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下手别太轻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大刁民羽毛党的群号是1096795,大家伙儿没事儿都进群去催更,省得羽少这家伙总偷懒。”

  谭九剑浸淫北腿大半辈子,腿法上的造诣也已经算得上是登峰造极,从年轻时两腿踢翻九省三十六城,十年动乱时期更是被当时的造反分子视为天兵般的助力,直接或间接死于谭九剑腿下的亡魂数目此时连他自己都已经记不太清晰。此次如果不是身边这位朱家大少画下大饼并许下诺言,他倒是不太乐意踏入这水深似海的北京城。

  “总算不枉此行!”谭九剑目露炙热,太多年没有碰到过像样的对手,或许今天应该能酣畅淋漓地战上一场,从气机来看,眼前这身高近两米的青年的确不简单。

  李弓角缓缓走向朱梓校,谭九剑往前迈出一步,直接站在朱梓校身前,负手而立:“竖子敢尔?”

  李弓角速度不减,谭九剑便不再多言,跃出一步后,刁钻诡异地腿法如暴风骤雨一般落下。

  谭九剑自信一脚可以踢弯钢管,如果再辅以独门劲气,就算眼前的青年再怎么如同铁塔般壮实,也起码够其喝上一壶。

  谭九剑的腿速越来越快,心中却也愈发惊异:对方仿佛能提前判断出自己每一招一式,居然轻而易举地化解了他本以为算得上雷霆之势的攻击,而且对方到目前为止,只用了一只左手。

  那如金刚般的高大青年突然咧嘴,仿佛聊天般微笑问道:“是这只脚踢了我家三儿?”

  谭九剑心中猛地一惊,想收腿却已经来不及了,铁钳般的大手紧握住了他的脚踝,任凭他如何发力也无法挣脱。所幸他临敌经验丰富,心中惊恐却依旧不慌不忙,另一条收放自如的支撑腿微微弯曲,而后陡然发力,身体在半空折叠成一个难度极高的角度,隐杂着风雷身的鞭腿轰然而至。

  厅外闷雷轰隆,厅内腿风如雷。

  众人的惊讶声中,那青年只微微挥了挥手,如同赶跑讨人厌烦的苍蝇一般,那雷霆之势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其化解。

  谭九剑狼狈落地,幸好对方居然松开了那只铁钳大手,此刻,这位刚刚还庆幸棋逢敌手的北方腿道高人心中骇然。

  大个子冲他憨憨一笑,可谭九剑却觉得全身冰凉如铁。

  果然,下一秒,眼前微暗,那巨塔般的青年近在咫尺。

  “傻子,杀人要偿命,留他一命!”坐在地上咳血的李云道不忘叮嘱道。

  李弓角回头冲他憨傻一笑,转过头便单手叉住谭九剑喉咙,轻而易举地便将谭九剑甩向半空,随后双腿微屈,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弹向空中,空中的一记鞭腿如同石锤一般轰落在谭九剑的胸前。

  谭九剑只觉得身子一轻,而后所有的动作并不再受自己控制,直至那记鞭腿落在胸前,身体便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轰然倒飞出去。

  观战的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而后并是谭九剑输得不能再输的颓败一幕,八宫卦皆是仿古砖墙,谭九剑撞塌一堵砖墙后才颓然落地。

  这位北腿宗师狼狈地起身,还想再战,却忍不住胸口微甜,紧接着大口大口的鲜血喷涌而出。

  坐在地上擦着嘴角血丝的李大刁民苦笑摇头:“这傻大个儿,还是这么记仇!”

  蔡家大菩萨轻轻一笑:“如果不是部队里有人拦着,这家伙恨不得天天跑来给你当保镖。”

  望着弓角高大的背影,李云道微微头:“是啊,长兄如父啊。”

  被李云道称为长兄如父的大个子以极霸道的姿势漂然落地后,看也不看那已经被他定义为废人的谭九剑,继续走向盘腿坐在桌上的朱梓校。

  朱家大少早已被弓角恐怖的战斗力惊得目瞪口呆,此时才反应过来,连忙挥手,跟随朱梓校而来的吕登科和钱唯庸都带着保镖打手一类的人物,此时人手一把火力强大的杀器,黑洞洞的枪口齐齐对准那缓缓靠近的高大青年。

  朱梓校狞笑:“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功夫厉害还是我的子弹快!”

  坐在地上的李云道皱眉道:“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蔡家女人淡淡地笑了笑,帮他擦去嘴角的余血:“他要是连这种场面都应付不了,如何对得起‘轩辕’两个字?”

  “轩辕?”李云道微惊,随后一脸惊羡,再后便是坦然笑意,“也是啊,这家伙其实是我们三兄弟里头聪明的一个,流水村的牲口们都当他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子,可有哪个傻子能过目不忘的?又有几个傻子能被噶玛拔希那老神棍称为现世韦驭呢?”

  蔡桃夭笑道:“为了他,军区那位老首长已经跟大军区首长干了不知道多少次架了,其他军区也想来抢人,你猜老首长什么?”

