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八十二章 中国男人可以娶好多个吗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昆仑山麓的流水村里头,无论是那些白天采玉晚上拱媳妇儿的粗壮汉子还是那些除了村头王寡妇外看到李云道就恨不得多生出两条腿的俏丽媳妇儿,几乎无一例外地对李大刁民敬畏有加,这里头除了当年弓角和徽猷生劈手撕牦牛狼群的威摄力外,还有被刁民戏弄了二十余载的心有余悸。∑頂點說,..但起来也怪,流水村里头那些拖着鼻涕的屁孩却一个个都喜欢屁颠屁颠地跟在李云道身后。如果不是村里头有孩和女人踏进采玉道便是对山神的大不敬的法在,李云道上山采玉指不定还能雇佣好些个免费的劳动力。

  村里的孩子之所以喜欢李云道是因为这个成天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假和尚”成天抱着个手持经桶的喇嘛,只要不去爬王寡妇家的墙家,这俩儿人就会在村里头找个面阳的角落,靠着墙角或大树底下坐定,接下来就是让孩子们心之所往的三国演义封神榜外加水浒传,听到和尚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时候,大孩子们大体也都认为被大人们称为“假和尚”的李云道就算不武功盖世起码也应该算得上一方高手了吧。

  有了在流水村对付一众孩童的经验,李云道面对四个孩子倒是不犯怵。

  眨着一对蓝色大眼睛的艾玛似乎对李云道也很感兴趣,似乎对刚刚撕杀得痛快的游戏也没有太多的留恋,迅速将注意力转移到刚刚走入客厅的李大刁民身上。

  孔雀一看到李云道就惊喜地呼出声音:“叔叔、叔叔,你还记得我吗?”

  李云道揉了揉家伙的脑袋:“当然记得,飞机上闹着要听故事的不嘛!”

  孔雀似乎不太满意李云道的回答,挺了挺胸脯,噘嘴蹙眉嘀咕道:“人家不是不,孔蓝翎再过几年,人家就是女人了!”

  家伙的自言自语让李云道忍俊不禁,刚刚因为阮家的事情而带来的阴霾一扫而空。

  张蛮靠在沙发上晃悠着两条白晃晃的腿,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不想跑来跟孩子凑热闹的,但……”

  十力喇嘛看了她一眼,张蛮立刻闭口不言。

  李云道给了十力一记响栗,喇嘛才转了一圈经桶,打哑迷一般道:“云道哥,阮姐姐走了?”

  李云道了头,不想再提这件事,便对孔雀道:“给你们讲故事,好不好?”

  孔雀立刻蹦起来鼓掌:“好好好,叔叔给我们讲红帽与狼外婆的故事吧!”

  张蛮翻了个白眼,嘀咕道:“幼稚!”

  孔雀似乎有些怕张蛮,立刻安静下来,怯生生地看着道姑问:“蛮姐姐讲什么就讲什么……”

  李云道突然觉得腿上有些重,低头一看,艾玛不知道什么时候抱住了自己的大腿,一口京片子口音:“讲故事,讲故事……”

  张蛮似乎对艾玛抱住李云道大腿的动作有些反感,一把将艾玛拉过去坐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她比艾玛也大不了几岁,个头也高不了太多,道姑努力做出大人模样的表情看上去颇是可爱。

  李云道这回倒是没讲大雪山上的故事,也没有从古典名籍里借用些经典的篇幅,他给孩子讲了一个女人的故事,一个名为李秋萝的女子和一条白眼狼的故事。

  故事不长,但李云道讲得很慢,一段故事从他口中出来,比去年在东北原始森林边的村落里的老烟讲得更曲折感人,听到坟包上长满白色花时,孔雀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李云道抚着孔雀的脑袋,轻声问:“为什么哭啊?”

  孔雀哽咽不清道:“太……太可……可怜……”没有完,继承了孔蓝翎多愁善感的孩子继续嚎啕大哭。

  艾玛也蹙着脸,蓝汪汪的眼睛不清的委屈,盯着李云道的眼神无比幽怨,仿佛眼前的男子就是故事里的白眼狼一般。

  十力叹了口气,手中经桶嘶拉又转过一圈,《金刚般若波多密》又念完一遍。

  张蛮不知何时坐到了李云道的身边,依偎在这个身上带着些许烟草气酒精味和浓烈男性味道的男人身上,她知道自己有些脸红,但此时此刻,她还是想依偎着这个从来不受伤也不疼痛的男人,她能感觉到他内心的颤抖,提到白眼狼时,她甚至能感觉到李云道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杀气。祖师爷在上,如果那白眼狼还在世的话,您显显灵,落下七七四十九道天雷劈得那混帐东西灰飞烟灭吧!

  四个孩子,除了十力盘腿端坐在沙发上,其余三个都围在李云道身边,刚刚玩电子游戏的撕杀热闹刹那间烟消云散,孔雀嚎啕大哭声震耳欲聋。

  突然,哭声戛然而止。

  李云道,李秋萝是我母亲。

  孔雀就不哭了,自己哽咽着从茶几上扯了一张面纸擦干眼泪和鼻涕,然后转身对李云道,叔叔,等孔雀长大了照顾你,好不好?

  李云道失笑,家伙母爱泛滥了。

  艾玛似懂非似地眨着眼睛,有些吃惊地看着孔雀,问,为什么?

  孔雀鼓了鼓腮帮,你不觉得叔叔很可怜吗?

  艾玛用力地了头,很认真地对孔雀:我妈咪我papa很可怜,所以就嫁给他了。

  孔雀歪着脑袋想了想,片刻后才转头对李云道,叔叔,晚上我问一下妈妈,如果她愿意的话,让妈妈嫁给叔叔吧。

  李云道顿时被雷得目瞪口呆。

  张蛮听两个妮子对话时就已经警觉地竖起了耳朵,此刻见她们越越离谱,立刻不悦道,别胡,你妈妈怎么能嫁给他?

  孔雀不服气道,凭什么不可以?

  张蛮顿时语塞,想了想,才涨红脸道,他已经有三个老婆了。

  李云道更是一个头二个大,这哪儿跟哪儿?难不成把齐褒姒也算上了?

  孔雀更火了:为什么娶了三个,就不能娶我妈妈?

  艾玛怯怯地插话道:孔雀姐姐,在我们法国,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老婆,中国男人可以娶好多个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