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二十二章(下) 刁民和女神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江宁的夜,今晚出奇地美好,路灯昏黄,身影修长。他牵着她的手,一步一个脚印地缓缓前行,坚定如过往的二十九载。

  下了地铁便舒散的长发在夜风中轻舞飞扬,她微笑,眼眸流转,宛若天边银盘上走下来的嫦娥仙子。

  她问,傻笑什么?

  他握着女子的手,十指交叉,只憨笑点头。

  她伸出葱玉食指,轻点他的额头,笑道,呆头鹅。

  他笑着看了一眼女子,不知为何,想起在昆仑采玉道上的初次碰面,那日山风列列,她的长发也如今晚这般迎风飞扬。只是今日登山装换成了素色布衣,看他眼中却比霓裳仙羽来得更加明艳动人。

  她似乎察觉到他的打量自己,也不刻意造作,只莞尔一笑问,看够了吗?

  他终于开口,认真道,估计这辈子是看不够喽。

  她身形微滞,飞快上前一步,然后转身,正对着他,说,李云道。

  他微愕问,咋了?

  她微笑说,没啥事儿,就是想喊喊你的名字。

  他难为情挠了挠脑袋说,名字是大师父起的,万里浮云,终归大道,意境有了,气势却是过于文弱了。

  她说,我觉得好听就行。

  ▽

  他欣喜点头。

  她撩了撩耳边的碎发,深吸口气,上前一小步,轻轻在他唇上留下余香。

  他微愣,许久才反应过来,回味无穷。

  她又回到他的身边,十指紧扣,说,回家。

  他却原地不动。

  她问,怎么了?

  他咂咂嘴巴,说,要不,再来一下?

  夜色中的风不知何时竟轻柔了起来,柔软的头发被风吹起,摩娑在他的脸上,他却浑然未知,只知道那唇是柔软的,那香丁果然是味道极佳的……

  良久,夜风中,面色微红的她轻轻碰了碰他的背,他才抬头放开她的唇。

  她微笑,微喘。

  他也笑,幸福。

  夜幕中的“静竹斋”显得格外宁静,李云道牵着蔡桃夭的手,穿过大门,走过林荫小道,经过池塘,最后终于到家。

  房子不算大,一百五十来平的四房,胜在一楼带一处环境素雅的小院。原本热热闹闹的院子,如今清冷得空无一人——十和和张小蛮这对欢喜冤家留在北京的大四合院,说是要给过逝不久的王家老人念足七七四十九月的经文。虎子跟在黄梅花身边,不出意外三年后便能为共和**队再添一员虎贲。刑天和猛士这对结缘于斗狗场的奇葩被老道张无极带回了江西茅山道场,前些日子老道还怕李云道不放心,给张小蛮发来了一张一人一狗在茅山竹林里嬉戏打闹的视频。郑天狼进了国安参加集训,至于接下来能走到哪一步,要看机缘,但以目前阮小六传来消息看,河南郑家或许在本世纪复兴有望。

  颇大的房子,前段日子也只剩下李云道一人,不过一人也有一人的好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加上李云道的细心收拾,屋子内外看上去倒也算得上是清新雅致,蔡桃夭对李云道亲手种在院中的几株文竹倒是颇感兴趣。

  带蔡家大菩萨参观完,李大刁民才搓手尴尬道:“寒酸点,你别介意。”

  蔡家女子微笑摇头:“比我想象的要好上太多!”

  李云道微愣:“想象的?”

  蔡桃夭笑道:“单身男人嘛,这个词注定是要跟不修边幅挂勾的。不过一个人的生活状态却是能够反映出他的精神状态,而精神状态则会和工作效率、成绩和结果呈正相关的联系。”

  李云道嘿嘿傻笑道:“好不容易有个自己的窝,那还不得收拾干净了!”李大刁民笑了笑,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蔡家女人洞若观火,微笑不语,只看着眼前万分局促的李大刁民。

  李云道被她盯得发毛,连忙心虚道:“要不这样,你睡我那张床,我去刑天之间睡的那屋睡?”说完,某人便万分懊恼,大好的脱处良机摆在自己的面前,却没去珍惜……

  蔡桃夭微微一笑:“我先洗澡!”她带来的绿色军用挎包里带了些换洗衣物,却又去李云道的房间取了一件李云道的衬衣,笑着问,“借你的衬衫穿一晚,舍得?”

  李云道飞快点头,连咽口水,目送蔡家女人款款走入洗浴间。

  某人站在看地,盯着洗浴间的门良久,正欲转身,却见那门突然打开条缝,里面传来她的声音。

  “借你毛巾用用哦!”

