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大海出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引得五中无数老师沉痛反思的始作俑者冲坐在她对面的年轻男人吐了吐舌头,瞄了一眼厨房方向,确信这回老妈不会再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身后,这才一脸惋惜地对李云道:“我妈漂亮吗?”

  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李大刁民立刻警觉,眼前这位门门功课均满分的天才似乎又准备挖坑给自己跳,立刻扯开话题:“有没有想过将来上哪所大学?”

  黄家天才趴在餐桌上,下巴靠在臂上,调皮地吐了个口水泡泡:“江宁大学呗。∽↗頂∽↗∽↗∽↗,..”

  李云道:“虽然江大也还算不错,但是跟一流的北大和清华比起来,似乎还是有距离的,更何况现在香港的一些一流学府也在大陆招生的,以你的天份,上江大有可惜了。”

  黄美美翻了个白眼道:“上江大离家近啊,奶奶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还有我妈,我要是不在,指不定哪天就让你得手了……”

  得,绕来绕去,又绕回来了,李云道无奈地笑了笑:“人鬼大!”

  黄美美冲他扮了个鬼脸,但瞬间似乎又伤感了起来:“云道哥哥,你真的有天堂吗?”

  李云道愣了愣道:“天堂有没有,我倒是不太清楚。不过一手把我带大的老喇嘛大体上人死后是要轮回的,老黄积了一辈子的德,这会儿指不定已经投胎到某个大富大贵的人家了。”

  美美眨着大眼睛,一脸好奇地看着李云道:“你是被喇嘛养大的?”

  李云道头:“和我两位兄长一起,还有个弟弟叫十力,是个喇嘛,如今在北京呆着。”

  美美似乎有些向往地道:“有兄弟姐妹一起长大,该是多幸福啊,可惜我爸不在了,不能再给我生个妹妹或者弟弟了……”

  再如何天才和早熟,美美大体上还是会些孩子气的话,李云道也听着,时不时地插上两句,一大一两人似乎倒也真有了共同语言一般地聊了许久,待吴惠贤从厨房出来,李云道才看了看手机道:“嫂子,时候不早了,我先告辞了。我刚刚把手机号留给美美了,回头家里有什么难处,记得给我打电话。”

  吴惠贤也弄不清这个今天头一回见面的年轻警察倒是什么身份,只知道对方是那口子的新同事,客气地送李云道出门。美美的脑袋从吴惠贤腋下挤出来道:“云道哥哥,有空常来啊!”

  关了门,吴惠贤没好气道:“都没两句话,就让人家常来,你知道人家什么背#景什么路数?”

  美美又重新趴到桌上吐着口水泡泡,眼皮都没抬一下地道:“妈觉得李云道这人挺好。”

  吴惠贤生气道:“好什么好?你爸尸骨未寒……”着,眼眶通红。

  美美叹了口气:“老爸肯定也是希望你能幸福的。”

  吴惠贤呸了一口:“年纪,上好的自个儿的学,大人的事情,孩子少操心。”

  美美当下很忧伤地道:“惠贤同志,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儿了。”

  吴惠贤失笑,作势要打,鬼头连忙蹦起来窜进房间,扔下一句:“妈我还是觉得跟那些苍蝇比起来云道这人不错。”

  吴惠贤微笑摇头,缓缓走到黄康实的遗像前,抚去照框上的落灰,饭前上的三柱香已经燃至香尾,檀香扑鼻。

  她看着照片上双鬓斑白的男人,喃喃自语。

  出了门的李云道没想到会在楼梯上撞到人,对方俩人先是主动道歉,等看清面容,顿时惊呼一声:“你……你怎么来了?”

  李云道也看清了对方,只是没想到竟是前两天在队里主动挑衅的俩儿年轻伙子。

  “你……你来这儿干嘛?”彭帅警惕地看着李云道。

  万海军也失声道:“李队,你不会趁人之危吧?”

  李云道有些恼火:“大晚上的,你们跑来干嘛?”

  彭帅道:“我们来给黄家嫂子送米面。”果然,俩伙子一人肩上扛着一袋东西。

  李云道稍稍松了口气:“上去吧,嫂子和美美都在家。”完,独自下楼,留下俩儿年轻伙儿面面相觑。

  “帅子,你这李队不会是也看上黄家嫂子了,想先下手为强?”万海军担忧道。

  彭帅眯了眯眼,狠狠道:“他敢!他真敢,我豁出去不干警察也要跟他拼一拼。黄队大仇未报,尸骨未寒,他要真敢这么做,我明儿就把这事儿向上头反映。”

  “帅子,你先别冲动,上去问问嫂子不就知道了嘛!”万海军劝道,他知道彭帅胆子大,把皇帝拉下马没准儿真能豁出去干得出来。

  有人敲门,吴惠贤明显犹豫了一下,万一是他又折回来了,怎么办?

