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一十八章 (上) 黄家有闺女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吴惠贤迅速关上厨房门,气势汹汹地看着眼前的年纪警察。吴惠贤比黄康实小整整十五岁,当年黄康实还在郊区派出所时,见义勇为地从流氓手中救了她,之后吴惠贤力排众议,在家里极力反对的前提下嫁给了黄康实,也成就了一桩当年在江宁警界颇为传奇的美谈。如今吴惠贤也临近不惑,看上去却依旧像个三十岁上下的俏少妇。只此时皱眉故作凶样的时候,才能隐隐看到眼角的鱼纹尾渐深。

  挺干练的小伙儿一脸无辜的笑,讨好般地挥动着手里的锅铲:“嫂子,容我再弄个汤,弄完我立马撤!”

  吴惠贤的眼神缓缓柔和了起来:“新来的?”

  李云道飞快点头:“昨儿第一天上班,听说了老黄的英勇……”

  还未说完,吴惠贤就飞快捂住他的嘴,声音压得极低道:“你小声点……”似乎察觉到自己动作的失礼,飞快缩手时时满脸飞霞,“石头他妈有老年痴呆,眼睛又不太好……”

  李云道点点头表示理解:“嫂子,我今儿就是过来看看,正好碰上老太太一个人在家,就琢磨着给老太太做顿吃的,帮老黄敬敬孝心。”

  吴惠贤掉过头去,抹了抹眼角,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脆弱的一面,更不想别人因为孤儿寡母而可怜自己。过了一会儿,她才深吸了口气,眼眶却依旧通红:“这些年石头一心捕在工作上,难得回来一趟,石头他妈还总以为他仍在郊区的派出所当副所长……”

  被留下来吃饭的李云道倒也没客气,只是一顿饭吃得也算不上宾主尽欢。老年痴呆的老太太絮絮叨叨着家长里短,李云道也弄不清她到底说的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是二十年前的记忆。吴惠贤捧着碗小口小口地吃着,却也总是舍不得去碰李云道买回来的凉菜。

  “妈,你多吃点,这是石头刚刚从楼下买回来的椒麻鸡,鸡骨头我帮你剔掉了……”吴惠贤往老太太碗里夹了一块鸡,自己只用筷子蘸了点汤水调料,在嘴里咂一咂,再吃几小口米饭。

  李云道看得微微心酸,夹了一个大鸡腿放在她的碗里,吴惠贤连忙飞快摇头:“你吃你吃,我吃多了不好消化……”

  明明看到鸡腿也要忍不住咽几口口水,她却偏偏说什么也不肯吃,将碗中的鸡腿又夹回了盘中,看李云道还想给她夹,她便自己夹起碗中一块极细的鸡脖:“我吃这个,这个好……”

  李云道皱眉,吴惠贤的口是心非实在是太过明显,但看看四周,家里最值钱的估计就是摆在凳子的老彩电,而且还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老款式,剩下的破家具估计扔去垃圾推都很难吸引拓荒客的眼球。

  吴惠贤见李云道皱眉,咬着鸡脖的时候冲他笑了笑:“真的,我真的就爱吃这个……”

  老太太却不解风情道:“石头,你媳妇儿最爱吃鸡腿的。”

  吴惠贤顿时俏脸通红:“妈,我这几天消化不好,少吃点肉,你和石头多吃点。”

  李云道心中微微叹了口气,等吃了一半,老太太就放下碗筷:“惠贤,我吃饱了。”

  吴惠贤二话不说,放下筷子就去帮老人准备洗澡水,好不容易将老太太伺候上了床,一头大汗的少妇才又重新捧起碗筷。

  “凉了,不热一下?”李云道问道。

  吴惠贤摇头:“没事儿,都习惯了。”

  李云道一脸不解:“老黄的收入和补贴也不低啊,怎么会……”

  吴惠贤低着头道:“石头当兵的时候有几个战友牺牲在战场上,石头的工资大多数都用来补贴战友遗孀或者家人了。”

  李云道再次下意识地环视四周,不知为何,他有些生气,却不知气从何来。

  似乎是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吴惠贤主动说:“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我的工资家里吃喝应该足够,如果不是最近婆婆病了,一连住了好几次院,也不会把家里的东西都拿出去典当了……”

  李云道一愣:“典当?”怪不得觉得这家里有种家徒四壁的感觉,原来值钱的东西都被变卖了,“局里应该还有一笔抚恤金的,没拿到吗?”李云道不解道。

  吴惠贤摇头道:“拿是拿到了,本来大卓说应该有十万,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变成了两万。婆婆看病花了一万五,美美上学花掉了两千,还有三千,我帮石头汇给了那几位战友遗孀……”

  “你……”李云道有种想骂人的冲动,自个儿的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还想着帮别人。

