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一十九章(下) 丧家之犬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狗哥最近很忧伤,因为曾经在江宁地下世界算得上呼风唤雨的狗哥如今成了人人喊打的丧家之犬。龙爷事发后,绰号“老狗”的苟大川和绰号“白头”的白稼先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苟大川的第一反应就是收拾细软去外头避避风头。白稼先比老狗胆大,不但留守江宁,而且还趁龙爷失踪和老狗遁出江宁的空档期,便将老狗的地盘统统吃了下来,如今已经隐隐有了能取代当初的龙爷成为江宁地下世界发话人的苗头。

  老狗去南边儿躲了半个月,得知江宁变天,便带着得力手下杀回江宁,岂知向来阴狠的白稼先不但设下圈套给他跳,而且还引来了市缉毒大队。老狗从南边回来的时候,带了不少好货,却没料到被白头设计陷害,折了不少弟兄不说,得力手下仇山炮还开枪打死了一名缉毒警察,这下可捅了马蜂窝。那些缉毒警仿佛打了鸡血般盯在身后,老狗手头压着好货散不出去,手下兄弟人心涣散,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

  老狗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江湖经验十足。所有人都以为他们逃出了江宁城,谁也料不到他们会在江北区的城乡结合部暂时落脚以待良机,江湖上这叫灯下黑。虽然暂时安全了,但是日子过得实在是憋屈,以往风光的时候,吃的是山珍少味,喝的是人头马xo,现在吃的是便当盒饭泡面外加白开水,眼看着所有人都瘦下去了一圈。

  “狗哥,干脆我带几个人,直接去剁了姓白的狗日的。龙爷在的时候,他就跟咱们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现在龙爷走了,他娘的姓白的就敢篡位了。妈的,想上位还得问问我山炮手中的开#山刀!”仇山炮长得五大三粗,一身横力,当初跟着老狗一起打天下的时候,就惯使一把大开#山刀,喜欢用刀背砍人而不用刀锋,被他用蛮力断骨折臂者不计其数。

  苟大川理了理脖子上的金链子,皱眉喝道:“也不看看什么时机,这会儿你带人出去,跟送死有什么区别?别人不了解姓白的,跟他斗了这么多年的法,他那点阴谋诡计我还是清楚的,指不定他又挖好多少坑等着我们去跳。外面的兄弟联系得怎么样了?”

  仇山炮恨恨地在大砍刀上轰了一拳,这才道:“按狗哥你吩咐的,几个小子拿了南边儿的手机号在跟大伙儿联系,估摸着这几天应该都能联系上。”苟大川离开江宁后,只带走了一小批心腹手下,剩下的大批人马多数都归顺了白稼先,死忠于苟大川的人马大多暂时主动退离江宁,但也都徘徊在安徽河南一带以期苟大川归来重整旗鼓。

  苟大川点了点头道:“让他们加快速度,这里已经住了快一个礼拜了,明天换地方!”目送山炮出去吩咐小的们办事,苟大川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遮得严密的窗帘,这几天眼皮可是狂跳,让他颇是忐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他有些不太放心,起身走到窗边,轻轻拉开窗帘一角,窗外一如既往地喧闹,远处的音像店传来《小苹果》的歌声,一切正常,并无异样,只是,他没有察觉,隔着零散的绿化带,出租屋正对面的窗帘中间白光一闪即逝。

  李云道抬起头,放下耳麦,转身对正努力对付一呼鸡腿的何大海道:“这家伙挺狡猾,明天又要换地方了。都说狡兔三窟,这老狗比兔子还厉害,算上这一次,应该已经是第四次换落脚地儿了。”

  一脸邋遢胡子的何大海嚼着鸡肉,又灌了一口啤酒,一脸舒服的表情道:“贩毒哪有不狡猾的,就是不知道他们把货藏在哪儿了,否则你现在就能带人端了他们窝。”

  李云道笑着摇头:“这步棋不是这么下的。”

  何大海满不在乎地打了个饱嗝:“那你说该怎么玩?”