  “行,尽管用!”某刁民忍不住面露失望,去厨房水笼头上用凉水冲了把脸,这才转身回房间铺床。在山上破庙里,与那张被书册典籍占了半壁江山的硬板床相伴二十五载,对如今的李大刁民来说,睡硬地板都比席梦思来得身心舒坦,所以无论是苏州还是江宁,他的床一贯都是硬木板上铺层床单的简陋组合。但今晚这张床要让给蔡桃夭,他觉得硬板床太硌人,把单位前段日子当福利发下来的蚕丝被铺在了床单下方,抹平床单,转身出门,却看到洗浴间房门微微打开,门缝间透出袅袅水气。

  如出芙蓉般的女子穿着李云道的白色衬衫,缓缓从水雾中踏出,看到目瞪口呆的李大刁民,她轻轻一笑,骂了声“呆子”,继续用毛巾拧干长发。

  李云道几乎如触电般傻傻地愣在原地,此时他觉得用水洗凝脂玉#肌轻风来形容眼前女子似乎都显得过于苍白无力,她就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女子,她叫蔡桃夭,她倾国倾城,她沉鱼落雁,她气质如兰,她才华似仙。

  她擦着头发,笑着望向李云道:“哈喇子掉一地了!”

  李大刁民连忙提起袖子擦下巴,这才发现她笑得前伏后仰。

  李云道尴尬挠头,却真不敢再去看那衬衫下方笔直修长的**。

  她笑道:“呆子,刚刚我没关门。”

  某刁民微微惊愕,随后懊恼万分,苍天啊……

  她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宽大衬衣的下摆正好笼住了诱惑春光。

  被调戏得欲哭无泪的李大刁民不敢再跟女神斗法,取了衣物也冲入洗浴间,顾不上三七二十一,直接开了凉水从头浇到脚,这才堪堪将腹下的那团火焰硬生生地按捺下去。

  冲了足足五分钟凉水,又草草地洗完澡,李大刁民才回到客厅中,可客厅此时却空无一人,再看房间门,早已经紧闭。

  李大刁民蹑手蹑脚地靠近房门,想听听里头的动静,却听到房间里传来蔡桃夭的声音:“早点睡吧!”

  某刁民暗自捶胸顿足,刚刚错失脱处良机,此时再回头再觅,却早已机会不在。

  郁闷至极的李大刁民回房写了整整两遍《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做了两百个俯卧撑,又打座半小时,依旧睡不着——老喇嘛说的心如止水这玩意儿似乎早就被李大刁民被卖去了异国他乡。烦躁难耐的某刁民只好起身翻阅一本前不久从北京带回来的《伟大的博弈》,算得上是美国华尔街金融发展史上的《二十四史》,拿到手时已经粗翻过一遍,这是第三遍,书页留白处早已经写满李云道自己的见解看法和查阅的相关金融资料。

  现代社会的发展和进程是与金融密不可分的,这一点李云道心知肚明,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荷兰的郁金香能炒出天价,小小庞氏骗局能让无数人一穷二白,一场金融危机又造就了多少支离破碎的家庭。李云道不是不知道金融业的神奇造富魅力,尤其是最近的这一次牛市大爆发,连何大海都成了亿万富翁,窥一斑而知全貌,整个中国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人呢?李云道心中有很多问题悬而未决,如破案一般需要寻找答案。终于在临睡前看完四页,但夹在书册中的读书心得和偶尔想起才记下的疑点足足写了八页纸,纸上密密麻麻的工整行楷,笔力遒劲。

  合上书页,终于心如止水,李大刁民舒服地嘘了口气,上床,关灯,睡觉。

  黑暗中,房门被轻轻推开。

  李云道惊起,却看到微光中白色衬衣下的女子亦如仙人。

  她说,其实我也不喜欢睡软床,我想睡硬床。

  李大刁民憨厚起身,抱起毯子道,那你睡这边,我去那屋。

  擦身而过时,李云道的胳膊却被拉住。

  她微嗔道,呆子啊,你真走啊,不当孩儿他爹了?

  某刁民不明所以地转身,随后欣喜若狂,说话也结巴了起来:真……真的?

  黑暗中,她轻轻靠入他的怀中,轻声道,真得不能再真了。

  李云道激动得浑身颤抖,却突然头疼起来——他奶奶的,老子是个处男啊,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得吃了,可老子从哪儿下手呢?

  手足无措的李大刁民一脸尴尬,还好在黑暗中也无人察觉。

  她似乎早就猜到了他的无措和迷茫,闭眼抬头,轻轻封住那带着淡淡烟味的唇。

  李大刁民深吸口气,弯腰直接抄住女神的细腰和腿弯,径直走向那张刚刚花了足够心思才铺好的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