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五十五章 全军覆没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跨过朱漆门槛的时候,林于轼的心情前所未有地沉重。****.2w.刚刚得到的消息,让他这个练了数十年形意拳的内家高手居然有种心惊胆战的错觉,以至于迈过门槛时竟前所未有地被绊了一下,跌跌撞撞冲入院中,步伐狼狈。

  在院中池边持竹竿垂钓的蒋青天头也不回道:“什么事情能把你吓成这样?”

  林于轼垂手而立,道:“李国番死在‘混沌’手下。”

  刚刚还在池旁一脸从容的蒋青天终于放下钓杆,回过头时也神色凝重:“消息属实?”

  林于轼道:“此次派出了丙字组,六人只有一人活着回来,不过也受了极重的内伤,预计也时日不多了。”

  蒋青天手下网罗了一众江湖人,其中无一不是高手,以各自能力搭配分为甲乙丙丁四组,李国番在的时候,掌管丙丁两组人马,林于轼执掌甲乙两组。李国番死后四组人便都划归到林于轼手下,这一次派出去的,便是以打探情报见长的丙字组,一组六人派往南方某地,几乎全军覆没,好在丙字组队长撑着最后一口气回到了京城,却也带回一个让蒋青天和林于轼无比头疼的答案。

  “看来传中的十大凶兽确有其人啊!”蒋青天若有所思道。

  林于轼道:“我之前也只是听江湖传闻,是有这么一个极神秘的机构,其中十大高手以十大上古凶兽来命名,我一直以为只是个传,没想到真的有这样一个组织存在。”

  蒋青天深吸了口气:“我也一直以为只是个以讹传讹的饭后趣闻,没想到……这么来,国番倒也死得不算冤枉。对了,活着回来的那个,带过来,我想亲自问些事情。”

  林于轼刚想应下,手机震动了一下,看了一眼后便叹气道:“撑着最后一口气回来的,一分钟前往生了。”

  蒋青天皱眉:“丙字组里头应该有李大欢、乔老瘸这些人,一个都没能回来?”

  “华大头临死前描述过跟对方交手的过程,唉,这世上难道真有里才会出现的那种高手?”实话,林于轼自己也不相信,丙字组中高手云集,就算他和李国番两人联手,也不定能拿下全部六人,对方难道长了三头六臂不成?或者那个神秘机构中的人都不是凡人?

  蒋青天皱眉冷哼道:“三头六臂倒不至于,不过肯定不是普通人。我听当年还在抗日的时候,党内就有这样一个神秘机构,专司刺杀敌方首脑,据当年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我之前一直以为这些都是传,我问老爷子的时候,老爷子居然也不清楚这当中到底几份真几份假,现在看来,还是老爷子的层次太低,没能接触到真正的核心机密。”

  林于轼道:“这也不能怪老太爷,有王家那位稳稳地压上一头,想来老太爷进中枢的机率就少了很多。”

  蒋青天暗暗骂了句“老不死的家伙”,背着手在池边站了片刻道,才问道:“朱梓校那边有没有情况?”

  林于轼头:“听里面的人是昨儿发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火,青花瓷的茶具摔了一整套。”

  “哦?”蒋青天立刻来了兴致,“难不成当中有什么隐情不成?”

  林于轼道:“里头传来的消息是跟朱梓校养在巴黎之夏里头的那个女人有关。听好像是人不见了。”

  蒋青天冷笑道:“他向我借巴黎之夏的房子时,我就感觉这王八蛋没安好心,之前我让你查查那个女人的底细,到底是什么来头?”

  林于轼道:“查了,正要向您汇报这件事。那个女人姓唐名艳,根本不是朱梓校的姘头。”

  “哦?那他这是演的哪出戏?”蒋青天摸娑着下巴,若有所思。

  林于轼接着道:“蒋少,那个叫唐艳的女人原先是王北的禁脔。”

  “什么?”蒋青天大惊,猛地恍悟,“朱梓校这是想隔岸观火最后渔翁得利。”

  林于轼道:“就在我想下手将姓唐的女人带出来的时候,人就失踪了,到现在都没有下落。估计计朱梓校昨天发火,很可能跟这件事有直接的联系。”

  蒋青天盯着碧波轻漾的水面,沉思不语。他太了解朱梓校的为人了,阴险,毒辣,不择手段。可是事到如今,他还是没有跟朱梓校摊牌的打算。朱家打的是什么主意,他也心知肚明,蒋家原先是王系人马中的重要一系,之前王家面临分崩离析之前,蒋青天只是按照一贯的政治利益最大化的准则,毫不犹豫地从“改革派”更弦易帜到“保守派”旗下。蒋青天学政治学出身,很清楚现下国内愈发倾左的趋势短期内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蒋家想要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就必须学当年的刘备。至于脸面的问题,在政治面前,那些都是事。

  他唯一没有预料到的是,王家老爷子居然没能一命呜呼,如此“改革派”的旗帜就不会那么快地倒下,而之前同属王系人马的蠢蠢欲动者也按捺住性子耐心等待。

  其实蒋青天倒也没有太多的遗憾,以他和王北、李云道的恩怨,就算蒋家待在王系旗下,下场也不定比现在好太多,他只是鄙视那些之前唯唯诺诺地应下一同更换阵营的家族,那些蛇鼠两端的人,没准儿这会儿正躲在某个角落里看蒋家的笑话。但是蒋青不以为意,笑就让他们笑去,在政坛里哭笑皆有人,但只有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想通这些事情,蒋青天道:“暂时还是不要打草惊蛇了,唐姓的女人那件事,我们就全当不知道,就算他朱梓校想拿我当刀子使,那也得给出足够多的筹码才行。有钱能使磨推鬼,他朱梓校要我蒋家鞍前马后,那也得真拿出些实打实东西来再。实话,如果真有机会,我倒真的不介意在老王家背后戳上一刀,虽不致命,但捅得多了,没准儿就失血过多而亡呢!”

  蒋青天突然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戾气冲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