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七十六章 残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阮家虽然不给李云道好脸色,但对于王援朝这位在王家地位特殊的成员,也不能不给足了面子。

  一夜未眠。王小北也一直陪着,孔黄裳和孔蓝翎这两位疯妞儿的至交好友倒也一直陪着。

  医生做完全套检查,夜空中的启明星早已现身。等李云道从王援朝口中得到消息的时候,东方却已露白。

  一切正常,李云道松了口气:“总算是她福大命大。”

  王援朝将李云道拉到一旁,小声道:“你跟小疯妞的事情,可能要缓一缓了。”

  李云道点头:“我能理解。”

  王援朝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都不zhidào,你爷爷为了这件事,已经费了不少心思。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你也不是不zhidào,他就是想在自己临走之前,帮你把这些路都铺好……”提及父亲的身体,王援朝黯然神伤,王鹏震是王家的顶梁柱,一旦王鹏震驾鹤仙去,王家面临的困境可能是之前无法想象的。好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方如山已经成功坐上京城副常务市长的位置,正部级,顾炎然也从公安#部入主海关总署,也算是正部级,王家两位外姓女婿都已经成功迈过了副部至正部的门槛。加上从年前开始,全国各省一把手频繁调动,老爷子的门生们大多也在此役中迈过门槛更上一层楼。如今剩下的遗憾,就是李云道这两桩足令人头疼的婚事。一夫配二女,这是小说中才会存在的桥段,正要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连李云道自己都觉得漫漫前路荆棘重重。

  “小姑,您放心好了,就算解决不了,我也有我的办法,回头我跟爷爷好好谈谈,最后的这段日子,还是让老人家少操些心,从跟家人一起享受天伦才是正理。”李云道反过来劝慰王援朝。

  王援朝说着说着便泪眼婆娑:“懂事的孩子,从小你就吃了那么多苦,你放心,就算爷爷不在了,还有你两个姑姑在,就是抢姑姑也要帮你把两个媳妇儿抢回咱们老王家!”

  李云道失笑,之前听说老爷子当年的元配夫人出自东北响当当的土匪山寨,一手双鞭子使得出神入化,抗日战争那会儿曾报号“双鞭小白凤”,看来老祖母骨子里的那股匪气还是遗传给了王家的子女houdài。

  王援朝果然猜到李云道的心思,笑道:“当年你奶奶差点儿把老爷子抢回山寨当压寨女婿,幸好你爷爷料事如神,非但没有中计,还把小白凤骗下土匪窝,最后抱得美人归,还收编了整支土匪部队。”

  阮家人拒绝让李云道进病房探望,无奈之下,李云道只得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先回去睡一觉再说,这一天过得实在是太过漫长。

  回去后,一觉睡到傍晚夕阳西照,开门才发现当了老爷子一辈子勤务兵的少将白熊一直候在门前,见到李云道才笑道:“云道少爷,老爷子请你过去一趟。”

  房里早已经摆好了棋阵,是一副残局,黑优白劣,乍一看回天乏力,连小喇嘛都托腮坐在一旁盯着棋盘发呆,张小蛮却盯着小喇嘛发笑,手中的红绳却始终没有停下来,几日不见却见她双手飞梭如电,红绳竟能被她在手中玩得带出一丝丝残影,动作之快令人咋舌。

  李云道没有坐下,弯着身子仔细观察了棋盘,几分钟后,嘴角轻扬,伸手从坛中取出一粒白棋,竟自杀式地自填白方棋眼,眼看黑方就在举旗大胜,却愕然发现,取尽自杀的白子后,原本必败的死局居然神一般地有了一线生机。

  老爷子抚掌dàxiào:“好一招自填棋眼,好一招以身饲鹰,看来大喇嘛噶玛拨希这些年没有白培养你。”

  李云道翻了个白眼,心道这跟老和尚有个毛线关系,但当着老爷子的面却也不好这样说话,只笑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爷爷当年您打仗的时候,不也经常会碰到这种局面吗?”

  老爷子欣慰一笑,回想起当年金戈铁马踏破两湖两广,但率军直下海南,那是何等地意气风发,但看如今自己风烛残年苟延残喘,不禁长叹一声:“老喽,真的老喽!”

  李云道没有说话,只是继续落子,后来落子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居然一反颓势,以一子的微弱优势,反败为胜。

  “痛快!”老爷子再次抚掌dàxiào“输棋也输得如此痛快!”

  如此也已经佝偻着身子的白熊也一旁看得也异常欣慰,他已经太久没有看到过老首长如此开心了,上次下棋虽败却乐得笑不拢嘴应该还是二十年前老爷子跟太宗下棋,两人边下边骂人,一个四川口音,一个陇西口音,骂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等下完棋两个生死交情的老人相视一笑抿恩仇。不知为何,白熊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太宗大人,坚韧不拔。

  待白熊撤了棋局,带着两个孩子chuqu老爷子才指着桌旁的一堆裱得精致的名贵字画:“阮望山那个没蛋的东西,居然敢将聘礼退了回来。”说话的时候,老爷子浑身上下泛起一股浓郁的杀气,连李云道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李云道却笑道:“您又不是不zhidào,阮家并不是阮望山说了算。”

  老爷子抚须而笑:“哈哈哈,看来你都zhidào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李云道笑道,“阮望山应该没敢把这件事向老祖宗汇报,否则今天晚上在医里,老祖宗应该会露面。”

  老爷子点头:“我也是这个观点,不过单从老祖宗那边下手也还是不够的。”

  李云道愣了愣:“您的意思是……”

  “你是我王鹏震的孙子,你奶奶当年是东北凤凰山双鞭小白凤,拿出点气势来,生米煮成熟饭了,我看他阮望山还敢跟我叫板,到时候我聘礼都省了,他还得上门来求着我让他家姑娘进门儿!”老爷子越说越开心,仿佛此时此刻老王家已经在“关键岗位”上有人了一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