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下辈子一起哭一起笑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王小北看着孔黄裳怀中的白人女童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幸好没有一点儿混血儿的迹象。<>

  李云道拖着俩儿小孩上前救场:“嫂子,欢迎回归祖国的怀抱,小北这两天天天都魂不守舍,这不一看到你,估计是乐坏了,话都不会说了。”

  王小北挠挠头,一脸傻笑。

  孔黄裳笑起来很好看,至于跟蔡桃夭一个级别上的女神,微笑着看了看王小北:“他打小就这般,没事儿。”

  孔黄裳怀中抱着的精致女童眨着漂亮的大眼睛打量着眼前的陌生人,用法语问了孔黄裳几句,孔黄裳又用法语回答了她,而后,小姑娘才用听shàngqu有些京片子音的中文喊道:“两个叔叔好,我叫艾玛。”

  王小北愣了愣,随后慌忙道:“你好你好……”

  孔黄裳不解释,王小北不敢问,李云道也不好开口问这女童的来历。不过小姑娘似乎对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十力和张小蛮极感兴趣,从出口到停车场的路上,三个孩子居然很快就熟悉了起来,尤其是艾玛和张小蛮,很快就一副手拉手大步向前走的样子。倒是十力这个早熟的小家伙一脸微微头疼的表情,本来一个张小蛮就已经让他足够头疼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同样古灵精怪的小老外,小喇嘛这回连多念几回清心咒都没有时间了。

  孔家也派了人来接机,但估计是跟孔黄裳作过沟通,只派了车来接随行人员。车是王小北从总装借出来的丰田考斯特,不算高调,但也是那种玻璃窗下放了牌子就能直接开进机场的拉风级别。但孔王两家家教极严,极少会真的动用国家资源来处理私人事务,所以孔黄裳也习以为常,上了考斯特,才对身旁憋了一肚子疑问的王小北笑道:“是不是有问题想问我?”

  王家大纨绔连忙将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看得坐在后面一排的李云道无奈摇头——果然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王小北这个在四九城可以横着走的大少碰到孔黄裳也算是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将他治得服服帖帖的人。

  孔黄裳笑道:“我记得你的性格不是这样儿的,怎么,听说我要嫁进老王家,你就跟我装?”

  王小北忙道:“哪能啊!”

  孔黄裳笑着轻轻哼一声:“给你机会你不问,可别怪我……”

  王小北欲言又止,看得李云道一阵蛋疼。

  终于,王小北还是没能忍住:“艾玛是……”

  孔黄裳想也没想便道:“我女儿。”

  “哦!”王小北下意识地应了一声,随后脸色大变,“女……女儿……”

  孔黄裳笑得前俯后仰,放在千年前足以美得祸国殃民:“我……我就zhidào……哈哈哈……你会这幅表情……”

  王小北一脸尴尬,显然也是清楚刚刚被孔黄裳戏弄了一把:“黄裳,我是实诚人。”

  孔黄裳又笑了:“你王小北都是实诚人了,这全世界就没有不实诚的人了。”

  王小北嘿嘿傻笑道:“这倒是真的。”

  孔黄裳笑够了以后,才顺了顺气,道:“艾玛是我干女儿,我在法国读博士的时候,她父母都是我的好朋友。去年她们夫妇俩参加一个慈善组织,去非洲做了国际医生,就将艾玛托付给我这个干妈照顾。我这不是要回国嘛,总不能把她一个人扔在法国,正好带她回来kànkàn如果适应的话,就先留在这边读,毕竟国内的基础教育要比国外强上不少。”

  王小北这才恍然,傻笑着回头看了一眼正跟张小蛮学习绑花绳游戏的艾玛,道:“嘿嘿嘿,那我就是干爹了?”

  孔黄裳没好气道:“干爹这个词儿现在在国内好像不是什么褒义词吧?”

  王小北连忙摆手道:“我……我没那个意思……”

  李云道实在看不xiàqu了,凑上来道:“小北,你没看出来嫂子一直在逗你嘛?出息!”

  孔黄裳再次笑得肚子疼,却仍旧漂亮得如同落入凡间的孔雀仙子。

  良久,孔黄裳长吸了口气,轻轻搂住王小北的胳膊,缓缓依到他的肩上:“你zhidào吗?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王小北好奇道:“哪一天?”

  “你是在装傻吗?”

  “你是说回国?”

  “看来你是真的在装傻。”

  “我是真不zhidào你在说什么。”王小北一脸无辜,似乎见到孔黄裳后,他的情商和智商都同时陷入了双低的困局。

  “小时候啊,那会儿我总跟在你屁股后面,小北哥小北哥地叫个不停,可你从来不理我,总喜欢跟陈博、陆涛他们几个泡在一起,可是你们宁可带着陈关关一起玩,也不带着我。”

  王小北呵呵笑道:“最后你还不是做通了陈关关的工作,让她死心踏地做了你的小跟班,还有陈博和陆涛,尤其是高袭,你说的话,哪句不比我管用?”

  “那是后来。一开始你就是不理我。”

  王小北摸了摸额头:“那会儿小,不懂事儿,我觉得吧,突然来个小丫头片子,还管我妈叫妈,当然心里不痛快……”

  孔黄裳小声道:“就zhidào你小心眼,可是后来为什么他们都不理我,你却处处维护我呢?”

  孔黄裳说的是孔家经历过的一次政治危机,险些全军覆没,那伙儿大里头政治阶级异常分明,当孔家老一辈被划为右派份子时,年幼的孔黄裳也被贴上了标签,原先那些把她当朋友的同龄人也离她远去。

  只有王家,只有王小北,一直默默地站在她的身边,每一次都是王小北帮她擦眼泪和鼻涕,每一次都是王小北抡起拳头跟大里欺负她的孩子们争锋相对,每一次王小北受伤后都是她陪着他一起躲在大的大槐树下放声大哭。

  那年,她说,小北哥,这辈子我都要陪着你一起哭。

  王小北说,不,这辈子,你都要陪着我一起笑。

  飞驰的考斯特上,孔黄裳笑望了王小北一眼,心中默默说了一句话。

  如果有下辈子,黄裳还陪你一起哭,一起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