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一十二章 一走半载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群里的书友们都很给力,月票蹭蹭的,羽少很感动!感谢等鴏,感谢green,感谢护士,感谢迷茫,今天第二更三千字奉上,说好的,你们过一百月票,我今天一万字,稍后还有四千奉上!《大刁民》书友群:210967935,催更还是来群里吧,群里比较热闹!)

  王谢风流,堂前飞燕,金陵帝王州。

  机场高速,车多如织,幸好颇难得的是个碧天万里无云的日子,堵在高速上倒也不至于太过于心塞。周秀娜回头偷偷看了一眼一别近半年的上司,半年未见,这个年纪只比自己大几岁的年轻男子身上又多了几份说不出的深沉气质,不知为何,此时的李云道总让她想起“君子温润如玉”的名言。

  开车的是刘晓明,李云道亲手从姑苏市局挖来的心腹,得知李云道交流期满而且还顺利从公安大学青干班毕业,江北分局里头最高兴的莫过于跟李云道走得较近的几人,今天也是他俩主动提出要来机场接人。

  “李队,前段日子看沈队回来了,大伙都在琢磨你是不是在京城待得乐不思蜀了,不愿意回江宁这旧朝古都来了。”刘晓明是打心眼儿里开心,对于李云道这位走得比自己更快更高的兄弟兼伯乐,他是由衷地佩服。

  周秀娜咯咯地笑着道:“队长,您不在的这些日子,大伙儿可惦记您了,尤其是颁集体二等功那次,所有人都觉得,您没能来亲自领奖,真是太遗憾了,那二等功主要还是您的功劳。”周秀娜是实心眼儿,说话也直接,逗得刘晓明直乐呵。

  “李队,娜娜可没撒谎,您不在,所以没看到颁奖那天,邱文杰的脸差点儿就气绿了。”刘晓明看了一眼后视镜,镜中的年轻上司微笑点头,他才接着道,“老严走了以后,这半年局里倒是安生了不少。”

  “二等功是大家的功劳!”李云道笑着摇头道。

  从北京回江宁,李云道自然不会忘了有备无患的古训,江宁如今的局势看上去纷繁复杂,但总体上却是平稳的。从大局上来看,林市长这半年倒是没有趁胜追击,而是在不断巩固之前拿下的优势,近几个月的重点还是抓经济数据,毕竟他是一市之长一府之脑,很多事情必须用数据说话。市局这一块,韩国涛倒是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汲取港台地区优秀经验的巡警制度已经开始初步推行,只用了半年时间,韩国涛便已经能与邱系人马旗鼓相当,在李云道回京前,韩国涛更是抓住邱系的一处小辫子,拿掉了邱文杰身上江北分局局长的职务,原江北分局常务副局长高兴文升任江北分局一把手。高兴文还有两年就要退休,自然依旧不改之前和稀泥的手法,整个江北分局近来倒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周秀娜看李云道脸色还不错,转过头,偷笑着压低声音问道:“队长,我听说一个消息,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刘晓明也竖起了耳朵,周秀娜的背#景他也略知一二,能从她嘴里出来的消息,十有八#九不是空穴来风。

  李云道微微一笑:“什么消息?”

  周秀娜看了一眼刘晓明,道:“晓明,你可不能出去乱说。”

  刘晓明立刻做发誓状,周秀娜这才又回头过,小声道:“我听说市局里有人提议让李队坐老严之前的位置,但有人拿队长资历太浅不能服众做文章。”

  李云道点点头,周秀娜说的事情,回京城前韩国涛已经跟他通过电话,提拔已成定局,但是韩国涛是力挺李云道拿下江北分局政委的位置,而邱文杰一系人马竭力反对,只愿意让出市缉毒大队副大队长的位置,两方意见到现在仍旧僵持不下。原先的副大队长在前不久的一次任务中惨遭毒手,空出来的位置虽然级别还算不错,但这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儿,就算是干刑警的也少有愿意去缉毒口子上挨枪子儿的。其实从内心出发,对于李云道自己而言,两者皆可,只是江北分局的局面才稍稍打开,现在就拱手相让,实在是太过可惜。

  闻言,刘晓明笑了笑道:“队长,反正不管你去哪儿,只要你呼唤,我第二天就卷铺盖报到!”

  周秀娜也想不甘示弱,但估计琢磨着缉毒这活儿不太适合女孩子,瞪了刘晓明一眼:“就你最忠心,就你最会说……”

  李云道摇头笑道:“不管我去哪儿,你们都要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情,这才是关键。”

  刘晓明耸耸肩道:“反正我孤家寡人一个,到哪儿不是干活!”

