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零四章 兄弟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大刁民书友群号:210967935,欢迎大家进来交流催更!)

  王鹏震三落三起,王家也跟随着老爷子的政治地位起起落落,王援朝自幼便见惯世态炎凉,上一刻卑躬屈膝下一刻便落井下石的例子见了太多太多。△¢頂點小說,纵观京城那些入得了她法眼的家族,哪个不是为了后继有人卯足了后劲地拼命砸资源,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怕都就是家道一蹶不振。能坐一线家族交椅的,哪个不是人丁兴旺,哪个不是门生天下,怕就怕真的后无来者,家道中落后背后使阴刀子的不计其数。王家人丁稀薄,这是王家最为致命的缺陷,所以顾炎然和王援朝的长子小北出生后直接命名为王小北而非姓顾,那时候就是存了让王家有香火后继的心思。谁知王小北根本无心走军政一途,倒是在经商赚钱上颇具天赋,幸而嫡孙李云道的及时回归,这才让王家一脉看到了后继有人的希望。

  小姑所说的意思,李云道一点便通,大体就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如果总是跟朱梓校一类不入流的纨绔弟子勾心斗角,那么他永远都无法扛起王家这面大旗。目送小姑离开,李云道便陷入了深思。前天临时起意借题发挥,也不是没存着让那些盯着老王家的眼睛稍稍放松警惕的意思,一个吃喝嫖赌外加时不时闹出点风流韵事的王家后人,远比一个埋头苦干心机深沉的后辈要来得让那群老家伙放心。可是,按照小姑王援朝的意思,就不该藏拙,而是亮剑大杀四方?

  李云道愁眉不展,一双纤纤素手悄然地抚了上来,抹平眉间的那一份愁绪:“小姑有小姑的考虑,你有你的想法,只要你自己认为对的,走下去又何妨?就算走错了,到时候再折回头也不迟。”蔡桃夭端着一碗刚刚煲好的补汤,香气四溢,“听说朱梓校出柜了,好像是二哥带人做的好事。”

  李云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过还是摇着头道:“可我琢磨着这怎么都不像是老二的手法啊!”只是一想起那张比女子还要妖艳的脸庞,李云道便由衷地笑出声音,“说实话,要论阴损,弓角加我再加一个十力都抵不一个李徽猷。估摸着这回朱大头有段日子不敢出来见人了。”

  蔡桃夭执着汤匙舀起一勺汤,轻呼兰气后,送到某刁民嘴边:“朱家到目前为止没有出声。”

  李云道嗖一声嗦进了勺中汤,一脸回味无穷道:“还是媳妇儿亲手做的汤最暖心,我估摸着再有个两天,伤应该就好了。”

  蔡家女人白了他一眼,眉眼间却柔情款款:“你不担心他们朱家会报复?”

  “怕,怎么不怕?我又不是三头六臂,万一他们也弄个怪胎来把我给爆了菊,我有苦都没地儿诉去。”

  青葱食指再次轻点某刁民的额头:“怕还敢学人家踩人!”

  某刁民耍无赖地轻咬住那根玉玉青葱,含糊不清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秘制汤药加上十力每晚上颇费心神的佐气推宫活血,到第七日,李云道背后的那一记脚印已经呈现紫黑色,晚上再一次推血过宫后,小喇嘛持七七四十九根银针,最后一针没有像往常那样刺入天会穴,而是轻挑背后那呈黑色的青紫脚印,一股带着浓腥臭味的黑血喷涌而出,直至血色由黑转红,小神棍才停止手上的动作,拔去银针时才说,大体已经恢复,明日过了子时才可沐浴更衣。整整七天七夜,蔡桃夭衣不解带,此时却不见人影,李云道问起,小喇嘛才说蔡家派人将桃夭嫂子唤了回去,临走前嫂子说了,这两天不许云道哥出门乱跑,乖乖休养着等她回来。

  李云道穿好衣物,弓角便推门而入,脸上的憨笑一如继往。

  李云道没好气笑骂道:“笑什么笑?老子又不是没受过伤,山上被熊瞎子挠了那回,不也硬生生躺了两个月。”

  笑容憨厚的大个儿嘿嘿笑着:“三儿,老二来过。”

  李云道蹭一下站了起来,傻大个子连忙抱着脑袋窜出去老远,生怕脑壳子再次遭殃,见李云道站在原地阴笑不语,这才傻笑着主动将脑袋伸了过去,小心翼翼地陪笑道,“晚上你都休息了,我说就不要惊扰你了,况且了,弟妹也在屋里,办一影响了你俩办大事儿那多不好……”

  李云道哼一声冷笑:“别告诉我你俩又在商量着办啥子阴损的事情!”

  李弓角发出一连串傻笑后才道:“哪能啊,以前哪回办事儿不是得让你出谋划策,万一办砸了怎么对得起咱们三儿的这颗聪明脑袋。”

  李云道又冷哼一声:“别他娘的叽歪,谁不知道你就是一扮猪吃老虎的猛货,二哥也不差,用文武双全来形容都觉得苍白无力。”突然,李云道有些忧伤地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道,“唉,就知道是我这个没出息的弟弟总是拖你们的后腿。”

  弓角硕大的脑袋摇头飞快,连忙憨笑道:“怎么会?三儿是这世上顶顶聪明的读书人,打打杀杀这些粗人干的活计,留给我跟老二就是,大师父都说了,三儿生来就是做大事的人,如果放在古时候,就叫生而知之的顶顶聪明人。”

  李云道没好气地呸了一口:“老神棍的话你也信?”

  这回弓角连忙却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大体上还是有些道理的。”

  趁弓角没注意,某刁民还是扇了这傻大个儿一记脑门:“就你心地好,就你喜欢帮老东西说好话!”

  “嘻嘻嘻,嘿嘿嘿……”被扇了脑门的李弓角相反一脸愉快的笑意,“明儿就走了。”

  这回李云道不说话了,愣神了半刻才道:“不参加完小北的婚礼再走?”

  弓角摇头道:“来不及了。”身高两米的大个子坐在床边,收起憨笑后一脸肃穆,“有任务,得回去带队,怕他们都死光了。”

  李云道没好气道:“就你有能耐!”

  弓角笑道:“等三儿娶媳妇儿的时候,哥一定来!”

  李云道出乎意料地没有骂人,而是从口袋里翻出一张银行卡甩给弓角:“密码是我们仨的生日,反正同一天的,别给我饿肚子就成!”

  弓角憨憨笑了笑:“部队里没地儿花。”

  李云道将银行卡塞进弓角的口袋,恼火道:“憨货,空了给嫂子买点衣服啥的,瞧你这德性,真不知道嫂子看上你啥了!”

  被骂作憨货的大块儿挠了挠脑袋,为难道:“苦草就爱穿军装……”

  李云道气得就差七窍生烟了,一脚踹过去:“他娘的,爱咋的咋的,哪天被嫂子甩了,被打电话过来哭鼻子!”

  (大刁民书友群号:210967935,欢迎大家进群来流催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