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十九章 国宝级利剑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8-08

  (今儿晚上有活动,一直工作外加吃饭到十点多,拖到这会儿才,各位见谅!不过咱说话算话,每天起码一章,这是必须的!

  广州军区,东南某军驻地。一个两杠一星的年团级干部一路小跑,到军长办公室门口时,仍旧不忘整理军容,踏至办公室的门口那一刻,才立定响亮道:“报告!”

  “哦!狗娃子,进来进来,等你老半天了!”坐办公室里的军人精神矍铄,看年龄不过五十左右,但肩上橄榄枝外加一星彰显着灼灼军功。

  被称为狗娃子的年男人笑着走进“军长办公室”,边关门边道:“三大爷,您找我有事儿?”

  “你个贼狗娃子,你三大爷当了军长,就不能找你聊聊天了?怎么,不乐意跟我接近?怕被人按上拍马屁走后门的帽子?”陈国涛笑骂道,“贼狗娃子,这才离开我手下几天,长了不少的心眼儿了!”

  “您老人家找我聊天,我一千个一万个愿意!”陈狗娃拍着胸脯道,“打小您说一,狗娃子就不带说二的。”他跟老军长是一个村儿的,按辈份算,眼前年过五十的军长跟他的祖父一个辈份,所以他习惯喊“三大爷”而不是硬生生地“军长”。

  “好了,不跟你打岔了,今年的兵整体素质怎么样?”

  陈狗娃十八岁当兵,化程不高,但是军事素质一流,今年兵连的集训事宜就是由他负责的。提到兵,陈狗娃便气不打一处来:“现的年轻娃子,身体素质一个比一个差,这才几天工夫,就倒下了十多个。”

  陈国涛微微皱眉,点了点头:“这也算是计划生育的后期负面效应了,现家家都是一个娃子,都是捧手里怕摔着含嘴里怕化了的,哪会干些体力活。”

  陈狗娃突然神秘一笑:“不过,嘿嘿,还是有例外的!”

  “哦?”陈国涛来劲了,当了一辈子的职业军人,没有什么比培养出出类拔萃的人能让他们感到骄傲的了。

  “有个叫何栋梁的小伙子,才十岁,三大爷,就咱隔壁县的,据说是武学世家出身,一身功夫倒真是过硬,昨儿几个老兵跟他动手,愣是吃了暗亏,如果不是有侦查连的老兵,估计这个梁子要结下了。”

  “何栋梁?嗯,好好儿培养,你也别让那些老兵油子把人的锐气都磨光了,军人嘛,还是要有些锐气的,没了锐气,怎么上阵打仗杀敌?还有吗?”

  “有,还有个叫马剑的,广西人,是个少数民族的壮实小伙儿,据说他们寨子里是什么寨兵统领,搞不清楚,不过挺有军事头脑,身手也不错,估计他和何栋梁都是以后能进侦查连的料子,至于能不能进那支部队,您也知道的,这还得看他们的造化。”陈狗娃儿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僵了僵,但还是没有接着往下说。

  “你个贼狗娃子,还有什么不能跟我讲的,说!不说就拉出去关禁闭两天!”陈国涛笑骂道,“好的苗子你也别给我藏着掖着,别的部队要来抢人也得先过我这一关!”

  陈狗娃神秘一笑:“上面那两个能不能进那支南国利剑我不敢打包票,但有一个人,肯定能进,不进我把头剁了给三大爷您当夜壶!”

  陈国涛笑道:“这年头谁还用夜壶,送给谁都不要,别卖关子,说!”

  “您老人家应该知道的呀!”

  “嗯?我知道?”陈国涛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有这么一号人物。

  “哎呀,您老人家真是健忘,就是您推荐来的‘后门兵’。”

  “哦,对对对,那个李什么来着?”

  “李弓角!”陈狗娃倒是纳闷,军长自己推荐来的人自己却是没了印象,之前他还感叹老军长独具慧眼,一上任就给军区招来了一头华南猛虎,可是现看来,老军长似乎自己也蒙鼓里。这回陈狗娃倒真是庆幸自己捡到宝了,要让别的军区捡去,明天的军区比武上肯定要少几块金牌。

  “对,是叫李弓角,我想起来了,是我的一个老战友推荐来的。他倒是跟我说过,这娃儿不一般,不过年纪好像蛮大了?”

