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一十章 一别三十年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近几日山道上的车一反常态地多了起来,绝大多数都是挂着特殊军牌,从车上走下来的人,绝大多数肩扛两颗金星,连山道岗亭中站岗的小士兵都能隐隐约约地猜得到,这难得热闹起来的山上,估摸着是要出大事了。往常门可罗雀,近几日王家四合院门前连停车都难,从五湖四海各大军区赶来见老人后一面的络绎不绝。王援朝干脆跟妇联那头请了个长假,专门在家中接待那些等着被召进房的客人。发色斑白的白将军这几日也忙得不可开交,一趟又一趟到一进院招呼客人,送客,沉着客气间,这在老爷子身边待了大半辈子的中#将却还是掩饰不住情绪中的奈与不舍。

  临时改成茶室的一进院前厅颇是热闹,能进得这大门的,大多都能以茶代酒问候一声彼此,再回忆起当年在老爷子麾下的峥嵘岁月,一不感慨唏嘘,再抬头望,才发现波此的双鬓也都早早地染上了白霜。幸好大家都是戎马出身,不兴文人的伤春感秋,只是在提及那些早早地牺牲于金戈铁马前线的袍泽,这才又端起茶盅,以慰那些英年早逝的战友亡灵。如今就连那位曾在太祖太宗身畔立下汗马功劳的老人也将撒手人寰,王字大旗飘摇欲坠,接了白熊的短信通知后,一不是马不停蹄地星夜奔赴京城。

  正回忆那几年在西南边疆炮轰黄皮猴的铁血往昔,喝着茶等待被召唤的众人却看到白中#将急匆匆地走过二进院的廊亭,似乎赶着去门口迎客。老爷子蛰居京城山中数十年,所有人都清楚地明白,从某种程度上说,白熊就是老爷子的脸面化身,迎来送往,大多数都是白熊代表了王家这位赫赫功勋的老人。能让白熊急匆匆赶去大门前迎接的,屈指可数,众人都在心中盘算了起来,来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从首都国际机场开出来,一路上出租车司机老赵都在悄悄打量车上的两位乘客。坐在副驾位置上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国字脸,飞剑眉,拳面平整,指节突出,老赵是沧州人,自然识得副驾上的这位起码是拳脚功夫过人的角色,令他好奇的是坐在后座的白发老者,白色练功服,黑色布鞋,看上去约摸上了岁数,可是往那一坐,不怒自威,老赵心悸的是,上车后,这爷俩报出的目的地竟然是城东的一处小山。退伍后在京城开了近二十年车的老赵哪能不知道那座山意味着什么?每次路过那儿,单山道口荷枪实的士兵岗都能让有种油然而生敬畏,加上之前当兵的经历,能让他理解这座山对如今的中国?军队意味着什么。

  很擅长跟客人聊天的老赵今儿一言不发,往常来回穿梭的车速也平稳了许多,到了山脚被士兵敬礼拦下核查证件,才见坐在副驾位置的中年男子将两份证件模样的东西递了上去。小士兵很尽责,解释说,两位首长可以上山,车也可以上山,但出租车司机老赵不可以。

  后座的老者似乎好说话得很,当下就决定下山步行上山。

  老赵一看那绵延看不到头的山路,心一横,便道,我信得过两位,要不这样,车借给两位,我在山下候着,如何?

  老者笑着说倒是没看出来,老赵还有副侠义心肠。

  似乎不太擅长言辞的中年男子默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名片上的内容极尽简单,仅三个字和一串号码。

  黄梅花。

  老赵觉得中年男人五大三粗的模样取了这么一个女性化的名字,似乎有点儿好笑,但还是没敢笑出声,因为想笑的时候,却意中瞥见这叫黄梅花的中年男人腰间配枪。

  接下来,黄梅花取代了老赵的司机位置,过了岗亭继续上山。

  老赵蹲在山道口的大树下,掏出一枝不过十块钱一包的红梅,抽完一根烟,却被当空烈日晒得满头大汗。刚刚拦他不让上山的小士兵取了两瓶水过来,说职责所在,还请老赵谅解。喝了口透心爽凉的矿泉水,老赵对小士兵那一丁点的不满也消弥得影踪,望着那绵延曲折的山道,若有所思。

  出租车还未到山道上的第二道岗亭,摇身成为司机的黄梅花就远远看到带着两个孩子蹲在山路旁的青年,这位习惯从终至始板着脸的江南黑道巨擘极难得一改冷面,眼角浮现了些许笑意。坐在后座的老人也看到了山道上冲他们挥手的青年,笑容可掬道:“是个不会忘本的孩子!”

  黄梅花也笑着点头,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抱着小童小心翼翼走入江南拙政东园的青年。

  “来了!”

  “来了!”

  老人望着眼前许久未见的青年,笑道:“大年三十的时候,俩儿小兔崽子还在问,你回不回去过年,有空回去再给他们上上课,过了明年,该送他们出国去读了。”

  李云道欣然点头,又冲老人身后的黄梅花笑了笑:“叔,来一趟不容易,这回陪老爷子多住两天。”

  黄梅花指了指身后的出租车,笑道:“还欠着人家车呢!”

  十力笑着打了个佛号,佛意浩瀚。

  张小蛮不甘示弱,甩了甩拂尘,道意绵长。

  老人吃力地蹲下身子,看着小喇嘛,笑道:“十力小师父长高了不少啊!”说完,又转向那位在茅山辈份只高不低的小萝莉,“贵派极天师近来可好?”

  小丫头背着手,噘嘴眨眼:“你问张极啊?他胆子小,收了个徒弟就躲回茅山了,哼哼,等我回去,看我不揪了他的胡子。”

  只当童言忌的老人笑了笑,站直身子,目光越过李云道的肩膀。

  “老首长行动不便,让我代表他到门口来迎接您!”白熊立正,敬了一个极标准的军礼。

  老人抬头想回礼,却突然苦笑摇头:“早就不是军人了!”

  看着已然一头鹤发的老人,这些年在王鹏震身边耳濡目染的怨恨似乎轻描淡写地冲淡了许多。

  “老首长请您房一叙!”

  老人抬头看了一眼四合院门前上方龙飞凤舞的“王”字。

  一别三十年。

  再入京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