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二十一章 卧底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从高兴文办公室出来,李云道径直取车奔赴缉毒大队——刚刚收到王卓发来的消息,国际刑警发来了新传真,但具体情况没在电话里说,只是通知支队所有人一小时后集合开会。

  等进了会议室,李云道才微微一惊——韩国涛和邱文杰居然也列席了会议。看到李云道,韩国涛冲他点点头,李云道也笑了笑,却发现韩国涛的表情颇为凝重,倒是坐在韩国涛一旁邱文杰乐呵呵地看着李云道,眼神中略带些戏谑的成份。

  会议由市局副局长兼缉毒支队队长苏平主持,韩国涛简述了当前江宁缉毒形势的严峻性后,便由上次跟南美方面有过交集的三大队队长王卓来介绍具体情况。

  会前李云道就已经跟王卓碰了头,国际刑警方面发来的传真是说接到线报,南美又往中国发了一批货,毒贩极为狡猾,目前只知道这批价值过亿的毒品可能从大连港、厦门港和江宁港三大港口的其中之一卸货,目前大连和厦门的公安#部门都已经介入调查。

  王卓将国际刑警发来的资料通报过后,便开始介绍江宁方面搜集到的消息:“之前我们江宁最大的贩毒团伙是以龙+∈正清为首的一系人马,现在龙正清下落不明,据我们这段时间的摸底调查,原龙正清手下头马级人物之一的白稼先,绰号白头的一名涉黑人员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将龙正清的大部分人马整合起来重振旗鼓。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南美那边发来的毒品如果路经江宁港,很大的可能会由白稼先一伙人经手。但根据线报,白稼先也只是中间人,这批货的下家到底是谁,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王卓将情况作了简要介绍后,便由禁毒支队支队长苏平发言进行工作布署:“根据目前的形势,在省厅相关领导指示下又经过局党委开会研究后,我们将作出如下部署……”

  会议很快结束,韩国涛宣布散会后,李云道却被单独留了下来,正纳闷的时候,又看到邱文杰临出门前回头冲自己笑了笑,看得李大刁民一肚子莫名其妙。

  “老领导,啥事儿要弄得我正襟危坐的?”李云道觉得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怪异,想缓和缓和紧张的氛围。

  韩国涛叹了口气道:“云道,这件事情我已经做过努力,但命令是直接从公安#部发出的,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李云道心中一个咯噔:“啥命令?”

  韩国涛似乎很为难,扔给李云道一根烟后,自己也点上一枝,连抽了数口才缓缓道:“这次行动是由公安#部统一部署的,现在国际刑警对毒品上游渗透很彻底,消息相对比较对称,但我们这边对下游的了解却知之甚少。所以,上面决定派出系统内的得力人手,渗透进犯罪组织,期望这次的缉毒行动能毕其功于一役。”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云道哪还猜不出韩国涛的意思:“卧底?”

  韩国涛点头,面露无奈道:“据说公安#部新上任的副部长点名要你加入。”

  李云道苦笑,小姑父顾炎然从公安#部升迁至海关总署后,空出来的位置由原山城市政法委书记汪永诚顶替,汪永诚原是某炮兵部队副团长,该部队曾是朱家那位老爷子麾下的一支尖兵部队。离开北京的时候,顾小西就提醒过李云道,要小心被朱家走狗穿小鞋,想来这位跟朱梓校关系不错的新部长应该早就惦记上自己了。

  韩国涛吐出一团烟雾,皱眉道:“我说怎么一开始邱文杰死活不同意,后来居然主动提出让你身兼两职。本来琢磨着就算他挖坑给你跳,以你的聪明机智应该不成问题,但没想到坑是挖在这儿。云道,其实就算是上头点了名,你也可以拒绝。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就要出人命。照理说,我是你的顶头上司,不该跟你说这些话,但作为忘年交,我还是希望你主动退出这次任务。”韩国涛干了大半辈子的刑警,自然清楚卧底行动的危险性,也不是没目睹过身边的至交好友因为一次次的卧底行动而阴阳相隔。出于公心,韩国涛并不想他竭力培养的这棵好苗子浪费在卧底行动中,出于私心,哪怕王家那位老爷子如今已经撒手人寰他也不愿去触碰王家众人的逆鳞。

  李云道听出了韩国涛的意思,想了想,才摇头笑道:“不是有个说法,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还有个说法,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李云道故作轻松地笑着,但空荡荡的会议室里的气氛却半点未曾缓和。

  韩国涛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有些恼火:“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你要孤身一人潜入毒贩的组织,你可能会随时被人发现。而且,你就不担心有人故意将这个消息放出去?”

