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章 大人物,小人物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人的思维具有运动物体一般的惯性,一个习惯了剑走偏锋的男人自然很很难改变这种将他送上人生巅峰的思维方式。像眼前这个南京上海栅户区一竿子抽下去十个里面个都是差不多民工模样的乡下人,站蔡家男人这个位面上可能永远都不会跟民工那个位面上的人产生任何交集。

  谁能想象这个出生红色家庭,如今作为华工集团的董事局主席手掌亿资金的蔡家男人曾经也颠沛流离居定所?熟悉这个男人的圈内人士都知道,这个放着上海黄浦会和南京金陵饭店而不去享受的男人偏偏喜欢大马路边的热火朝天的大排档。跟这个男人谈生意,一要能喝正宗的二锅头,二要能吃一口纯正的川菜,过了前两关,差不多这生意己经谈成了。

  今天这个男人再一次众人目瞪口呆坐到了营地间的地上,住南京钟山高尔夫别墅里的娇美妻子亲手为他挑选的一身价格不菲的“阿玛尼”似乎对他来说跟十几二十块钱的地摊货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接着,又是众人瞠目结舌,那个始终法让人看出他内心真实想法的山间刁民居然也盘着腿坐到了地上,弓着身子,双手习惯性地交叉入袖管,那模样跟蹲坑角抽着火辣旱烟上了年纪的东北老大爷一般老态龙钟。

  “村子里的人都喜欢喊我刁小子,因为我打小就刁钻爱整人,而且是那种睚眦必报的刁钻小人。八岁的时候,阿巴扎隔壁比我大五岁的隆布拉赞抢了我一把牛角刀,后你知道怎么着了吗?”

  清晨的薄雾散,柔和而温暖的阳光缓缓洒落昆仑山脉,穿过浓茂神怪出没的千年名山间组成了一曲和谐的谐奏曲。

  只是溪边那由背包客临时组成的宿营地内气氛却不是一般地诡秘。眯着眼睛的昆仑山刁民饶有兴致的讲述着陈年往事,仿佛那个同样盘腿坐他对面、一身昂贵阿玛尼的男人只是他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为诡异的是,对面这个长三角执掌众多生杀大权的男人居然也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听着那众人看来没有半点儿意思的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

  “怎么着了?”这个男人再次剑走偏锋地让众人集体咋舌。

  似乎刚刚的姿势并不是很舒服,盘腿坐着的昆仑刁民挪了挪屁股,摆出一个难看地让自己舒服的姿势:“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半夜放了一条‘火燎子’到他们家的牲口棚,然后弄了一窝喜欢吃肉的蚂蚁放他们家口。嗯,当然,火燎子弓角放的,食人蚁是徽猷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反正我这昆仑山上窜下跳了二十几年,从来没见过这传说的两样玩意儿。我这两个哥哥,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出了名的护犊子,不信你可以问阿巴扎。”

  听到后这句话,那原本呈怒目金钢状的弓角憨憨一笑,摸了摸脑袋还不忘点点头,随后似乎突然间想起什么,面色一正,瞪眼看着跟蔡家男人身后的特种精英。

  笑如憨熊,怒则如夜叉金钢,一夫当关,万从莫开,立马横刀,稳如泰山。

  就弓角摸头憨笑的时候,他身边那个如同芙蓉鲜花般的男人突然如盛开般嫣然一笑,这个瞬间,就连站对面的蔡家女人桃夭也忍不住有种眩晕的错觉。

  谁能想象,一个长得比女人好看、比女子娇嫩、模样看似比女子还要柔弱的男人,刚刚放倒那些特种精英的时候,速之,韧性之足,人能及。

  “他们是你哥哥?亲哥哥?”盘腿坐着的蔡修戈仰着脑袋打量了一下站对面的两个男人,表情有些疑惑。

  “如假包换的亲兄弟。”

  “如假包换?”蔡修戈轻轻一笑,不再多问,而是轻摇着头道:“你是不是想说,如果我抢了你的玉石,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你们三兄弟也要我把玉石吐出来?”