  周秀娜掐了他一下,小伙子明快地笑着,却没注意身旁副驾位置上小美女的幽怨眼神。

  李云道微笑不语,看来他没在江宁的这小半年,两个年轻人倒是碰撞出了一些风花雪月。这是好事儿,刘晓明在刑侦业务上是一把好手,虽然他总是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挂在嘴上,但李云道还是希望这位他从姑苏挖来的心腹能在江宁这块风水宝地上实现事业和爱情的双丰收。

  “队长,您不回局里?”周秀娜打量着车窗外的小区,好奇问道。

  李云道笑道:“一走就是半年,我那位老师当真要将我吊起来抽鞭子了。”

  江宁大学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的一流学府,在引入师资力量上比起小家碧玉的苏州大学要大气得多,似乎生怕留不住这位在世界哲学学术界颇富盛名的老人,竭尽了各种办法来留住这位只愿客座当博导的老人,其间更是大手笔地将一处环境优雅的中式别墅划到了老人名下,却被老人一再拒绝,最后拗不过那位号称要将江大打造成华夏第一流高等学府的老校长的盛情,这才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在宁期间的别墅使用权。

  别墅建在离江大不远的地方,单地皮就价值万金,便不用说套上一流开发商

  的品牌价值。小区中央有处人工小湖,一到傍晚,就会看到戴着草帽的老爷子在湖边的躺椅上垂钓养神。一开始湖边插着“禁止垂钓”的警示牌,小区的保安一看到老人就拐弯抹角地想来制止,却总是被一个穿着一身荷绿布裳的俏少妇拦下来,好话说尽,当日保安只好作罢。第二天老爷子又来,第三天还来,眼瞅着不对的保安只好向上汇报,最身为江大老校长得意门生的地产公司老总干脆大手一挥,直接让保安直接拔了警示牌,另外还时不时安排人偷偷儿放些种类不同的鱼苗进去,老校长说了,总让老爷子钓些鲫鱼上去,太单调了——私下里,曾有人听那位求贤若渴的江大老校长说过“只要能留住这个国宝,就算是让出半个江大又如何”这类类似的豪言壮语。

  得,老爷子今儿又来了!趁老爷子甩了饵正在池边打盹的功夫,热心的保安小伙儿悄悄地给支了把颇大的遮阳伞,转身就看到那藕荷布裳的少妇盈盈走来,素手拎把竹篮,篮中菜叶翠绿如油。

  “总是麻烦你啊,小周师傅,我劝了老师好多次了,他就是不听哟……”俏少妇歉意地笑着,看着保安小周,有些无奈。

  保安小周连忙摇手,小声道:“不打紧不打紧,领导吩咐了,只要老爷子开心,上房揭瓦都成!”

  那被老人称为阿荷的绿裳女子莞尔一笑,看着老人的目光如同打量家中调皮不听话又惹人疼爱的小童:“都说老来少老来少,一点儿都不假哩!”

  小周很喜欢看阿荷姐姐的笑容,笑起来温暖得像老家母亲年轻时的样子,他也很喜欢听阿荷姐姐的声音,粘粘糯糯的江南口音,听了就好像夏天傍晚的清风,清爽宜人。

  走到老人身边,阿荷款款地弯腰放下竹篮,看一眼打盹偷懒的老人,无奈摇头:“钓鱼也不上心,老师不是经常说一心不可二用,打盹算不算呢?”

  原本以为已与周公会面的老人突然乐滋滋道:“这叫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阿荷做了个刮刮脸的羞人稚气动作:“老师羞不羞!人家明明说了禁止垂钓,您还天天跑来让人家小周为难。”

  老爷子装作没听见地搓搓手:“咦,有鱼上钩!”

  阿荷吃惊地看着一动不动的水面,微嗔地白了老人一眼:“让老师好好剥蒜便不听,便要学人家直钩垂钓,这世上哪有那么傻气的鱼?”

  老人动了动手上的竹竿,自得其乐道:“有我家阿荷这样的美饵,看,这又来了一条嘛!”

  绿衣布衫的少妇便不再相信老人说的假话,又起身帮老人挪了挪那只永远没鱼进帐的水桶,可是不知为何,桶中水面竟倒映出一张熟悉的坏笑脸庞,唉,小师弟那个坏家伙,一走半年了哟……

  阿荷突然身子一颤,恼羞成怒地回头就想教训某个胆大包天的登徒子,却听到那人乐呵呵地喊了声:“师姐!”

  阿荷一愣,随即揉揉眼睛,这才确信面前是真是那个离开了近半载的小师弟,先是惊喜,随后突然板下面孔,闭口不语,最后竟然直接捡起地上的竹篮,不理老爷子,也不看那坏人一眼,径自离去。

  某刁民目瞪口呆,只好蹲在那直钩垂钓的老人身边,摸着脑袋做贼心虚道:“老师,我回来喽。”

  老人轻轻哼了哼,就是不理你!

  某刁民又道:“老师,我给您带礼物了。”

  老爷子充耳不闻,还是专心致致地看那永远钓不上鱼的碧绿水面。

  某刁民接着道:“老师,是无极天师的墨宝哦。”

  老爷子咽了两口口水,嗯,只是有些口干。

  某刁民嘻嘻一笑:“老师,还有冯大师的手书哟。”

  老爷子是冯大师的关门弟子,师尊手书大多在十年动乱期间被付之一炬,此刻听闻手书现世,又岂有不动心之理?混小子,一走半年,说到底还是有些良心的!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