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七十章 6801公寓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已经很久没过体验过这种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就算之前被所谓的“纪委”请去喝茶,他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可是从阮钰失踪开始,他就有种难以道明的感觉,仿佛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时时刻刻盯着自己,无论自己的一言一行,都逃不过对方的掌控。,,,,..

  别克gl8是在他接近转弯口的地方出现的,车上走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白种人,他拿了一张照片紧贴在前窗上,李云道自然认得出照片上一脸惊恐和狐疑表情的正是刚刚失踪不久的阮钰。李云道知道此时的反抗毫无效用,干脆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对方道:“李先生,要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了。”白种人的中文居然出奇地标准,言语间居然还有些许京片子的成份。

  李云道面无表情地跟着对方上了别克gl8,而gl8的中国司机却上了李云道之前开的路虎。白种人接替了之前的司机,似乎对京城的路也熟识得很,东绕西拐居然没有走过冤枉路。

  对方似乎并没有防备着李云道的意思,就连搜身这一传统项目都省略了,一时间,李云道竟没有从对方的身上看到半的恶意。

  “你们是什么人?”记下路线和周边的环境的同时,李云道也不忘从对方身上套取些用有的信息。

  但接替司机工作的白人似乎并不想跟他多对话,只是善意地冲李云道笑了笑:“您放心,我们没有恶意,阮姐现在也非常安全。下面的人误解了老板的意思,所以让您和阮姐受惊了,我代他们向您道歉!”

  李云道更加好奇,这一礼一兵的方式的确让他一时间摸不着头脑,对方一会儿要钱,一会儿又不提钱,前前后后很多事情都做得非常矛盾。

  白人道:“我叫johnnason,您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庄孝礼。”

  李云道似乎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但一时间又无法记起,只能道:“庄孝礼先生,我不明白,贵司的老板出于什么目的,才会对我和阮钰感兴趣?”

  庄孝礼笑了笑:“很抱歉,这个我暂时不能透露,如果可以的话,老板自己会亲自告诉您的。”

  李云道又问:“现在我们去哪儿?见你们老板?”

  庄孝礼摇头:“原本老板是想见你一面的,但是希腊那边的欧洲分部出了状况,老板亲自赶过去处理了,不过有机会,他一定会再来北京的。对于跟您的会面,老板已经期待了许久。”

  “期待了许久?”李云道非常困惑,想再从庄孝礼口中多挖掘一些信息,但庄孝礼似乎很懂得言多必失的中国古语,而后只微笑不出声,如论李云道问什么问题他都只微笑不回答。

  李云道被弄得一时间摸不清头脑,但依旧对这个叫庄孝礼的外国人充满了警惕。对方实在是太神秘了,而且这帮人的行为方式,几乎可以用前言不搭后语来形容,掳走阮钰时的干脆利落和之后电话要挟的方式风格大相径庭。眼前的庄孝礼看上去更像是一家国际投行的职业经理人而非什么掳掠人质的黑道份子。但李云道也不敢太轻易自己的判断,毕竟如今的世道,看上去像是好人的穷凶极恶者也不在少数,只是他一时间想不明白,既然对方不想要钱,目的到底何在?只为了他这个的刑警队队长?

  别克gl8开进国贸一期边上的一幢高级写字楼,庄孝礼言行间异常客气,甚至亲自来为李云道开门:“李先生,阮姐和郑女士正在楼上的房间里休息,我就不上去了,这是门卡。”

  李云道错愕地接过钥匙,目送庄孝礼上车。似乎知道李云道想问些什么,庄孝礼按下电动车窗道:“李先生,有些答案您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今天您就全当虚惊一场。”

  这幢写字楼非常高档,在电梯的读卡器上刷了门卡,李云道照着门卡上的数字按了六十八楼,出了电梯才发现这里居然是一个类似于高端层公寓的楼层,门卡写着6801的数字,而事实上整个68楼也就两户,全部是电梯入户,李云道出了电梯其实就已经踏入了这套6801公寓。

  门口还有一道电子门禁,李云道试着刷卡,沉重的钢化玻璃门果然自动打开,似乎是听到声音,里面有人迎了出来。两个在电影里才会出现的类似飞车党一般的高壮白种男人同时出现,看了李云道一眼,竟不约而同地顺目低头,用英文道:“先生,里面请。”

  李云道愈发好奇对方那位神秘老板的身份,在两名机车党一般的高大白种人的护送下走进公寓。推门而入,客厅有接近六米的挑高,水晶灯散发出璀璨的光芒,但李云道只一眼看到坐在沙发上安静看书的女子。

  “疯妞儿!”李云道疾奔过去。

  阮钰也回过神。顿时一脸激动:“云道!”阮钰几乎是飞奔过来,扑进李云道的怀里,“坏人,我都快吓死了,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此时,李云道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尽管还有无数的好奇,但看到阮钰安然无异,他顿时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姑姑呢?”李云道将疯妞儿搂得很紧,一股清淡的幽香沁人心脾。

  阮钰应该真的受了些惊吓,此时搂着李云道不肯松手:“我原先是约了一家投行谈一笔合作,但是没想到刚进他们办公室,就看到一群虎视眈眈的家伙,他们好像早就知道姑姑身手非常好,用了一种很强效的喷雾状的麻醉药,我只听到他们好像的是泰语,然后醒过来就已经在这儿了。姑姑在楼上的房间里休息,好像还没醒,一开我以为他们是绑架,但看起来又不像,之后我想给你打电话,但这两只大狗熊不肯……”难得经常一口一个“姐”的阮疯妞儿会露出如此孩子气的一面,看来的确惊吓得过了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