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八十五章 清闲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李云道接到阮小六的电话并不意外,以他对郑天狼的了解,阮小六如果能三言两语就说服性格执拗的天狼,那简直就是奇迹。果然,接通电话阮小六便愤慨至极道:“云道,我跟这小子讲不通道理,还是你跟他说吧。来,你三叔跟你说话。”

  “三叔!”电话里郑天狼的声音平稳如常,听不出半点情绪的波动。

  “天狼,小六是阮钰的亲弟弟,自然不会害你,也不会害我。我的安全你不用担心,至于林市长那边我自有安排。”

  电话里,郑天狼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沉默着。

  李云道笑了笑,知道天狼是担心他这个三叔的安全,便接着道:“阮钰去瑞士了,这段时间先让姑姑跟着我,你可暂时跟阮小六去国安系统里试试,如果干得不痛快,再出来跟着三叔也不迟。”

  郑天狼依旧没有说话。

  李云道苦笑摇头,只好拿出杀手锏:“天狼,你听着,三叔需要你进国安,你在体制里干出成绩,将来对三叔的帮助,会比一直留在三叔身边要强得多。”

  一直拿着手机不语的郑天狼眼睛忽然一亮:“好,三叔,我听您的。”

  挂了电话,郑天狼转向阮小六:“我有一个条件。”

  阮小六无奈苦笑,只好点头:“说吧。”

  “如果三叔需要,我会随时离开。”郑天狼看着阮小六的双眼,一字一顿道。

  阮小六顿时作举手投降状:“好好好,真不知道云道那家伙怎么收买的人心!”

  林一一对郑天狼进国安也是非常赞同的,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已经发现天狼身上很多难能可贵的优点,就算这次阮小六不来,等过了这阵子,他也准备想办法将郑天狼送进总参二部。

  “小六子,幸好我还没跟云道开口,否则天狼进总参还是国安就难说喽!”林一一开玩笑道。

  阮小六立刻警惕地看着林一一:“他可是刚刚已经答应我了,总参就别来掺和了。云道两位兄长,据说都是一挡十的猛人,都被军方挖走了,你们怎么的也要给国家安全系统留几个苗子吧?”

  林一一笑道:“幸亏你下手快,否则老爷子开口了,估计你上头那几个也不敢抢人。”

  阮小六撇撇嘴,姑苏那位秦老在情报口子可算是门生遍天下,就连国安系统里现今的几位大佬,或多或许都曾经受过那位的指点,如果他真的开口,相信真没人会拒绝。

  阮钰去了瑞士,蔡桃夭在军中毫无消息,齐褒姒这几天又飞到了纽约参加一个国际电影节,李云道的生活节奏似乎瞬间就慢了下来,白天上课,早晚陪王家老爷子散散步聊聊天。

  没几天就是王小北和孔黄裳的大婚之日,王家上下一片喜气洋洋,就连院中的郁金香也沾染了喜气,盛花怒放。王小北和孔黄裳忙得不见踪影,孔蓝翎这个大姨子也被拉着一起忙前忙后,于是四个孩子一股脑子都在王家住了下来。孔雀很喜欢跟在张小蛮身后屁颠屁颠,小艾玛则跟小孔雀形影不离,十力倒是很难得地没有觉得三个孩子太多吵闹,数蚂蚁的傻勾当也没带着三个女娃一起干。李云道之前就一直觉得十力的童年过得太过于单调,念经打座学武习医,就算是成年人也不定能定得下心,更何况是一个孩子?

  晚上待老爷子睡下,李云道便会被四个孩子缠着在院中池塘边讲故事,所幸李大刁民在大雪山上困读二十五年等身书,腹中诗书万千,凑几个故事来应付应付这些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王小北的婚事他也插不上手,倒是之前的那个叫唐燕的女人,李云道让蛇皮和老九想办法弄了个假身份后将人送去了云南,之后再取道赴泰国。据说去云南路上,也多次遭遇朱梓校派出的杀手,唐艳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而在唐艳的问题上,王小北倒是执着一日夫妻百日恩的理念,只要能和平解决,花点钱也无所谓,但是最后唐艳却不敢再要王小北的钱,只拿了十万说是作为到泰国做些小本买卖的本钱。

  为了婚事,王家人越来越忙,王小北更是忙得好多天不见人,李云道倒是越来越清闲。白天青干班的培训课程对他来说已经不算得吃力,老干部局那边隔三差五地去报个到。北京很大,但也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知道是谁打听到了李云道的真正身份,老干部局从上到下都恨不得把他供,哪还会在意李云道露不露脸。

  只是没清闲几天,王小北再次将李云道拖进了忙碌大潮。婚礼的伴娘是孔黄裳的闺蜜,而伴郎的任务就落在了李云道的身上。周末一大早,李云道刚跟老爷子散步归来,就看到王小北躲在角落里冲他招手。

  将老爷子送进书房后,李云道才找到在池塘边坐立不安的王小北:“又咋了?娶个媳妇儿嘛,你焦虑啥?”

  王小北道:“别说风凉,我媳妇儿说了,今儿我们去试礼服,正好,带伴郎伴娘去量身材。”

  “量身材?”李云道不解道,“定制?”

  王小北说:“黄裳在巴黎的时候,就跟王大设计师很熟了,这回我们的礼服,还有你和伴娘的,王设计师都答应亲自操刀。”

  李云道想了想,一脸心有余悸道:“很贵吧?”

  王小北哭笑不得道:“你就是改不掉这副吝啬样儿!”

  李云道笑道:“下山前,我就从来没穿过超过十块钱的衣裳。你都不知道,蔡桃夭第一次给我买阿玛尼的时候,我差点儿没被那几个零吓趴下。”

  “出息!”王小北扔给李云道一枝小熊猫,一边点上吞云吐雾一边道,“我看家里这回似乎并不想搞得太过铺张,其实我跟黄裳本来想去旅行结婚来着,但是孔家这个人不答应,说咱中国人,就得尊重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王小北竖着大拇指,李云道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哪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