  李云道有些困惑地看了对面的蔡家男人一眼,显然这句话应该由他来说,而不是出自对方之口,而对方抢了他的话,一时间,他有些捉摸不透对面这个一脸儒雅风范的男人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

  就算他李云道再怎么博览群书,再怎么厚积薄,说到底,他如今仍旧是个远都没有走出过昆仑山的乡下人。不管他怎么刁钻,怎么灵活,怎么有城府,他仍旧缺少一鸣惊人的底气。

  阅历,其实本就是魔鬼。

  如今的李云道就仿佛一支装满了子的匣,偏偏缺了那枝正好可以容纳他这个匣的枪,空有一腔杀伤力巨大的穿甲,却用武之地。

  这把枪,却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就可以速就的。

  出巨大轰鸣声一路嚣张而去的越野车如同它到来时那般惊天动地,走的时候仍旧不忘村里那群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面前惊世骇俗一把。

  可是直到那些轰鸣声消失耽,坐营地央的昆仑刁民仍旧如掐了明王不动根本印的菩萨一般,八风不动。

  “弓角,刚才那群人拿出为的那些玩意儿就是传说的枪吗?比徽猷自己做的土铳还要厉害?认得出来是什么枪吗?”坐地上冥思苦想了半天,始终不得正解的的李云道终于开口说话。

  抱着小喇嘛,车队离去后始终一脸憨笑的男人摇了摇头,向身边的徽猷投去询问的眼神。

  比女人还要好看的男人嘟囔了两句,也摇了摇头。

  显然,这两个同样二十几年没有迈出过昆仑山境的男人对于军火没有任何概念。

  “俄国产p微声手枪,全枪长165毫米,枪管长76毫米,空枪重710克,头重10克,初速高,射程远,威力大,一般防衣根本防不住它。30米距离内,穿透5毫米厚的钢板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年大叔适时地出现李云道的面前,很诡异地蹲下身子,谈起他认为李家三兄弟均陌生的手枪,如数家珍。

  像东、西非这些政权迭频繁、民族冲突不断的战乱国家,枪这种东西就如同吃饭喝水般屡见不鲜,七八岁的小朋友都能端着比他身板还要高出一大截的ak47横冲直撞,但是就算是美国这种部分省州不禁枪的国家,除了媒体上屡屡看到的精神失常的*份子外,基本上也很难看到普通人随身携带枪枝药,何况是国这种法制相对为严格的兴国家。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玄机从古到今都不乏鲜活案例,上有政策,下就有对策。除了能通过各种途径拿到持枪令的妙人外,边境、森林、山村、农镇不少地方都仍旧能够看到用来捕猎的猎枪、土铳等等,当然,这些威力不亚于普通军用步枪的玩意儿除了能面对熊瞎子和野猪王的时候派上些用场之外,村与村之间的大规模械斗仍旧会看到这些沾染了畜生血腥气的土铳猎枪。

  李云道知道徽猷有一把按着土法自己制作的土统,威力说大不大,威小也不小,原本也就可以打打山雀和山跳,面对野牛和棕熊,那土统的威力根本比不上弓角成天背身后的那张土制大弓。不过,一次偶然的机会,徽猷跟山脚下独门独户住着的老猎人一番“切磋”后,回寺里苦苦钻研了大半个月,那杆看上去不算起眼的猎枪终于弓角还没有取出那张牛筋弓的时候一枪轰掉了野猪半个脑袋,其效果不可谓不如黑马般一鸣惊人。

  不知道来历的老猎人用三天时间教会了徽猷全套枪支药的基本知识,而且顺带着用手画图帮助徽猷认遍了各国先进的枪支,其就包括那支俄制p消声手枪。只是徽猷从来没有见过真枪,那猎户的画图技术也实不怎么样,也至于上了三天速成枪支课的徽猷愣是没有认出那支看上去相当威风凛凛的p。

  相对于徽猷这个半个枪支入门级学徒外,将p的性能描述到精致入微程的年大叔可以称得上是半个枪支专家了。当年雪山上当汽车兵的时候,他就十分痴迷当时资源非常稀缺的56式半自动,几个人合用一把的哨兵枪愣是被他和几个战友每天擦得油光呈亮。当兵时没能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枪,这个遗憾他一直带到了年,直到事业有成的时候,才有人主动给他办了持枪证,他自己的第一把枪不是精致的左轮或华丽的沙漠之鹰,而是一把当年魂牵梦萦的56式半自动冲锋枪,自此,便一不可收拾。他那珠三角华侨城亿万别墅里的第一层地下室,基本上就是一个小型的军火库。其就包括刚刚那气焰算不上跋扈的男人手里拿着的那枝俄制p消声手枪。

  仍旧盘腿坐地上弓着身子的李云道抬起看了一眼浑身上下都刻着城里人标记的年大叔,一脸习惯性地微笑。只有站他身后如同两座塔般的存才知道,李云道面表情的时候,才是真正放松的,相反,他一脸的微笑,也只会亮给那些摸不清情况的陌生人。

  “小兄弟,起来,被蔡修戈抢了东西,这不丢人!”年大叔向李云道伸出手。

  与年大叔的宽大温暖的手相比,李云道那如同女子般修长白嫩的手却是一片冰凉。只有手手相触的那一刹那,年大叔才感受到了对面这个坐营地央的山间刁民隐藏内心深处的一丝慌乱。