  吴惠贤慢悠悠地小口吃着米饭,却不再去动桌上的菜:“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傻,也肯定会觉得石头这个丈夫当得不合格。当年嫁给石头的时候,别人都觉得我傻,都觉得石头穷,没前途。可我就喜欢他身上那种舍己为人的劲头,很男人,也很有安全感……”一颗颗晶亮的泪珠滴入碗中,她依旧小口小口地将米粒送入口中,喃喃地说着,“这世上好人不多,能碰到石头,嫁给石头,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决定……”

  李云道没说话,静静地从怀里掏出一枝烟点上,良久才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

  吴惠贤点头道:“再熬两年,美美就该上大学了,我也能出去多打一份工。”李云道看过资料,吴惠贤是附件街道办事处的普通聘用员工,薪水并不高,但如果要养活一个病重的老人外加一个快上大学的孩子,负担颇重。

  抽完烟,李云道从口袋翻出一张工资卡放在桌上:“嫂子,要不你先用着,密码就是卡号的后六位,回头要是不够的话,再告诉我。”

  吴惠贤先是一愣,随后飞快摇头,将银行卡推回到李云道面前:“这怎么成?不行不行!”

  一张银行卡在桌上推来推去,两人谁也未能说服谁,正僵持不下的时候,客厅的门被打开了。

  “妈,我回来了!”背着书包扎着马尾辫的黄美美刚走进客厅就发现有个陌生人坐在餐桌旁,桌上菜肴丰富得令她诧异。

  “美美,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吴惠贤迎上去,接过女儿手中的沉重书包。

  黄美美继承了她妈妈的优良基因,十五六岁的花季年龄,身材高挑,亭亭玉立,看到微笑不语的李云道,她小声问道:“妈,这人是谁啊?”

  “你爸单位的同事。”吴惠贤似乎怕房间里的老太太听到,声音也压得很低,“姓李,你叫李叔叔就成!”

  吴惠贤去厨房帮她盛饭,黄美美独自一人走到餐桌旁,一脸警惕地看着李云道:“你是我爸的同志?”

  李云道点头,刚想说话,就听到小妮子小声威胁道:“我可告诉你,朋友妻不可欺,我爸尸骨未寒,大仇未报,你可不能打我妈的主意!”

  李云道顿时一愣,随即失笑,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你妈这么受欢迎?”

  黄美美穿着附近五中的夏季校服,露出独具青春活力的细长胳膊,小丫头挥了挥小拳头:“那可不,我妈这样的大美女,惦记的人可多了!”坐到椅子上,小妮子就开始掰手指头,“隔壁的老王叔,楼下的老赵叔,还有周子寒他爸,对了,还有我妈单位的那个秃头领导,还有你……”

  李云道哭笑不得:“我比你大不了几岁!”

  黄美美白了他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像你这个年纪的,就喜欢勾引良家少妇,不需要负责任,而且还经验……”

  “美美,你胡说什么呢!”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吴惠贤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美美身后。

  黄美美吐了吐舌头,撒娇道:“妈,我没说什么,就逗一逗这位哥哥。”

  吴惠贤道:“你得喊叔叔。”

  黄美美接过饭碗,便开始大口地吃了起来,吃饭的样子倒是不如母亲那般淑女,一边狼吞虎咽一边道:“知道了知道了,哥哥!”

  吴惠贤似乎拿鬼精灵的女儿没有太多办法,只好歉意地冲李云道笑了笑:“这孩子从小被我宠坏了,你别介意!”

  李云道故意摸了摸小妮子的脑袋:“没事儿,这孩子挺有意思,脑子很好用。”

  吴惠贤一脸头疼表情地摸了摸额头:“她是聪明,从小到大,没有哪个老师不夸张聪明,可是聪明没管用,她偏偏就不肯好好地考试。”

  “妈,那些考试,都是骗小孩子的把戏,有些东西,不知道比知道要强!”小丫头嘴里塞满了饭菜,含糊不清地说道。

  吴惠贤道:“你有本事次次都刚好及格,有本事考个全满分给我看看,就算不给我看,也得考出来个给你爸看看。”

  小丫头这回不反驳了,只是起身取了书包打开,取出一叠试卷放在吴惠贤的面前。

  吴惠贤先是困惑,等一张一张翻完试卷上的分数,抬起头时竟泪流满面。

  “他爸,你说得一点都不错,咱闺女不是考不好,只是不屑于这些无用功的分数。”

  李云道接过试卷,上面写着“江宁市第五高级中学期未考试”的字样,试卷上的圆珠笔迹字体娟秀,很难想象这样一手漂亮的柳金体出自眼前的俏丽美少女。

  语文试卷的作文题是“我的爸爸”,作文纸上泪迹斑斑,融开了不少字迹。

  更难得的是,包括语文在内的八门功课,无一不是满分。

  黄家有慧女,聪慧妙无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