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九十四章 踩人风波(五)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昆仑山困读二十五载等身书,李云道阅尽天下名籍,其中就不乏老喇嘛那常年紧闭的经房中武学巨作。老喇嘛李云道十八岁前沾武必死,李云道为此腹诽不已,不过对于经房中那些泛黄的陈年旧籍,却是向来不吝啬。破庙经房中的武学旧书大多出自老喇嘛之手,有经典亦有自悟,李云道记忆极佳,除了不能亲自实现外大多也能触类旁通。老大和老二对书籍没有太多好感,过了十二岁后,弓角与徽猷除了从老喇嘛处学得真传外,其余大多武学见闻都来自于大槐树下李云道的亲口讲述和示范。下山后,无意中听秦家双胞胎对查良老者笔下的王语嫣念念不忘,才知道自己大体上也差不多是个活生生的移动着的武学经库。

  所以邱无衣一出手,李云道便认出了这是少林功夫中并不多见的《金刚伏魔拳》,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丈外伏魔,佛法无量”。邱疯狗的伏魔拳少也有二十余年功底,出手便拳风阵阵如轰轰雷鸣,堪堪躲过拳头后,李云道还是被那雷鸣般的拳风刮得心有余悸。几乎是下意识地,躲过邱无衣的第一袭后,李云道顺势将顾西和潘瑾轻推到战圈之外,否则拳脚无眼,以她俩弱的身板,哪里能经得起邱无衣的一拳一脚。

  见李云道只顾躲闪,邱无衣收起攻势,似笑非笑:“不还手?”

  李云道面不改色地笑道:“哪有被狗咬了还要咬回去的道理?”

  邱无衣也不生气,道:“别以为你不还手我就会放过你。”

  李云道笑着:“那你要如何?”

  邱无衣面无表情,一字一顿道:“放弃娶阮钰。”

  李云道有儿头疼地揉了揉额头:“其实我是一个特别有责任感的男人,既传统又保守,疯妞儿一日是我的女人,这辈子就都是我的女人。”

  邱无衣依然面无表情,又接着道:“那放弃娶蔡桃夭。”

  李云道又摇头:“那是我媳妇儿,干你屁事!”

  邱无衣突然笑了起来,右脚迈出时,后脚与大理石地面的摩擦出巨大声响,之前拳如雷鸣,此刻迅如闪电,眨眼的功夫,那借着腰旋之力而能至千斤的旋风踢并已经袭至面门。李云道见过弓角一脚能将山上的巨岩扫飞,便知这集人体最大攻击力的腿脚如果真扫中自己的脑袋,这颗在昆仑山读了二十五年圣贤书的脑袋就算不像西瓜般爆开,也会被那巨大之力踢断颈椎。

  下一刻,厅中所有人便看到这个刚刚拿着枪的威风青年做出一个极为不雅的下蹲抱头的动作,口中还如无赖般呼着:“哇操,再不动手,老子的命就没了……”

  话未落音,阮无衣浑身汗毛如猎狗般炸立,不等那酷师至极的旋风踢动作做完,直至狼狈地从半空跌落,落地时身子缩成一团,飞快地向后滚动。就在众人诧异形势突变的时候,三枝通体乌黑的巨大铁箭,几乎是贴着阮无衣的身子擦身而过,轰轰轰三声,那巨大铁箭竟径直插入光滑坚硬的大理石地面,力道之大可见一斑。落地起身后,邱无衣看到龟裂的大理石地面,微微皱眉,似乎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沈金花早就已经看得目瞪口呆,嘴里足能塞进两个鸭蛋,事情发展到现在,似乎已经不是她与那女娃之间的矛盾了。

  徐遍和周青此时也面色灰暗,那三支巨大铁箭威力震撼,光看那地面,就知道如果真被击中,那可不是一箭穿心的效果,或许会被这铁箭一箭轰成碎肉也不定。周青的脸色此时更为灰暗,从刚刚邱无衣跟李云道的对话,他已经推测出那执枪青年的身份,诺大的四九城,又有几个王家?又有哪个王家能让四九城的邱疯狗亲自出马?至于顾西,周青此时也认了出来,此时懊恼后悔不己,好在王北跟他大哥还算交情不错,不知道这回让大哥从中斡旋,能否平息老王家的怒气。一想到王家马上要跟如今华夏第一大家族孔家联姻,周青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等惊诧过巨箭的威力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寻找巨箭飞来的方向,只是刚刚巨箭来得太快,一时间竟找不到这箭到底来自何方,所幸的是铁箭落地后不约而同地排成了三条平行线,顺着箭尾的方向,所有人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巨大的水晶吊灯上方站着一个一身绿装的年轻男子。

  邱无衣眯眼,那绿装他能认得出来,那是军人的常服,只是按规定拿掉了简章,再仔细看,邱疯狗突然笑了起来:“别人都骂我是疯狗,其实比起来,你才是一条狗。”

  那军装年轻人从水晶灯上跳跃下来,手上拿着一幅巨大的仿古铁胆弓,看样子也起码是古时的四石弓。

  那青年先是冲李云道笑了笑,随后转向邱无衣道:“做狗与做人是一个道理,关键是我这条狗姓王。”

  邱无衣失笑,讽刺道:“乖乖,做了王家的狗,连姓都改了?”

  那青年笑道:“姓白和姓王,其实都无所谓。”

  邱无衣突然搓了搓手道:“白熊,有些年没见了,怎么学人家玩起弓箭了?”

  白熊道:“这是我为别人订的弓,练了这么久,力道和准头还不及人家一成,换成正主儿,估计你这条邱疯狗这会儿真要变成死狗了。”

  邱无衣居然也不生气,好奇道:“给别人订的?我试试。”

  白熊居然毫无敌意地将这四石古弓递了上去,邱无衣试了试弓弦,面色微变,深吸了口气,猛然发力,也才勉强将弓拉成椭圆。

  邱无衣面色涨红,依旧好奇:“谁的弓?”

  白熊看了李云道一眼,才道:“秘密。”李云道闻言微微一笑。

  邱无衣有些懊恼,突然又翻脸道:“要不看在这么多年的交情,今儿我铁定往死了抽你。”

  这回轮到李云道目瞪口呆了,这子是不是真疯啊,刚刚还跟白熊攀交情,这回了翻脸就翻脸。

  白熊却似乎早已经习惯了一般:“你要不是怕疯妞儿回来往死了抽你,就今儿就可劲儿下狠手吧。”

  邱疯狗好像又变了个人,居然面露尴尬地挠了挠头:“就算被抽一顿,也好过让这子占尽了便宜。”

  顾西悄然走到李云道身边,指了指脑袋:“哥,他这儿真有问题,别跟他计较,邱疯子其实好好儿的时候,人还挺不错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