  正常的人,哪有被真枪实的p指着而古井不波的?纵使昆仑山上窜下跳了二十几年,没上过学却读了比同龄人多书,李云道仍旧是个没有走出过昆仑山的山里人,哪怕他面对熊瞎子都能镇定自若,偏偏刚刚那个说话不紧不慢的蔡家男人向那口古井里投了不大水小的一枚小石粒。

  如果这真的是一口不波古井也就罢了,偏偏这是一口蓄势待的活火山,一枚小石头所能产生的连锁效应可能不是用喷两个字就可以形容得了的。

  “蔡修戈真的很有名吗?”被年大叔拉着站起来的李云道一边拍打着站衣服裤子上的泥土,一边很若其事地问道。

  “有名?”年大叔淡淡一笑,“小兄弟,没走出过昆仑山?”

  李云道猛地抬起头,盯着年大叔的眼睛,没有说话,只是半晌后才缓缓点了点头。

  不丢人,他觉得一点儿都不丢人,二十几年,他李云道走不出这昆仑山不是他自己不想,而是不能。

  “那就难怪了,现外面铺天盖地的都是有关那个男人的传闻,单红色背景这一项,就足以让许多人汗颜。如果今天你告诉记者,蔡修戈抢了你的玉石,你还盘着腿跟他面对面地聊了半天,明天或许你也上了报纸,录了电视节目,赶明儿开个博客,再出本《我和蔡修戈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儿》,基本上一旦出了名,你这辈子吃喝基本上不用愁了。”年大叔絮絮叨叨讲了半天,核心就只有一个,那个男人不单单是出名,而且是很出名,非常出名,出名到可以养活一大帮人的程。

  其实看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出名,只要看一点就够了,如果帮着他的名声养活了一帮人,不管是研究的,写书的,印刷的,出盗版的,只要是有人成天围着你的名字打转,那基本上,你就是名人了。

  李云道没有走出过昆仑山,并不代表他与世隔绝,虽然《21世纪经济报道》和《经济观察报》每个月才送来一次,但每次的厚厚一沓也足够他坐佛寺的小厢房里研究上好几个日夜。

  此时李云道这才现,那两份报纸似乎故意让这个如日天的财富大佬忽略了一般,可是事实上,的确如此,隶属于南方报业的21世纪和北京的经济观察报都不蔡家男人的势力范围之内,盘踞南方欧蚍蜉跟蔡家男人不对路子,北京的红色家庭云集,经济观察开报当日放总编桌上的就是一张绝对不可涉及的红色名单,离家出走多年的蔡家男人的名字赫然就那张巴掌大的纸片上。只通过两份报纸来了解外面世界的李云道如何会知道“蔡修戈”这个三个字的威力长三角异于一颗重磅炸!

  “你是谁?”李云道疑惑地看着年大叔。

  “我?小人物一个,三横王,石头的头,王石!”

  通常来讲,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

  一种是有些野心的小人物,他们都会没日没夜地巴望着鲤鱼跳龙门,只待着那看似华丽实则心酸的翻身一跃后,就能站金字塔的顶端俯视芸芸众生。哪怕没有等到那一跃的机会,小人物也通常希望别人把自己当成大人物,如果物质上不能满足,那就畸形的精神世界让自己彻彻底底地意淫一把。

  相反,还有一种人,则是真正成为融入金字塔尖那圈子里的人,却大多数时候希望别人把他们当作小人物来看待,只有真正站高处有了不胜寒的经历,才会明白草根平民思维的难能可贵,所以他们也会一门心思地玩“扮猪吃老虎”的游戏,通常也只有那些一不小心被他们连皮连骨吞下去的“老虎们”才心知肚明,这些刻意低调行事、笑容堪比笑面佛的家伙们随便拉一个出来都不会亚于“过江龙”的能量。

  这自报姓名为王石的年大叔显然就属于第二种人,管那普通人根本叫不出名字的终极登山装备将他裹得如同华丽的粽子,但是那一脸朴实华的憨笑堪比背着牛筋大弓的弓角。

  听到年大叔自报姓名,李云道这才缓缓收起脸上的微笑,正色道:“我是李云道。木子李,黑云压城的云,道天机的道。这两个是我哥哥,背大弓的是我大哥李弓角,长头的是二哥李徽猷,小喇嘛是山上佛寺里老喇嘛的传人,十力嘉措。”

  站李云道身后的李弓角和李徽猷并不清楚这个外人面前从来不会露出本色的三弟为何会对这位年大叔另眼相看。弓角本来就对这个憨笑起来和自己很像的年大叔不反感,当下咧嘴露着白齿冲年大叔憨憨傻笑。奇怪的是,向来只兄弟面前和厨房里才会笑容满面而外人面前一脸肃穆的徽猷,居然也对着年大叔露出了笑容。

  叫王石的年大叔跟他们点了点头打了招呼,后目光小喇嘛身上多停留了几秒。面对神秘到几乎通灵的小喇嘛,就连跟他朝夕相处的李家三兄弟都不敢说完全了解,何况初次见面又独具慧眼的年大叔呢?