  李云道听得很开心,似乎比别人夸他自己还要高兴:“这家伙,到哪儿都挺吃香,原来带他下山那位,现在往返于纽约和伦敦,前些日子还托人给他带了些东西回来。”

  蔡桃夭笑了笑,两人又同时都目光转向剑拔弩张的对峙战场。

  对方十多人,除了蒋青天外,几乎人手一把杀伤力不的手枪,李弓角环视了一周,最后居然转头对李云道憨笑问道:“三儿,他们有枪,怎么办?”

  李大刁民翻了个大白眼:“凉拌!”

  李弓角为难地挠了挠头:“办是能办,可我怕我手重啊!”

  蔡家大菩萨终于站了起来,冷冷地扫了蒋青天一眼,最后目光落在朱梓校身上:“你确定要跟他玩枪?”

  朱梓校无赖般奸笑:“我知道这哥们儿手上功夫很不错,不过他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吧?况且了,子弹这玩意儿又不长眼睛,指不定飞去哪儿,打不着他,没准儿就飞到别人身上了,桃夭妹子,你这道理对是不对?”

  蔡桃夭不是没听出朱梓校言语间的威胁,却也只是淡然一笑:“既然这样,那就祝你们好运。”完,她目光从蒋青天身上扫过,却未作任何停留,只对那个总爱傻笑的大伯道,“队长,下手别太轻。”

  李弓角了头:“放心,苦草在外头,大不了倒下了让苦草给他们治。”

  蔡桃夭笑了笑,头后又回到李云道身边:“苦草现在兼了军医。”

  李云道摇头苦笑,不过他也好奇,几年的军旅生涯,这只昆仑山上的蛰伏猛虎如今是否真的虎啸山林了。

  李弓角背手而立,却不知道何时他手上多了数十根半掌长的银针,微微提气,一个前空翻紧跟着一个极漂亮的战术规避动作后,十余根银针脱手而出,对方十多人还未来得及反应,手中的枪械几乎同一时间落地。眼疾手快者刚想用另一只手去捡枪,砰一声,枪身上火花四射——李弓角手中正是刚刚朱梓校手中的那把枪,一枪便将想捡枪的人惊得不敢动弹分毫。

  李云道瞥了撇嘴,噶玛拔希这把东西太偏心了,把这家伙放出昆仑收进军队,简直就是个**ug,就算不是什么撒豆成兵的大天机,但这撒把银针就能退敌的场景,看上去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想想还是觉得老喇嘛这老头太不是个东西,如果教上他一两手,从下山到现在,哪用得上吃这么多亏走这么多弯路。不过看到如猛虎下山般的弓角,李大刁民又由衷地开心,这大傻个儿心性太过善良,有儿绝技傍身将来没准儿能多几条性命。

  被弓角用枪住脑袋的朱梓校握着受伤的右腕,口中冷笑不止:“高手,真他娘的是高手!操,老子今天就算是载了又怎么着?有种你开枪,真出了事,我就不信半条腿都踏进棺材的王老头能得住!”

  李云道叹了口气:“弓角,放了他吧。”

  蔡家大菩萨似乎对于李云道的成熟由衷地满意,头道:“放在两年前,你一定会,打断了腿再给我扔出去。”

  李云道嘿嘿笑道:“还是媳妇儿了解我,不过我话还没有完。”转过头,李大刁民便对弓角道:“赏他十个耳光,对了,剩下的,都打断一条腿再扔出去。”

  刚刚还夸他的蔡家大菩萨无奈摇头,伸出青葱食指了他的额头:“你啊你,还是这么睚眦必报。”

  李大刁民破天荒地敢主动搂住蔡家大菩萨,飞快在那红唇上香了一口:“这才叫睚眦必报,万一你一走又这么久,我上哪儿诉苦去?”

  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蔡家女子双颊飞红,却也不生气,只微笑道:“本来还想多留段时间,看来有人不乐意,急着要送我离开。”

  李云道顿时急了:“谁,谁让我媳妇儿离开,我跟他拼命!”演得过甚,牵动了内伤,李大刁民又是一阵咳嗽,胸前血雾缭绕。

  蔡家女人如照料孩子般抚着他的胸口:“你啊你……”

  不远处,李弓角果然拎起朱梓校,近两百斤的重量在他手中如同无物。

  朱梓校胀得满脸通红,双目几乎喷火:“你敢!”

  李弓角憨憨一笑:“我还真敢。”

  左右开弓,十记耳光。

  远处的徐遍惊得呆若木鸡,那可是连省级官员见了都要忍让三份的朱家大少啊!

  “快放手,否则我宰了这娘们儿!”一直未吭声的蒋青天不知何时悄然挪到了门前,手中拿着匕首,住刚刚进门的姑娘。

  蔡桃夭与李弓角同时呼了一声。

  “苦草!”

  (ps,今天这章终于过三千字了,一来是回复书友“等鴏”今天凌晨的月票催更,二来就是护士等其他老书友们一直的不过瘾,字数多一就过瘾了,今儿算是一个回应吧。另外,过160万字了,羽少是个懒人,有时候的确需要大家督促着才能好好写下去。另外,为庆祝今天本书第一位堂主“难以回头”(也就是等鴏)的诞生,今晚还有第二更,算我今天人品爆发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