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一十八章 (下) 天才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黄美美今年十六,除了长相继承了母亲的美人基因外,性格却随了她那位事事以他人为先的父亲,所以美美虽然学习成绩不算突出,但为人仗义,加上一张漂亮脸蛋,颇受同龄人的欢迎。美美的书包里极少出现练习题一类辅导书,反而是像《倚天屠龙记》这类武侠名著亦或是《白衣女子》这类的纯原文小说。没人知道考试成绩永远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六十分的黄美美如何能看懂那些对同龄孩子来说犹如天书般的英文原著,也没人知道和注意这个除了脸蛋漂亮、性格爽朗的孩子早就独自一人在市图书馆学完了大学六级英语和高等数学。

  老爸说过,人这辈子活着不容易,能做些让自己开心别人也快乐的事呢更是难上加难。美美不喜欢出风头,因为这个早熟孩子觉得在一群脑袋还没发育完全的孩子面前得瑟似乎并没有什么成就感,老爸说不喜欢就别做,自己开心就成,所以美美每次考试除了语文浮动不超过五分外,其余科目无不是不多不少的六十分。老爸说六十分挺好,他抓过的坏人里不少都是学生期门门百分的优等生,成绩六十,做人一百,这才是最重要的,美美自己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过年时老爸开玩笑说,我家美美其实真能门门一百分,老妈不信,只说别把孩子逼得太累,成绩这东西,过得去就行,美美很高兴自己有开明的老爸和老妈。期中考试前接到老爸牺牲的消息,美美在图书馆躲了三天三夜不肯回家,第四天一早便去学校参加期中考试,放榜后全校皆惊,黄美美同学从门门六十的及格生一跃而为同级榜首,如去泥淘沙后的璀璨明珠。有其他班的老师和学生不服,说美美一定作弊,美美也不解释,等有老师发现美美的书包里除了《侠客行》和《简爱》这类小说外全是自己大学时代才能接触到的公式和定理后,任科老师们顿时惊为天人,发了疯般的将美美之前的每一份试卷重新翻了出来,这些才发现这个向来在功课上不起眼的孩子居然能精确地控制每一门理科成绩的分数,连那位退休后又被返聘回五中的老校长都被惊动,亲自出面将美美请到了校长办公室。那是美美第一次光临校长办公室,往常这都是超级优先生和调皮捣蛋鬼的专利。

  老校长一头银发,笑容慈祥,眼神里有种发现价值连城的璞玉般的激动,但也没有上来就劈头盖脸地说美美同学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将来上清华北大再去哈佛最后解放全人类拯救世界这类的大道理。老校长只笑眯眯地问了句,孩子,累了累啊?

  这个在图书馆躲了无数天的天才终于趴在老校长的膝盖上放声大哭,老校长也不劝阻,叹着气拍拍这年纪跟自己孙女差不多的孩子,说老党员本不该信鬼神的,但自己觉得像美美爸爸那样的好警察离开人世后一定会去天堂那种美好的地方。

  美美哭累了停下来,才问老校长,天堂里热不热?老爸走的时候是冬天,都没来得及带上夏天的衣裳。

  老校长说天堂里冬暖夏凉,原则上讲应该是按需分配的规则吧。

  美美问,以后我死了,也能在天堂见到老爸?

  老校长说,大体上应该是能的。

  美美说,校长我以后都好好考试。

  老校长说,考试只是敲门砖,重要是的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品性,看到你这孩子,我就知道,我这辈子的心血没有白花。

  美美说,校长您不要考我吗?

  老校长说,考还是要考的。

  美美说,考什么呢?

  老校长拿出一份试题说,考这个。

  美美二话不说,接过试题,就在老校长办公室的茶几上奋笔疾书。

  老校长泡了一壶旧时门生孝敬的明前龙井,美美做题的时候,他便持着紫砂壶在办公室来回踱步,像个安度晚年的悠闲老人。

  老校长踱完万步,盘腿席地而坐的美美搁笔道,校长我做完了。

  老校长一脸疑虑,接过试卷,一目十行,先是目光激动,而后全身颤抖,再次抬头时便仿佛眼前这孩子是块生怕被别人夺走的珍宝。

  等美美背着书包走出校长办公室,老校长让秘书将美美做的试题复印数十份,随后便召开全校教职工大会,大会议题第一项:做题。所有教师看到试题便纷纷皱眉,只有极少数高三研究高考的老师看出这是前不久清华大学自主招生的笔试题,分中英文综合、英文、数学、理科综合和化学五份试题。一拿到试题,便有老师提出,短短两个钟头怎么可能做完全部试题?