  她不想去开门,可是房间里的丫头倒是第一时间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没等她开口话,就已经打开门,一看是彭帅和万海军,吴惠贤明显松了口气,美美却暗暗叹了口气,垂头丧气道:“怎么是你们啊?”

  彭帅熟捻地将米面放进厨房,这才出来道:“嫂子,队里发了些福利,我跟海军两人也吃不掉这么多,这不,指望着嫂子和美美帮我俩一起减轻负担。”

  吴惠贤感激地了头,家里的确已经缺米少粮了,这个月的工资要到下个月才发,她刚刚正考虑是不是要在附近的大排档找一份晚上上班的日清日结的临时工,彭帅带来的米面倒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坐下喝口水。”吴惠贤笑道,康实走了以后,多亏了这俩儿伙子时不时来家里帮衬一下,否则这原本就紧巴巴的日子实在是……

  彭帅满头大汗,接过水杯,仰头一口便喝完,这才心翼翼地问道:“嫂子,刚才我们李队来干嘛了?”

  “李队?”吴惠贤面露疑惑,“你那个叫李云道的伙子?”

  万海军道:“对,就是他,他现在是咱们大队的副大队长,接了黄队原先的工作。”

  吴惠贤暗自吃惊,没想到那伙子倒是年轻有为,当下笑了笑道:“跟你们一样,他来家里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彭帅还是有些质疑地问道:“他没有表现出别的不妥的意思吧?”

  万海军用肘部轻轻捅了他一下,示意彭帅不要得那么露骨。

  吴惠贤脸色微微一红,摇头道:“你们李队人挺好的,看老太太一个人在家,还给做了几道菜,我看他挺辛苦,就留他在家里吃了顿饭。”

  彭帅面色一变,但还是道:“没事就好,嫂子你和美美早儿休息,我俩先回了,明儿一早还要开会。”

  到了楼下,彭帅狠狠一拳砸在墙上,万海军不解问道:“怎么了,帅子?”

  彭帅道:“姓李的挺阴险,比围在嫂子身边的那些苍蝇更危险!”

  万海军更不解了:“怎么?刚刚嫂子不还,他人挺好吗?”

  彭帅皱眉道:“正因为这样,我这才这子挺阴险。你没发现嘛,刚刚嫂子都可劲儿夸他,而且他还从老人下手,我怀疑他来嫂子家这一趟,十有八#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嫂子的美貌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我就不信他不知道。”

  万海军想了想,也道:“你这么一,我倒觉得有儿道理了。可是我俩能怎么办?总不至于拿这档子事儿去领导那儿告状吧?”

  彭帅摇头:“现在捅出来还为时过早,就怕到时候反他反咬一口,咱俩往黄家跑得最勤快,到时候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万海军头:“得也是,可是也不能让他就这么着吧?万一真被他得手了,咱俩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黄队?”

  彭帅道:“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打蛇打七寸,我就不信抓不到他的辫子,到时候人赃并获,我们再告上去,我就不信他还有胆子敢来骚扰嫂子。”

  两人商定好对策后,这才骑着自行车回去,而被他们视为洪水猛兽的李大刁民却独自一人来到了江北区城乡结合部的一处拆迁安置区。

  按事先约定好的敲门节奏敲击了数下后,门才被打开,一脸胡子邋遢的何大海看了一眼李云道手上的烧鸡啤酒,这才伸了个懒腰:“算你子还有良心,快进来!”

  屋里陈设简单,一看就是出租给外来民工的简易出租屋,餐桌上扔着不少吃完的便当盒,屋子里一股不出的难闻味道。李云道也不以为意,直接走到靠窗的位置,厚实的窗帘布中间留着缝,架着一台高倍电子望远镜。透过望远镜,李云道一边看着对面的的情况一边道:“怎么样?白天有没有什么异动?”

  何大海撕下一只烧鸡大腿,大口嚼着,道:“这帮兔崽子警戒得很,我几次找机会跟他们接触都没能成功,不过看他们这两天的动向,估计是要有大事发生。”

  李云道看了一眼对面窗帘紧闭的窗台:“窃听器装进去了吗?”

  何大海也不管油乎乎地手,扔来一只无线耳麦:“自个儿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