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九十六章 白家有小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周宏领走了被邱疯狗一记耳光打得鼻血长流的弟弟周青,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尤其是见到朱梓校出现后,他便更不想去踩这趟浑水。△,改革派和保守派之争日益加剧,周家和背后的那些家族均属于观望的中立派,不偏不倚。朱梓校代表的是朱家,朱家背后则是势力庞大的党内保守派,朱家这位大纨绔又是出了名的不照常出牌的典范,继续呆在这座八卦宫,保不准就会被朱王两家拖进相争的漩涡。看周宏带走了周青,跟随周青而来的青年们巴得溜之大吉,均不动声色离场。

  朱梓校也不阻拦,只是在与周宏擦肩而过时,边挖耳朵边哼道“骑墙观望墙头草,东风吹,西风刮,早晚要连根儿拔掉。”

  周宏城府很深,似乎不以为意,只是朱梓校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多什么,离出门前,又回头望了一眼那位王家嫡孙。

  初见四字评价不过如此。

  朱梓校身边簇拥着几个叨着牙签的青年,看模样应该是家族或多或少跟朱家统一战线的京城纨绔。

  “校少,你把我们招来就是看这不入流的野种?”开口是一个带着金丝框银镜的青年,一身杰尼亚定制西服,皮鞋头擦得锃亮。

  不等朱梓校开口,顾西便怒目相向“吕登科,你永远狗嘴吐不出象牙!”

  吕登科身边一个未到夏天就已经短裤短袖沙滩十字拖的青年戏谑道“哎哟,这不是西妹妹嘛,啧啧啧,太平公平终于长成略平公主了,来来来,让钱哥哥帮你鉴定鉴定。”

  顾西不怒反笑“钱唯晏,就你这读到三十岁也没有能从北大毕业的半桶水,也好意思跑出来丢人现眼?吕登科科科不及格,北大人称吕挂科,你就的绰号比邱家哥哥更牛,人家是疯狗,你却是钱多人傻的傻狗。”

  吕登科与钱唯晏居然丝毫不生气,反而几乎同时抚掌大笑“到底是咱们的学妹,不错不错……”只是皮笑肉不笑,眼神中更多的是阴冷。

  吕登科和钱唯晏都有自己的手下,大多是膀大腰圆的彪形大汉,矗在身后就算不动手起码的气势还是有的,但朱梓校身旁却只却着一位老者,年约古稀,从入门那刻起便只落后朱家大少半步,双目微闭,从始至终都没有睁开打量过场中任何一人。

  徐遍见主子出现,哪里还敢怠慢,忙不迭地迎了上去“朱少,这种事情还要劳烦您大驾,徐遍实在是惭愧!”

  朱梓校看都没看他一眼,视线从头到尾都只集中在李云道的身上“人家可是曾经把蒋青天踩在脚下的牛逼人物,你徐遍一个乡下跑出来的流氓这会儿没被人当蟑螂一样踩扁,真该带着你老娘好好去视里烧烧高香,拜拜那些保佑你的菩萨。”

  在浙北踩人跟踩蚂蚁一样的徐遍徐大公子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低头弯腰连连称是,那副奴才样连他老娘沈金花都看不下去以至于扭过头,眼不见心不烦。

  又有一人撑伞而入,徐遍抬头,却听到朱梓校道“青天,今儿又会了你的老朋友,是不是该新账旧账一块儿算?”

  蒋青天面无表情“听你安排。”视线落在李云道身上,又瞥见三枝插入厅中地面的铁箭,仿佛又置身于北京饭店前的那处广场,那日林林种种,历历在目。

  蒋青天突然笑了,笑声悲凉,心中凄凉。

  李云道却也笑了。

  那日携秦家双胞胎踏入京城,他只是一个刚刚从昆仑山困读二十五余载等身书的刁民。

  那时他全部家当加在一块儿,也不够给蔡家大菩萨戴上一枚代表恒久隽永的钻石戒指。

  那会他穷困潦倒,她却问敢与我私奔否。

  那刻他心中忐忑,却也敢那一声好。

  李云道卷起袖子,坦然自若地坐了下来——老子一文不值的时候就敢只身单挑在北方黑白通吃的蒋家大少,如今栖于参天树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朱梓校狞笑“谭老,那招人厌烦的看门狗就交给你了。”

  白熊迈前一步,负手而立。

  那从一开始就未曾睁过眼的老者只喉间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哼声,微微睁眼,杀气蓬勃。

  白熊微微皱眉“姓谭?谭九剑?”

  老者眼中精芒一闪而过,声音如摩擦玻璃一般刺耳“你认识老朽?”

  白熊变攻势为守势,而后道“听人提过,内蒙谭九剑,一式九踢,九九八十一番变化,是北道谭腿第一高手。”

  老者似笑非笑,声音嘶哑而难听“既然知道老朽身份,不如早些退下,省得腿脚不长眼,生死就难料。”

  白熊冷笑“卿本高手,奈何为贼,道不同,不相为谋。”

  老者冷哼一声,下一刻陡然起身,黑色步鞋与那大理地面摩擦出刺耳声响。

  闭眼,再睁眼。

  眨眼间,那只粘着门外些许泥浆的步鞋已至白熊的面门。

  白熊身体后倾,那鞋跟几乎擦着鼻尖而过,土腥味浓郁。

  只见那谭姓老者后腿微蹬,下一刻整个身子已经腾跃于半空,一脚未落,后一脚再至,取白熊下盘。

  白熊身子后倾,攻势已至,来不及跳跃,那腰身居然向后弯出一个诡异的弧,单手撑地借力,以后空翻的姿势堪堪躲过老者来势凶猛的第二击。

  顾西刚刚拍手叫好,却没料到那老者竟丝毫不给白熊喘息的时间,人未落地,第三踢已至。

  半空中,李云道看到白熊惨笑一声,暗道一声不好。

  果然,下一秒,白熊倒着的身子被那老者一脚踹在腹部,整个人如果断线的风筝一般,在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后才轰倒在火锅城的桌椅中,撞倒桌椅无数。

  白熊飞快起身,刚想动,却猛地按住腹部,脸色微变,而后嘴角渗血,最后竟忍不住一口浓血从口中喷出来。

  谭九剑漠然道“我劝你别动,这种内伤,越动越麻烦。”

  白熊几乎是蹒跚着走回李云道的面前,面朝对手,口中吐血,面色惨白“要动他,先过我这一关!”

  白家有将,一身军装,凛然正气。

  死有鸿毛泰山之别,白家将种,岂言退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