  老校长笑着说,赵小青你上学的时候就喜欢质疑权威,这是好习惯,现在自己做了老师了,这个习惯还保留着,我很欣慰,说明我当年的教育还算是成功的。但是,今天你拿在手上的试题,刚刚有人用不到两个钟头的时间就做完了,你相信吗?

  大会堂里老师们纷纷调头接耳议论纷纷,老校长的权威在这所学校是毋庸置疑的,坐在下面的老师有不少都是老校长当年的学生,大多都了解老校长的正直为人和温润品性,不至于在这种问题上欺骗他们。

  被老校长称为赵小青的老师一脸疑惑,但是坐下来开始做题,她是数学老师,江大数学系的高材生,可是一看题就傻眼了——“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孔子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弗为也。’然亦弗灭也,闾里小知者之所及,亦使缀而不忘,如或一言可采,此亦刍荛狂夫之议也。”,要求是将古文先译成现代汉语,再将其译为英文并做评论。赵小青老师读书时就偏科,理科一骑绝尘,语文和英语惨不忍睹,最后还是在老校长的打磨下,勉强补上短板,考上了江宁大学数学系,但儿时的恶梦再度降临,赵老师也头疼不己。赵老师身边是教语文王老师,国家特级教师,可看到“有限条抛物线及其内部(含焦点的部分)能否覆盖整个平面?证明之”这类的试题,也忍不住有种想跳楼的冲动。

  老校长坐在主席台上轻抚紫砂壶,微笑着看老师们抓耳挠腮的模样。两个钟头,没有哪一位老师能将这五部分试题全部做完,能完成十之六七的也绝无仅有。

  老校长笑了笑说,都把笔放下来了。说完,冲秘书点点头,将另一份复印装订好的材料发了下去。

  老师们拿到材料,顿时松了口气,原来是发标准答案了,咦,等等,不对啊,这答案怎么是手写的……

  老校长喝了口水,才语重心长道,刚刚你们拿到手的,就是我前面说的那个两个钟头不到,就做完所有试题的学生。对,赵小青老师你不用举手,就是一个学生,一个你们都认识,却不一定了解的学生。

  赵小青老师尴尬地放下手,又仔细地看了看那份试卷,字迹娟秀清迹,尤其是她最擅长的数学逻辑推理部分,更是环环相扣一步不拉,比她这个当老师的所做的推导还要缜密无漏洞。赵小青又翻了翻英文综合部分的答卷,花体的英文字母仿佛是印刷的一般优美。突然,身边的苏老师轻呼一声。

  赵小青问,小苏老师,怎么了?

  苏老师说,这是黄美美的笔迹。

  赵小青一愣,不就是被她无意中发现书包里都是大四高等数学教科书的那个小姑娘?

  赵小青有点儿不敢相信问道,小苏老师,你确定是黄美美?

  苏老师说,前段日子期中考,作文是我批的,有篇文章我印象特别深刻,是用骈文写的江宁赋,说老实话,我这个当语文老师的都写不出那样的东西,所以我给了满分,而且还在语文组办公室里给大家读过那篇骈文,七班的周老师也看过,还夸这字体漂亮有功力,说是起码有十来年的软笔书法#功底。

  赵老师又问身后的周老师,这字儿熟悉吗?

  周老师说,正宗的柳体楷书啊,这孩子临摹的是《金刚经碑贴》啊。周老师的书法全校闻名,还得过全国大奖,他说的话应该不会有假。

  老校长示意老师们稍稍安静,大礼堂顿时安静了一下来。

  老校长叹了口气说,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我们教育的目的是什么。做题的这位小姑娘跟我说,她老爸说了,这世上太多学习好而品性差的人,用我们教育界的话来说,这种人叫学而无德,是废材,但是就是这样的废材,很可能是我们如今视为瑰宝的学生。我又在反思啊,一个书包里装着大学六级英语和天体物理的孩子,次次考试都能精确无误地控制在六十分,你们为人师表,却没有一个人去主动探究一下缘由。当然,这里我要表扬一下赵小青老师,如果不是赵小青老师的探究精神,我们也不会发现,一个原本看上去或者说是我们认为是碌碌无为的孩子,竟是一个如此卓绝群伦的优秀天才。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这次偶然的发现,我们就会错过一个未来极有可能在某一学科成为一方大家的优秀人才,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在座的各位,包括我本人在内,难道不应该反思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