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零九章 送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殿中被称为裁决使的影子似乎向来是来影去踪,简短的对话后,便不再有声音从高悬的水晶吊灯上传来。身笼罩在红袍中的主教嘎嘎笑了两声,缓缓取下一直遮着面容的帽斗,厅中的金碧辉煌刹那间黯然失色。那是一张绝美得足以让人窒息的脸,脸上每一根线条都仿佛出自造物主的完美主义倾向,美轮美奂,笑而倾城。如果刚刚的胖子还在场的话,眼前这张脸传递出的信息量也足以让他浑身发颤,这张脸那张比女子还要妖艳的脸庞几乎如出一辙,雷同得真仿佛是一个人。

  再次缓缓行至边,外不知何时暴雨已经停,星空己悄然绽放。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知为何,突然失笑着自语道:“血缘这东西,还真是妙不可言呐。”

  朱梓校不敢作任何停留,他曾经目睹同样穿着红袍的人当着他的面割下数十个人头用以献祭,那晚刚刚八岁的朱家大少吐了整整一夜。如今他已经是朱家众力一捧的接捧人,红袍人似乎也换成了一个年纪稍轻的,但童年的阴影如同梦魇一般永远挥之不去。直升机如往常一般在古堡上方盘旋了一周,他知道这是在向古堡中的那位红衣主教致敬。直到如今,朱梓校未能完接触到那个神秘组织的面貌,只知道在与祖辈初次接触后,原本在大华夏一文不值的朱家一夜崛起,这几年是一跃成为国内保守派领军家族。朱梓校心中了然,这一切,都掌控在别人的手中。从直升机看下去,宛如一头沉睡巨兽般的古堡透出一股让他不寒而栗的气息,直到古堡缓缓从视线中消失,他才缓缓舒了口气,此时刚刚一直紧握的双拳才慢慢放松了下来。背叛?朱梓校苦笑,不用说他,哪怕是朱家,估计都攒不齐那倒戈一击的筹码。

  前,美艳男子负手而立,目送直升机消失,这才嘴角微微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深红色的大袍衬着那张完美暇的脸庞居然没有任何一丁点的违和感。

  他笑了笑,刹那间百媚顿生。

  南海雨停风止,千里外的北京城却迎来了入夏以来的第一场暴雨。望着被暴雨浇得一片迷糊的车,王小北轻叹了口气:“看来连老天爷都舍不得我走啊!”

  开车的是李云道,立刻笑着道:“要不是想走,现在还来得及。”

  这回王小北倒是自己摇了摇头:“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啊。”

  李云道点头:“之前不是说去西北吗?怎么突然一下子变成闽南了?”

  王小北笑道:“黄裳一开始就不同意我去西北,尤其是蒋家不是有位在那儿只手遮天吗?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闽南。”

  闽南对于孔家来说,也是一处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尤其是如今的孔家那位也算得上是起步于东南。王小北去闽南的确要比去西北来得让人放心,毕竟一处是顺势,一处是逆流,相比之下,在东南的顺势下,王小北应该能走得稳一些。

  李云道突然想到了什么:“小熊也调去东南军区了?”

  王小北点头:“据说是正团级了,这小子不容易,吃了多少苦头才挨到今天。”

  李云道点头不语。

  王小北欲言又止,后还是开口道:“别因为上次的事情就跟小熊有了隔阂,他也是身不由己。”

  李云道笑着摇头:“要是真有隔阂,就不会配合他演戏了。”

  王小北撇撇嘴:“你们一个个都他娘的是人精,就老子脑筋短,转不过弯。”

  李云道微笑:“所以你才娶了孔黄裳。”

  王小北转忧为喜:“这话是真的。”

  李云道问道:“你去了东南,嫂子呢?”

  王小北道:“厦大艺术学院当老师,她自己也喜欢,省得在官场上在尔虞我诈。我先打个前站,她把京里的事情处理妥当就跟过来。”

  李云道说:“这样好,分居两地,总不是个事儿。”

  王小北突然奸笑:“怎么,还没把蔡桃夭拿下?早点儿生米煮成熟饭,好弄个娃出来,我就不信他们家老蔡头真敢跑去老爷子面前撒野。”

  李大刁民尴尬苦笑:“哪能啊?在她面前,我就成了文不文武不武的半吊子,从哪儿下口?”

  王小北一脸深有同感:“小时候我就说,蔡桃夭以后绝对就是一难伺候的大菩萨,谁摊上谁晓得,没想到后被你小子撞上了。不过想想也对啊,来软的,人家是一心理学大师,来硬的,唉,还是算了,省得到时候你满地找牙。”

  李云道笑了笑,不置可否。

  车外大雨滂沱,所以车速极慢,等到了机场,大雨仿佛被人突然关了开关一般嘎然而止。

  王小北取了后备箱的行李,看着悄然湛蓝的夜空,直想骂娘。

  靠在车门上,李云道扔给他一枝烟,沉默帮他点燃。

  闪动的烟头伴着袅袅青烟,王小北突然有些伤感:“往后,凑一块儿抽烟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李云道也抬头望着夜空,夜风轻拂。

  “都走喽!”李云道苦笑着叹了口气。

  “其实挺怀念刚刚在苏州认识你那阵子。”王小北道,“对了,你的青干班也了吧?”

  李云道点头:“后天就结业。”

  “那你也了。”

  李云道却摇了摇头道:“我想在京里多待些日子。”

  王小北先是一愣,随后释然:“老爷子革了一辈子的命,后的日子有你陪着,我也放心了。”

  “都不容易啊。”李云道叹气,吐出烟圈。

  兄弟俩靠着车门各自抽完一根十块钱一包的廉价烟,而后,王小北只身南下,一人一包。

  靠在车边又多抽了几根烟,直到飞机起飞,李云道才默默掐灭烟头。

  人生如棋,却也不是个个都能步步为营。

  踏出一步,咫尺天涯。

  正要转身上车,却听到一个熟悉而充满惊喜的声音:“李云道!”

  抬头便看到拉着一个巨大行李箱的女子站在对面,宽大的墨镜遮住了俏丽的容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