  李云道嘴角轻扬:“罪犯总是会受到惩罚的,不过惩罚的方式不一样,他们得到的教训也就完全不同。你别忘了,现在老狗只是一只丧家之犬,真正有威胁的,是那个从来不叫的白稼先。”

  何大海扔给李云道一沓资料:“我托人整理了些资料,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被吓了一跳。这姓白的居然是个博士,他娘的,搞什么玩意儿,都读了政治学博士了,还跑来混黑社会,那些圣贤书都算读到狗身上去了。”

  李云道接过资料,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这也是老狗跟白头两人最大的差别。老狗再怎么蹦跶,他永远逃不开中国式的农民思维,无非是打打杀杀,弄些人手收收保护费贩毒赚钱,但白头一旦真的上位,其社会危害性比老狗要可怕一百倍。”

  何大海作出一个蛋疼的表情:“说起来,我倒真的有点佩服龙正清,也不知道这些年他是怎么驾驭白头和老狗这两朵奇葩的。单是这条老奸巨滑的老狗,就已经让人伤透了脑筋,再加上一个有文化的流氓,但权力平衡就是个挺招人烦的事儿。说实话,如果不是被你一举拿下他儿子,而且人赃并获,我估计姓龙的也不会这么快投降。”

  李云道笑道:“这叫打蛇打七寸,这当中不是还有你的功劳嘛!”李云道能够准确获知南美贩毒集团的交易信息,这其中与何大海出神入化的跟踪盯梢也不无关系。

  何大海连忙摇头:“这事儿你可千万别跟我扯上关系,万一哪天南美人知道了,我就是开挂三十条命也躲不过人家职业杀手的日夜追杀。”

  李云道笑了笑:“江北分局拿了个集体二等功,市缉毒那头也混了个三等功,不大不小地都发了些奖金,我知道你也不在乎那点儿毛毛雨,就当救济我们警队同胞了。”

  何大海瞪眼道:“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李云道笑道:“这点肉你也看得上?说吧,今儿股市里又折腾了多少?”

  何大海伸出一只巴掌。

  “五万?”李云道试探道。

  何大海白了他一眼,意思是你太小看人了。

  “五十万?”见何大海还是那副表情,干脆往大了报,“你别告诉我五百万?”

  何大海神秘一笑,用油乎乎手指在茶几上写下一个5,后面跟着数个0。

  李大刁民数了半天,抬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声音都失真了:“五……五个亿?”

  何大海这才微笑点头:“当是你兄弟我才跟你说的,你不在江南的这段日子,除了偶尔帮你跑跑腿,我把手头几套小房子都抵押给银行了,套了几千万出来,又到证券公司开融资融券,几轮下来就变成这样儿了,我自个儿也挺吃惊。”

  李云道知道何大海一向胆大,在投资理财上颇是激进,否则也无法在短短退役后的十几年里攒出那么大的一份家产,可这回都上九位数了,听上去的确有些耸人听闻。

  “你不是有个媳妇儿号称是华尔街头号女强人吗?我估摸着以她的敏感,铁定在国内a股上有配额,指不定挣得比我要多得多,毕竟我这是小本生意,人家那都是大基金在背后站着。”何大海又往嘴里扔了块鸡脯肉,乐滋滋地喝了口啤酒。

  提起阮钰,李云道有些无奈,打阮钰手机号永远都是他听不懂的外语在说话,发短信也没有人回,之前还能用微信联系上,现在连微信发了也无人回应。

  “怎么,跟小媳妇儿吵架了?”何大海发现李云道脸色不对,笑着调侃道。

  李云道深吸了口气,甩开胡思乱想的情绪,又重回主题道:“明天他们要换地方,到时候我们再联络。”

  何大海故意叹气道:“我咋就摊上你这么个朋友了呢!”

  李云道笑道:“说好了,等过了这阵儿,给你说个对象。”

  何大海老脸一红:“都多大岁数的人了,还对象……”

  李云道调侃道:“老鸟逢春,那一发不可收拾啊……”

  何大海下意识地摸摸脑袋,摸了一额头的油腻,没好气道:“滚你的犊子,回去好好儿搂你的媳妇儿睡大觉去,别在这儿吃饱了撑着拿我这种老龄未婚男士当笑料。”

  李云道离开这个城乡结合部小区的时候,一辆挂着江a牌照的警用轿车驶出江宁市公安局大院,今天邱政委脸色不好,从后视镜里看上去,领导的心情似乎也是相当糟糕,司机小宋在司机班里听到不不和传闻,据说这段时间,新上任的韩局长将邱政委的面子折得不轻,连带着给韩局长开车的司机小陆最近也开始张扬了起来。看领导心脸不好,小宋一路上都没敢跟领导搭话。可刚开进长江大桥隧道,邱政委的手机突然响了,一通简单的对话后,原本一脸铁青的邱文杰突然转怒为喜,而且更是一反常态地哼起了小曲。

  小宋很会察颜观色,见后座上领导心情大好,这才开口问:“老板,要不掉头去小嫂子哪儿?”

  邱文杰先是微微一皱眉,小宋顿时心中一紧。

  幸好,邱文杰随后笑道:“知我者,小宋也!”

  狗哥说:“我都忧伤成这样儿了,您还不快去群里催催稿,让羽少那斯早点更新,老子等着翻身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