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七十一章 得意门生孙月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二杯波尔多红酒还未曾喝完,张贺跌撞着冲入酒店房间,神色慌张。(―)23w[x].站在沙发后方的第一助理孙月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张贺算是她的下属,但她知道这个来自国内一流大学的高材生非常崇拜方孝儒,这些年几乎将方孝儒的一言一行都模仿得淋漓尽致,就连方孝儒的性格他也在刻意地去效仿。方孝儒做事向来颇具大将风范,千军万马前临阵不乱运筹帷幄,所以张贺近几年也学得深沉了许多,像今天这般鲁莽地冲撞进房间的情形几乎是绝无仅有。

  方孝儒听到声音,却依旧望着窗外的夜景,品着红酒,不慌不忙道:“阿贺,什么事情弄得你手忙脚乱的?”

  张贺上气不接下气道:“他们……他们搞砸了,人不见了……”

  孙月提醒他道:“好好儿话,把事情清楚。”孙月很善意地提醒张贺道,“谁搞砸了,什么人不见了?”

  方孝儒似乎对孙月这个得意门生很满意,了头:“不急,你慢慢。”

  张贺缓了口气,才道:“老板,那帮泰国人搞砸了。到手的两个人和目标都不见了。”

  方孝儒“噌”一下站起身,盯着张贺问道:“是谁?”

  张贺似乎被方孝儒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撤两步,偶尔瞥见孙月冲他微微摇头,他才壮起胆子继续道:“泰国人全被放倒了,连谁下的手都不知道。”

  “目标呢?总不会凭空消失吧?”

  张贺道:“目标在去见我们的路上被人半道请走了,我已经安排人在查那辆别克车的来历。”

  方孝儒了头,面无表情道:“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张贺心惊胆颤地退出房间,待他出门,孙月才道:“是不是那边怕我们失手,又加派了人手?”

  方孝儒摇头:“蒋青天没这么大胆子,朱梓校疯是疯了,但现在他还没强大到敢半独跟人家叫板的地步……”手持酒杯,一边低头沉思,一边慢慢踱到窗边,望着脚下的纸醉金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孙月很了解自己的这位博士导师,她是方孝儒在东亚研究所的关门弟子。方孝儒离开哈佛的时候,便将还在读博的孙月带出了学校,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孙月早就从最具潜力的学生摇身变为最得力的贴身助手。孙月知道方孝儒在思考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所以她只是很安静地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这个年过五十却依旧俊朗而坚强的男人,目光中饱含崇拜和深埋多年的爱慕。

  “月,你这次会是谁?”方孝儒依旧看着窗外,喃喃地道。

  孙月是个情商和智商都比较高的女孩子,加上跟方孝儒相处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开口。当下拿着醒酒器皿,帮方孝儒添了些红酒后才缓缓道:“有谁知道我们的方案?有谁在背后监控着这一切?老师,您仔细一想,其实答案就明了了。”

  方孝儒的脸上出现了些许诧异的表情,但很快就消失耽尽,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恍然:“这样解释的话,就得通了,只是我这个坏人扮演得好像有些不太值当啊……”

  孙月笑道:“那怎么能怪老师您呢?是那帮泰国人办事太不用脑子了,还跟人家开口就要三千万美元,然后人家打回来给两个亿,他们居然就这样答应了,还敢要现金。两亿人民币换成现金得好几吨重,他们吃得下这么多钱吗?真的是,也不动动脑子……”

  方孝儒笑道:“你啊,还是跟孩子似的。泰国人是蠢了,不过有他们在,总比没有人背黑锅的好,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也查不到我们头上。只是,那位的想法,有儿琢磨不透啊……”方孝儒有些困惑,一些前后矛盾的事情似乎并不应该出现在那位的身上。

  孙月道:“指不定那位现在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要干什么呢!”

  方孝儒笑了笑,摇头:“这么多年,他几乎很少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难道传闻是真的?”

  孙月道:“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空穴不来风嘛,既然有这个传闻,那就多多少少应该有些出处。”

  方孝儒想了想,又摇头:“不像啊……”

  孙月道:“能这么轻轻松松辨别得出来,那就不是那位了。”

  方孝儒释然地了头:“得也有道理。”他又在窗口伫立了片刻,才回头对孙月道,“既然泰国人干砸了,早儿安排他们离开吧,顺便可以把南美那边的货押送回泰国。”

  孙月迟疑了一下后才道:“要不要缓一缓?最近海关盯得很紧,上次老家伙的女儿差儿载在江宁,老东西对大陆这边很有些想法,我怕他趁机耍花样。”

  方孝儒摇头道:“谅他也不敢轻易跟大老板叫板,否则他最倚重的北美市场一旦出问题,他就要带着女儿给大#麻田施肥去了,觊觎老家伙那份子的人不在少数,单南美那边数一数就超过两只手,不怕他这个时候耍花样。”

  孙月这才头:“那好,我去安排一下,尽快从福田港发货。”完,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方孝儒叫住孙月。

  孙月眼中一亮,竟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似乎等这一天,她已经等了许久了。

  “经过这一次,泰国人可能被人盯上了,你安排给他们换个身份再走。”方孝儒吩咐道。

  “好的!”巨大的失落让孙月有股不出的无力感,强行保持着脸上的笑意退出房间,关门的那一刹那,她才发现自己的双腿在颤抖。

  等待,对于一个女人来是最大的煎熬,因为失去的不仅仅是青春和岁月,更多的是那一腔曾经浓郁无比的激情。

  “月!”身后传来张贺的声音,他刚刚一直在门口没有离开。

  孙月回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张贺一眼:“安排给泰国人换身份,尽快让福田发货,让他们跟着船一起离开。”完,孙月踩着高跟快步离开,离下眼神中饱含深情的男子愣愣地望着她的背影目送她的离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