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七十四章 老丈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夜深人静,果然是极度地匆忙而充满诡异一天,去医院的路上,李云道揉着额头,太多的事情因为想不通而得不到答案:为何对方要掳走阮钰?为何对方一会儿要钱一会儿要人,提的要求牛头不对马嘴?既然对方绑了人,为何又要客客气气地请他过去?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目的何在?

  王北在后视镜里看到愁眉不展的李云道,劝道:“别琢磨了,六子已经安排人在调查了,薄车也跟京城道上的兄弟们打过招呼了,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2w.当务之急,是赶紧让医生确认疯妞儿和郑家姑姑的健康,谁知道那帮王八犊子喷的什么药。”

  李云道头,低头望着睡得并不太踏实的阮钰,睡梦中,她依旧眉头紧锁,眼波流动,显然梦境中的情形并不尽如人意。李云道握着她微微发凉的手,自己的肩膀借给她当枕头,将外套脱下来盖在她的身上。对于这个曾经要并购全天下的浆糊公司给他补心的女子,李云道心里总是有些淡淡的愧疚,她是华尔街的天之骄女,她是京城军区大院的疯妞儿,她是国际金融界的璀璨明珠,一个如此优秀的女人却死心踏地地愿意跟另外一个女子分享同一个男人。李云道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如何出类拔萃,尤其是跟蔡桃夭和阮钰这类原本就站在人类社会的金字塔尖的女子相比。

  他只是一个从昆仑山上走下来的刁民而己,一个插科打诨骑驴采玉的山里人而己,一个至今都想把银行里的存款兑成现金当枕头的穷人而己。

  可是阮钰却不在乎。李云道握着她的手,凝视她那张几乎精致到挑不出任何一丁毛病的鹅蛋脸,颈间那朵盛开的牡丹纹身依旧若隐若现。梦中,她似乎感受到了紧握着纤纤素手的心爱男人,皱起的眉头缓缓舒展,气息逐渐平和下来。

  “云道,我听老爷子这两天正大姨和我妈商量去老蔡家提亲的事情。”王北冷不丁地提了一句。

  李云道微微一愣:“提亲?”

  坐在副驾上的王北回过头道:“不过我听聘礼准备了两份,一模一样儿的。”

  李云道随即苦笑:“倒是真让老人家为难了。”

  王北道:“有什么为难的,咱们老王家人丁稀薄,多娶两房,应该的!”

  李云道打趣道:“这话你敢给孔黄赏听?”

  刚提起孔黄赏,王北的手机就响了,王家大纨绔看了一眼手机,顿时脸色一正:“黄裳的电话。”着,就掉过头去,摁下屏幕上的接听键:“黄裳,没事了,人已经找到了。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这会儿正在去医院的路上。”李云道从来没听到过王北有如此柔和的声音,这也许就是传中的一物降一物,王北这样浪迹花丛的纨绔大少也就只有碰到孔黄裳这类智商情商双高的女强人才会这般服服贴贴。

  “黄裳她跟她姐直接去医院等我们,待会儿在医院碰头。”

  “她姐?”李云道好奇道,“孔黄裳还有个姐姐?”

  王北笑道:“黄裳的姐姐叫蓝翎,比黄裳大三岁,不过结婚很早,好像还有个女儿。”

  李云道也没有多想:“太晚了,麻烦她们不太好吧?”

  王北道:“你以为人家是冲你来的?她俩跟疯妞儿关系都挺铁的,疯妞儿还是黄裳侄女儿的干妈。”

  李云道苦笑,实话,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对阮钰关心得实在是太少了,自己居然连她是某个姑娘的干妈都不知道。

  王北似乎猜到了李云道的心事,笑道:“你也别太自责,怪就怪疯妞儿的生意做得太大了,树大招风,否则那些狗日的哪会一开口就是上亿。”

  李云道没有话,他几乎可以肯定对方此次的目的不是钱,可是本来他以为对方只想要他的命,单枪匹马迎敌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有种高高拿起却轻轻放下的错觉。可是,对方到底在图些什么呢?警告?试探?善意还是恶意?

  李云道打定主意抽时间再拜访一下那位叫庄孝礼的老外,看样子这个挂着绿能公司大中华区总裁的外国人应该知道不少内情。

  很快就到了军总医院,全副“武装”医生们早已经候在门前,孔黄裳和一个面熟的俏丽女子也站在人群中,抱着阮钰下车的时候,一群人都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年约花甲的阿姨面色最为焦急:“妞妞啊,你醒醒啊,妈在这儿啊……”

  一个身材高大肩扛两颗金星的花甲老者不容分地将阮钰从李云道手中抢了过去:“我来!”

  李云道有些尴尬地愣在当场,王北拍了拍他的肩膀,声在他耳边道:“这就是老丈人和丈母娘了,心为上!”

  阮六也挤了上来:“爸,我来吧!”

  阮中#将没有话,只皱了皱眉,阮六便吓得缩回到一旁。

  “来来来,都让让,别耽误了诊疗的时间。”医生们将人群驱散开,协助阮中#将将阮钰放在急救推床。

  郑莺莺此时也走到李云道身侧,安慰道:“三师叔,放心吧,阮姐就是受了些惊吓,应该问题不大。”郑莺莺已经自行将银针取了出来,看上去神色仍旧有些疲惫。

  李云道了头,关心道:“姑姑,你要不要紧?干脆让医生帮你一起检查一下吧?”

  郑莺莺摇头:“我的身子,我自个儿最清楚,回去打个座睡上一觉应该就问题不大了。”

  李云道了头,快步跟上医生们的脚步,却在病房外被阮中#将拦了下来。

  “你就是王家那个后生?”中#将眼中充满了审视的味道。

  “伯父您好,我是李云道。”

  阮中#将很严肃,似乎并不太喜欢眼前的李云道:“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先回去吧!”

  “伯父,我想进去看看……”

  阮中#将斩钉截铁地道:“不可能!你们俩绝对不可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