  说实话,李云道最担心的一个因素。不过仔细一思量,朱家好歹也是北京红色背#景的几大支柱之一,他们可以用这种方式将自己送入虎口,却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地故意泄露消息,这一点,只要朱家那位老爷子尚还健在,朱家人就不会迈出不得己的那一步。想到这里,李云道说:“这种事情朱家不会做,邱文杰更不敢,他背后是老陈家,说起来他只是个异姓外戚,老陈家几个接班的顶梁柱跟我和王小北关系都不错,邱文杰现在也只敢在背后使点阴招,这事儿他想得铁定比谁都清楚,真要出了事情,为了给我姑姑一个说法,老陈家第一个就会拿他开刀。”

  韩国涛苦笑摇头:“说句你不爱听的,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一跟在黄梅花屁股后头的小瘪三,那会儿我估摸着你会成为黄梅花之后的又一个让警察系统头疼的灰色人物。后来你刚进苏州市局那阵子跟小青斗法,我才发现你小子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材。只是没想到我老韩一把年纪,居然还能被我捡到块宝贝。”

  李云道笑道:“那会儿我自个儿都不知道这辈子还能跟老王家扯上关系,血缘这东西,说起来的确是够奇妙的。”

  韩国涛见李云道似乎对卧底任务没有抗性,心中也安定了不少,但还是忍不住劝道:“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毕竟是跟穷凶极恶的毒贩打交道,一个不留神没准儿连尸体都找不着……”

  李云道摇头笑道:“领导,哪有您这么当领导的?这么下去,谁还敢冲在前面儿给您冲锋陷阵?打仗嘛,哪有不死人的,更何况,没准儿咱还真能顺利完成任务载誉归来嘛!”

  韩国涛笑骂道:“小兔崽子,我倒是白当好人了!”说出了心里话,韩国涛解了心结,也就不再这上面多纠缠,“那接下来就要好好准备一下了,有备才无患,既然做了,我们就要把事情做好,而且还要保证你能安全无患地回来。”

  李云道点头:“是得好好准备准备了。”

  出了会议室,回到跟王卓共用一间的办公室,王卓见李云道回来,忧心忡忡地凑上来道:“怎么样?被韩局批了?”王卓见李云道面色凝重,故而才有此一问。

  李云道勉强地笑了笑:“因为江北分局的事情被臭骂了一通,嘿嘿嘿,没事儿,回头等他气消了再说。”

  王卓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表示同情,但眼神颇是复杂,毕竟不是谁都能被全局一把手单独留下来指着鼻子批评的,如何能成为领导重点培养的心腹手下,时不时被揪过去骂上两句又如何呢?王卓不是官迷,但在缉毒干了这么多年,对系统里的事情也算是了如指掌,当下开玩笑道:“不是说了嘛,能被领导指着鼻子骂的,要么明天卷铺盖走人,要么能领导卷铺盖走人了这人就成了领导了。”

  李云道笑了笑,不置可否,脑中还在思考着卧底的事情。

  王卓见他心不在焉,只以为他被韩国涛骂懵了,也不介意,回到办公桌前又开始埋头研究国际刑警发来的资料。

  李云道拿出手机,发了一条微信,对方的头像是朵天山雪莲。

  “媳妇儿,在忙呢?”

  本以为那头会要很久才有回复,没想到手机很快就响了。

  “还行,碰到困难了?”

  “没,就是惦记你了。”

  “过几天要跟导师到上海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到时候见。”

  李云道想了想,又发了一条过去:“过几天我要出趟差,可能需要蛮长一段时间,也许中间联系不上。媳妇儿,你只要记得我一直惦记着你就行!”

  那边头似乎沉默了许久,才发来一段话。

  “等你回来当孩儿他爹呢!”

  李云道拿着手机会心一笑,聪慧如蔡家大菩萨又岂会听不出话里有话的含义,发来的这句话自然也“别有用心”,话外之音无非“活着”二字。

  李云道忍不住,又发了一条过去。

  “媳妇儿,要不,我今晚飞过去找你吧?”

  又许久没有回音,李云道微微有些失落,但这个昆仑大雪山读书采玉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出头的刁民随即又释然,自嘲地笑了笑。

  哪能真孩子气地说飞过去就飞过去呢?

  “书友催更群:210967935,欢迎加入!”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