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十二章 初战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8-11

  李云道一如既往地看着大小双和十力一起上车,只是今天的司机不是黄梅花,而是之前也秦家出现过几次的小伙子,叫周树人,不过形象跟传说同姓同名的大豪相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李云道见过的所有人,论强壮程,除了变态b级的弓角,估计也只有这个与李云道几乎同龄的小伙子可以堪称惊为天人了。不过小伙子为人倒是憨厚,听双胞胎说应该是黄梅花弟子类型的人物。想来黄梅花一身霸道功夫,也不会真的就这么带进棺材。

  每个月,黄梅花都会消失那么几天,每当黄梅花消失,一脸老实模样的周树人就会出现秦家,顶上黄梅花的位置。李云道跟他有过几次点头之交,小伙子每次都是呵呵地笑,挠头,也不多说话,等李云道主动跟他打招呼时,小伙子居然还会脸红。特别是这栋别墅里碰到凤凰的时候,周树人的红脸足以堪比夏日的番茄。

  等周树人前脚刚开车离开,黄梅花就出现了。

  进门后,黄梅花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李云道一眼:“跟我一道去办点事!”

  李云道点头:“要准备啥不?”

  黄梅花看了一眼李云道,还是那身从小到脚的地摊货外加黑步鞋,摇了摇头:“这样就行,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地儿,弄脏了就换一身,也不算心疼。”黄梅花倒是真地对李云道挺了解,知道大刁民会因为几块钱而心疼得龇牙咧嘴,所以提前打了预防针。

  李云道“嗯”了一声:“那走!”

  正收拾早餐碗筷的凤凰目送李云道跟着黄梅花离开,这个喜欢佝偻着腰身坐地板上呆的男人跟之前出现这栋别墅的任何一个家教都不一样,他就像一个解不开的灰色迷团,学理工科的凤凰很好奇,很想揭开面纱好好儿探究一番,一想到能揭开谜底,凤凰就如同数据库成功建模般欢欣雀跃。

  黄梅花开车不,一般市区道路时速绝不超过四十,高架上不会超过十,属于稳稳当当规矩的类型,一如他的沉稳性格。今天黄梅花开的是一辆从没小区露过脸的广本雅阁,李云道坐副驾位置,车子一出城就上了环城高架,一路向北。李云道看着外,眼神坚定。

  “不问问去办什么事?”黄梅花倒是先开口了,很难得。这样一个性子比他还耐得住的年轻人面前,黄梅花觉得自己跟着老爷子磨了几十年的耐性好像都给狗吃了。或者说,不喜欢开口的他,难得能看几个看得顺眼还算信任的人。

  “有必要吗?”李云道笑了笑,反问,“不管好事儿坏事儿,肯定是今儿一定要办成的事儿,如果你想让我提前知道,肯定早就说了,所以现知不知道,所谓!”李云道自然清楚黄梅花会大清早就把他拉出来是得了老爷子的授意,以他现跟黄梅花的关系,虽然有授拳之宜,但还不足以掏心掏肺。

  黄梅花也难得地笑了笑,不再开口,聪明人跟聪明人一起,就是这点儿,不用多费口舌,大家都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一路向北开了近二十分钟,下了高架后又是近二十分钟的车程,道路渐窄,两旁的建筑也似乎倒退了两个十年,应该是还没有开的乡下厂房集区。

  车子一处小路口停下,黄梅花示意李云道跟上,步行了大约五分钟后,才柳暗花明的看到一处浅水码头,有水乡之称的江南这样的水道并不少见。穿着凉鞋短裤的年轻汉子似乎早就候小船上,黄梅花身手敏捷地跳上船,李云道没那么好的身手,但下去的速也不慢,三人都没有说话。船居然还是这年头相当少见的划桨乌篷,十分钟的水路后,又到了一处码头,黄梅花冲那年轻汉子点了点头,那汉子居然高兴得脸上涨成通红,显然能受到黄叔的点头认可,今后道上混的时候又有了一笔的谈资了。

  这回路没有那么扑朔迷离了,上了岸就是一处货仓,门口还站着两个抽烟的男人,一见到黄梅花出现,顿时把手上刚抽了一半的烟掐灭:“黄叔,人里面了。”说完,又不约而同地打量着李云道,似乎很好奇这个跟黄梅花身后出现的“民工”到底是何身份。

  黄梅花点了点头:“说了没?”

  “没!这小子嘴硬得很,估计不来点儿狠招撬不开他的嘴巴,刚刚抽得我手都麻了!”个子矮瘦的男人揉了柔肩膀,似乎是解释两人为何不里面而外面,不过一口的吴侬软语说出来却是硬生生没了杀气。

  “嗯,外面看着,不管里面生什么,你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说完,黄梅花带着李云道进了货仓。空荡荡的货仓破旧不堪,面积却相当大,一走进来,李云道就听到有人痛苦呻吟,搁空洞的货仓里,出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回音。走了一会儿,李云道终于看到出声音的主人,一个高大的胖子,被反绑货仓的铁柱上。绑他的不是普通绳,而是大船上才会用的铁链,有婴儿手臂粗细,单重量就足己经让人咋舌。看样子,刚刚门口的男人没有说谎,胖子已经被揍得面目全非,这卖相乍一看倒有些血淋淋的恐怖。

  胖子进入视线后,黄梅花一直观察李云道,从一开始到此刻,李云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变化,甚至连普通人应该有的同情、恶心都没有看到,眼神透出来的,始终是冰冷的光芒。

  胖子似乎意识到有人出现仓库,努力睁开被血淋糊了的红肿双眼,勉强道:“龟孙子,知道老子是谁吗?你谁动老子,明儿就有人灭了你全家!老子是祝青山,你知道老子是谁罩的吗?秦爷,秦爷你们知道吗?龟孙子,放了老子,老子还会给你们一条生活……”

  黄梅花却冷冷道:“祝老大倒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威风啊!”

  胖子一听到黄梅花的声音,顿时全身一个激灵,刚刚怎么也睁不开的眼睛吓得全部睁开,现来人真的是黄梅花后,这才知道今天的场面是遭了谁的设计,不过胖子似乎还想再搏一搏:“黄叔,这是干嘛?都是自家的兄弟呀!”

  “哦?这时候你说是自己家兄弟了,你把小猫和跳蚤骗到云南边境上去黑吃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大家是兄弟?你把金三角的货运到苏州来偷偷出时,有没有想过秦爷的话?你个二庇杆子,真以为我们都傻了,全世界就你一个聪明人不成?”

  胖子没有想到自己的那些恶行早就落了黄梅花的手,吓得全身颤,没等黄梅花话说完,就哆嗦着嚎啕大哭起来:“黄叔,黄叔,我也是被逼的呀!”

  “那就说,谁逼的,咱们周边还有谁都上了别家的船?你可别想诓我,有些事你知道的,老爷子里心里的那面镜子,亮着呢!”

  “我不能说,说了我必死疑!”胖子倒是聪明。

  黄梅花没有理他,反过来对着李云道说:“从他嘴里掏出答案,越详越好,我抽枝烟,估计你这边要多久?”

  李云道死死盯着哀嚎的胖子,头也不回道:“半个钟头就差不多了。”

  黄梅花愣了愣,但是没有说什么,径直走了出去。对他来说,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对某人来说,一段路,刚刚迈出了小半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