  “嗯,二十五年,实际上才二十四周岁,正好是今年大学生征兵的上限。不过军长,这回我们军区真是捡到宝了!”陈狗娃儿越说越兴奋,老军长也是一脸洗耳恭听的模样,“您都不知道,刚来第一天,他征服了一个班的兵,都推选他当班长,几天下来,兵里没有一个对他不服的,军事素质样样过硬,这两天主要还只是站军姿啥的,越到后面,我估计还有好戏等着我们看。不过这个大个子锋芒太盛了些,尤其是那些老兵油子看他都不顺眼,才几天工夫,就已经生了好几回冲突了。这不,我刚刚才从连队医务室出来,吃饭前这些兔崽子们又偷偷干了一架,领头的几个都被我罚到太阳下面站军姿了。不过,您知道刚刚生了什么不?”

  “咋了?”

  “他一个人,赤手空拳,干趴下了二十多个打饭插队的老兵,其有十几个还是侦察连的,据说如果不是旁边的兵拉着,他连侦察连连长都敢揍!”

  陈国涛猛咽了一口口水,两眼的眼神立马不一样了,军区侦查连的素质他是清楚的,南方利剑特种兵不少都是从这里直接选拔的苗子,稍加磨炼放到敌人后方就是一把尖刃,一个人干趴下二十多人,还有十多个是侦察兵,听了都让人觉得振奋。陈国涛可不是那种事事按军纪套路来的保守派,当下拍案道:“走,我跟你下连队去瞧瞧!”

  南方的天气就算到了十月份也一样骄阳如炙,诺大的操场上立着一群呈军姿式的士兵,虽然动作都一丝不苛,但从位置上还是径渭分明地分成两派,一派近三四十人,肩章上看得出来,不济的也是级士官,高的居然有少尉级别。反观另一派人,只有三人,而且一列外的都是今年兵连的兵。

  炙阳下的室外温起码超过了四十,地面温甚至可以超过五十,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有丝毫懈怠,包括老兵内都纹丝不动。

  “你个细娃子的,何栋梁、马剑,谁让你们俩也站到这儿来的?是不是嫌我罚得还不够?”

  “报告团长!刚刚食堂我也动手了,所以按军规我也要受罚!”说话的是一个体格健硕的年轻小伙子,二十岁左右的模样,皮肤很黑,身子骨很不错,眼神也很犀利,很有股初生牛犊的锐气。。

  “报告团长,何栋粱同志说得不错,我也动手了,所以也要跟李云道和何栋梁一起受罚!”马剑是广西壮族人,看上去长相和原蒙古利亚人种有些差别,很可能是马来人种与原迁入民族的后裔。

  “好哇,你们这些个细娃子,跟老子玩义气是?还有你们,都是老兵了,榜样不好好做,都给我站直了,你们这边谁要是先倒下,就集体给我关禁闭去,老子那儿有的是小黑屋子,就算你们三四十个,一样照关不误。”团长陈狗娃带着老军长刚下连队,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怎会不来气?

  一边的老军长倒是一直没有说话,他一直观察那个就算站身高普通超过一米八的人群里也同样鹤立鸡群的壮实大个子。之前老战友把他推荐来的时候,虽然不是保守派,但当了这个多年的兵,他自然有他的原则,不过他也相信那位老战友的眼光,约法三章里就有“如果不行就直接踢出兵连”这么一条。看到档案时,陈国涛也没当回事儿,毕竟这些年广州军区人才倍出,单单一个身高两米是吸引不了多少眼球的,相反实际的军事行动,过于庞大的身躯反而会成为个人和团队的软肋。

  不过此时看到这个如同巨熊般立面前的壮实小伙儿,他也会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放古代,稍加锻炼,这起码是一员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勇将。如今这头南国猛虎来到自己这儿,怎么说今天也要培养个耀眼的星出来,也好外其它几个驻地的老朋友们好好儿看看,我陈国涛手下也能出这种国宝级的利剑。

  想到这里,陈国涛倒是有些兴奋了,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受罚,直接走了上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