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六十一章 融会贯通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人总是要死的,但在面临死亡的那一刻,没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做到淡然如水。五个泰国帮会成员经历简短的恐惧后,无一例外地眉心间被插入一根细得难以察觉的飞针。看在侬蓝和两名服务员的眼中,仿佛那个比女子还要迷人的男人只是挥挥手,那五个凶徒就倒了下来,如同佛家经书中提到的韦驮神人。

  侬蓝颤抖着试探了领头帮会恶人的鼻息,只听到那漂亮的男子用英文沉声道:“不用查了,我的飞针上有剧毒,能毒死一头大象。”吓得侬蓝闪电般缩回手,生怕沾染上那人口中的剧毒。

  诸振东苦笑:“你这是要吃定我了!”

  李徽猷微微一笑:“要不要叫上你那三个兄弟?”

  诸振东摇头:“还是算了,你拉我一个下水就够了,何毕再把他们都拖下水呢?都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个安生立命的地方,你这么一来,酒吧的生意是做不下去了。”

  李徽猷道:“那倒也未必。”着,扫了那两名吓得哆嗦的服务员一眼,“可信?”

  诸振东点头:“都是好不容易从农村出来读大学的孩子,别难为他们。”

  李徽猷道:“那就事不宜迟,先把活儿干了。”

  诸振东好奇道:“什么活儿你一定要拉着我?”

  李徽猷看一眼地上的尸体:“他们是龙王爷的人。”

  诸振东大惊,先看了看那三名大学生道:“你们先回学校,今晚的事情,半个字都不能出去,否则就算眼前这个杀神不找你们,龙王爷的人也不会放过你们。”

  侬蓝和两名服务员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还里还敢留在酒吧里,匆匆推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待三人离开,诸振东才皱眉道:“你的目标是龙王爷?”

  李徽猷不置可否,径自走到吧台后方给自己倒了杯龙舌兰,嘬了一口,然后才道:“早期龙王主要就做些贩#卖人口的勾当,这些年靠着贩毒和军火生意日益坐大,影响到了东南亚地区的局部平衡。前段时间,我们连续有数名情报人员落在他手里,最后都不知所踪,应该是遭遇了毒手,所以这一次上面派了我过来。”

  诸振东是特种部队出身,以前也执行过打探消息等特殊任务,跟总参二部这些职业特工们比起来,他做的事情要容易得多。但是,他也不傻子,有总参加入的事情,没有哪件是随随便便的事情,就像对付龙王爷。龙王爷在泰王的身份很特殊,连军方和政府都让他三分,原因很简单,军方如今的部分特殊装备是由龙王爷走私提供的,政府的不少官员也都是龙王爷出资才能在竞选中胜出的。

  “要对付龙王爷,就我们两个人?”诸振东一脸自嘲,自己也倒了杯二锅头。国外的二锅头不便宜,但诸振东就是怀念那股子味道,就像当年在部队跟弟兄们一起用搪瓷茶缸喝酒的日子。

  李徽猷点头:“也差不多了,人太多反而难协调。我本来的打算也就是多一个帮手就够了。如果不是他的老巢里头盘踞着半支军队,我一个人应该也够了。”

  “军队?”诸振东差点儿把喝进去的二锅头喷出来,“大哥,您真当我俩是超人?跳进军队的包围圈,然后双手一叉,就啪啪啪各种x死光照得敌人死光光?”

  李徽猷笑道:“你想得太多了,要真跟军队正面冲突,再多二十人人也不管用。我的目标就是龙王爷一个人而己,龙王爷一死,他们这个龙王帮也算是卧虎藏龙,内讧肯定不断,只有这样的前提下,我们的人才能上位。”

  “我们的人?”诸振东惊得差点儿把舌头咬下来,“你的意思是……龙王帮里头还有自己人……卧底?”

  李徽猷道:“不然我怎么知道龙王爷派了人来找你麻烦了?你真当我神机妙算?”

  诸振东从吧台横板下方掏出一把五四往吧台上一拍:“我就一个人一把枪,老领导也了,让我竭力配合你开展工作,你就把我当枪使,指哪儿打哪儿!”

  李徽猷笑道:“哪能真把你当枪使,我们有内应,只要配合好,不愁拿不下他一个的黑帮头目。”

  “的黑帮头目?”诸振东摇头苦笑。

  李徽猷微笑着没有话,这几年折在他手里的黑帮头目并不多,为数不多的几个还都是全世界排得上前十的大型黑势力集团的首脑,被他解决掉的绝大多数都是保镖众多的敌**政要员,刺杀难度可想而知,一个龙王爷倒也不算什么太大的难题。

  两人各喝了半瓶酒,便直接用酒吧的桌子拼成硬板床凑活了一夜,次日清晨,诸振东雷打不动地起床跑步晨练,却发现李徽猷起得比自己还早,此时正在酒吧后门旁的河畔打着一套看不出来历的拳法,看样子拳风偏向阳刚凶猛,倒是跟李徽猷一副俊秀面容的风格大相径庭。

  诸振东干脆也不跑步了,蹲在河边的花丛旁仔细欣赏着李徽猷的拳术,比之前他们在军队中学过的军体拳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

  “啧啧啧,一看就知道是名现出高徒!”待李徽猷吐气收势后,诸振东才由衷赞道。

  李徽猷笑道:“能得到你这位特种部队格斗教官的赞扬,倒真是不容易。”

  “你刚刚的拳法里头,我看到了一点劈挂拳,一点长拳,又看到了咏春和迷踪拳的影子,杂七杂八的东西好像挺多,但是被你使出来,却也连贯得很。”

  李徽猷道:“到底是教官,这份眼力就不是普通军人可以具备的,军方少了你这么个人才,的确是太可惜了。这套餐是我近一年自己悟出来的,原先我大师父教过我不少拳,因为我气息偏阴柔,所以拳术大多以刚猛为主,以达到阴阳调和的目的。这几年一直在外奔波,动手的机会很多,跟人交手多了,我自己就悟出来一些可以融会贯通的招式,于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地,就成了这套拳,名字还没有,回头等有机会回国的时候,请我们家顶顶有学问的老三帮忙起个名字。”

  ...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