”

  刚刚帮他话的手下连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秦哥,心隔墙有耳。”

  秦姓男子舔了舔牙齿,恨恨地压低声音:“我兄弟四人虽不是什么社会名流,但好歹也是北方道上的一号人物,被他跟狗似的呼来唤去,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带着你们投奔这个无底洞。”

  身边手下道:“秦哥,这几年朱梓校的手段越来越卑鄙下流,脏活累活儿弟兄们都给他办了,可好处没捞到半,倒真是跟你的一样,被人当狗一样地使唤。这日子过得……”

  另一名手下:“还不如当年我们单干的时候,他娘的,吃香的喝辣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儿没钱就抱一块儿睡,那样也痛快,哪像现在,见个人连句话都不敢。”

  最后还是那名刚刚替秦姓老大解围的手下声道:“秦哥,实话,我们现在干的活儿,跟当初我们投奔朱梓校的初衷大相径庭,姓朱的摆明了是把我们当成干脏活儿的工具了,一次两次还行,可次数多了,咱们现在想脱身估计都没那么容易了。”

  秦百骑边走边想,当初在内蒙做了一票大案,兄弟四人害怕东窗事发,这才躲到朱梓校旗下避避风头,想来时间过了这么久,案子没准儿早当成悬案处理了,反正这几年道上也没听有关于四人的通缉或追杀令之类的。身边三个兄弟,陈百燕脑子最好用,单雄义自幼习武身手最好,陈桂是个神偷,兄弟四人凑在一起也算是个黄金组合,呆在这里也只能做些杀人埋尸的脏活累活,弄不好还要受一肚子鸡#巴气。可是就像刚刚陈百燕的,现在想走,还能走得了吗?姓唐的女人不过知道些皮毛,朱梓校就要杀人灭口,想来朱梓校早就已经打算好了,利用完那个女人立马杀了毁尸灭迹,现在要他们做的,只不过是将结果提前来执行而己。

  秦百骑几乎可以肯定,如果他们兄弟四人要脱离朱梓校的阵营,面临结局可能比姓唐的女人要凄惨上百倍还不止。以他这几年对朱梓校的了解,朱梓校是不会允许半把柄落在别人手里的。

  “秦哥,是不是在想脱身之策?”上了越野车,坐在副驾上的陈百燕回头问秦百骑道,“如果咱们真想脱身,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开车的单雄义乐道:“百燕儿你子鬼主意最多,别藏着掖着,咱都是自家兄弟。”

  陈桂也道:“是是是,百燕你倒是看,我现就担心我们想撤,姓朱的估计不会撒手。”

  秦百骑道:“当年从内蒙安然脱身,也是托了百燕的福,这从数千警察的包围圈里脱身,谁也想不到,我们兄弟人整个容换个身份,还能大摇大摆地在北京城里晃悠。百燕儿,你但无妨。”

  陈百燕头道:“我也就这儿用处,累活不都你们干了嘛。其实我之前一直在琢磨,朱梓校现在越发疯狂,有句话叫,老天爷要一个人灭狂,必先使其疯狂。我估计用不了太久,朱梓校会吃个大亏,这几年走得太顺了,他那些破事儿,随随便便拉一件出来,都是要枪毙的大案,有些东西,我琢磨着放在百多年前,就是灭九族的勾当。”

  秦百骑叹了口气,道:“单他跟日本和美国那些破事儿,我估摸着真要事发了,他们老朱家不死也要脱层皮。”

  陈百燕道:“所以我们才要尽早脱身,否则以我们四人,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第一轮干掉的铁定是我们。”

  陈百燕压低了声音:“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真想要脱身,我们得从朱梓校的敌人下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