  谁敢说这个作为国内排名第一的上市房地产公司董事局主席的年大叔没有慧眼识英雄的本事?被他这个伯乐挖掘出来的人才,如今论是留他的麾下,又或者是别寻东家,那都是国内房地产界排得上名次的人物。数竞争对手都研究他,可是却现这位年大叔整天除了爬山,旅游,就是跟人喝酒聊天,剩下的用来处理公务的时间只占到了三成左右。

  “云道十力,弓角徽猷……”年大叔一脸深意地将这四个名字拼成四字短语,反反复复琢磨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谁给你们起的名字?”

  李云道瞬间又恢复了那张笑脸,就像面对所有陌生人那样:“我们三兄弟的名字应该是那个生了儿子并不长命的混帐老子起的!”

  “混帐老子?”年大叔王石似乎觉得这个称呼颇有意思,又反反复复将“混帐老子”这几个字口琢磨着。

  李云道嘴角轻扬,微微抬头看着湛蓝的高原天空,眼神落寞,形像倒也真符合一个刚刚被十几把p消音手机指着脑袋却面不改色的山间刁民。

  “三儿说得对。大叔你说前世要积多少德,这辈子才有机会生下我们三个这么经典的儿子,而且还是一口气生出来的三胞胎!你说说看,三胞胎啊!这得多小的概率?这样他都整得出来,却没命看着我们弟兄仨长大,是没命安享天伦,他不混帐谁混帐?”

  年大叔目光微微一跳,这是他每每现千里马时固有的动作。说话的不是那个站他面前抬头仰望天空的山间刁民,也不是那个柔顺长面容娇美的阴柔男人,出乎意的却是那个身高近两米一脸傻子般憨笑的壮实青年。

  很出其不意地让人大吃一惊后,这个习惯于两个弟弟面前扮演傻大哥角色的男人再次对着两个弟弟憨憨一笑:“混帐老子不养我们,我养。”

  事实上,这二十几年,的确是弓角一张做工粗糙的牛筋弓和一副堪比山间野熊的壮实身板才养活了一个如同养父一般的老喇嘛和两个弟弟,至于后来才被抱到寺里来的十力嘉措,完全只是添上一副碗筷的事情,而实际上十力嘉措被老喇嘛抱回来之前,不算徽猷寺后种植的蔬菜和麦子,就单弓角打猎的成果四人每天吃剩的饭菜足以够院子里的两条纯种藏獒痛痛吃上三天。

  年大叔仔细地上下打量着块头巨大的弓角。这身板估计比国际上的一线运动明星还要健美,而那因长期狩猎而显得异常虬结的肌肉所蕴涵的爆能量,几乎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想象的,如果说刚刚被弓角放倒的那些蔡家护卫都感谢一个人救他们一命的话,那他们就一定要去谢谢那位每个月初一十五逼着弓角和徽猷吃斋念佛的老喇嘛,如果不是老喇嘛教会一身蛮力的弓角做人要留得三份情面,这个山里头把野猪黑熊当猴子耍的男人肯定上来扒皮拆骨,哪里还会得只用一成的力道?如此对比一下的话,那些所谓的运动明星弓角面前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年大叔打量了弓角一阵,才缓缓轻过头去,凝视着李云道:“让他跟我走,如何?”

  凝望湛蓝天空的李云道没有看王石,却是将目光直接停留那个跟自己同岁,却已经奉行了二十多年父兄责任的弓角。

  “我不去!三儿你去哪儿,我就跟去哪儿!我要照顾你和徽猷。”

  啪!李云道冲上去就是一个板栗,那足足比他高出一个人头的弓角也不生气,相反却是看着怒气冲冲的李云道憨憨一笑。

  “你个蠢蛋,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去,你要上天不成?给我当了二十几年的保姆还不够,你要当一辈子吗?大叔是王石,王石,王石,这个名字你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你就是跟着他当保镖,都比闷这穷破山旮旯里头强。”

  “我不去!”弓角的倔强就如同被他猎到的野牛般坚如磐石。

  “笨蛋!”李云道跳起来给了他一个暴栗。

  “我要跟着你,就是当保姆也好。反正我是你大哥,你不会让我吃亏的。这一点,不光我知道,徽猷也清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