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二十三章 好心情与坏心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78..小..說..网/78.xs.c.0.m阅读最新章节,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七8小说”或者“七8xs.c0m”,敬请记住我们新的网址7八小說7/8/x/s.c.

  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78小說____网/◎m阅读最新章节,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七8小说”或者“七8xs.c0m”,敬请记住我们新的网址7八小說7\/8\/x\/s.c0m。李大刁民终于有了“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但是这个在昆仑雪山困读二十载等身书的大龄处男恨的是平时没在男女之事上多做些功课,否则也不会临要上阵了还踌躇着该往哪个方向。所幸的是脑子里还留着金瓶梅一类古时集大成者的心得体会,倒也不至于真要临阵磨枪地找些岛国动作片来观摩。

  房间里只有朦胧月光,洒落在冰清玉洁的肌肤上,泛起的阵阵光泽让李云道微微眩晕。蔡桃夭的上身是自己的宽大白衬衣,只是平时一气呵成的解扣子的动作此时却显得生涩而笨拙。那对不知为何怎么都解不扣子的颤抖双手被她轻轻握住,黑暗中的微光里,她的笑意坦然,她说,三儿,我来吧。

  于是,她轻轻地,一粒一粒地解开钮扣,直到最后一颗也解开,她说,三儿,这辈子我就是你的女人啦。

  李云道缓缓触及那熟悉的衣襟,却没有**熏心般地动作粗暴,反而双手上移,最后落在女子的面颊上,掌心带着老茧的粗糙大手轻轻地在她脸上摩娑,他说,媳妇儿,我这里在做梦吗?

  黑暗中的蔡桃夭微笑不语,只是抓住那双比自己要宽大许多的双手,引导着这苦候二十九载都未能脱处的山中刁民往女子最为圣洁的山峰移去。

  他微颤■♀,..着进入时,疼痛让她娥眉微蹙,却依旧笑意安然。她轻轻在他耳边说,我终于是你的女人了。

  这女子五岁上小学十岁上初中十三岁便读完高中所有课程十六岁参军二十二岁读完硕士二十九岁退伍,被京城那处大院的长辈们视为天之骄女,这大菩萨一般的女子终于在今晚完成了从女孩到女人的生命历程。

  这男子五岁读诗书十岁读史记三十岁便读完庙中所有典籍十六岁采玉二十二岁遇熊不死二十五岁下山,杀过人也救过人,连做梦都不敢想象有朝一日能将蔡家大菩萨抱上大床的山中刁民此日此时此刻终成男人。

  一夜绮丽缠绵不说,次日清晨,蔡桃夭揉着微酸的后腰下床,疼痛险些让她跌坐在床上,床单上盛开的血花让她稍稍恍惚后她便抿嘴莞尔一笑,如同这世上最幸福的小女子般陶醉其中。起身开门,便闻到厨房里传来的扑鼻米香,估计是听到门声,扎着围裙的李云道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鸡蛋将厨房门拉开条缝,说,怎么不多睡会儿?媳妇儿,我再煎个鸡蛋便好,桌上有现磨的豆浆,你先喝两口,厨房油烟大,你就别进来了。

  她微笑点头,走进洗浴间,洗脸台盆上牙刷上已挤好牙膏,水杯里水温也不冷不热恰到好处。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转身时眼眶微微湿润。

  这世上优秀男子何止万千,取三千弱水者不计其数。

  蔡桃夭唯有李云道,此生足矣。

  早餐丰盛得过了头,李大刁民更是忙里忙外忙前忙后,活脱脱一个居家五好老公。

  蔡桃夭食量不大,小口喝着豆浆的时候,却发现男人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坐在一旁偷看自己。

  她微笑,说,怎么了?

  他挠头,说,昨晚……

  她仿佛能洞悉他心中每一处小心思般轻轻一笑道,还不错哦,不过有进步的空间。

  李大刁民像个被老师表扬了的孩子般得意轻笑,搓搓手,才试探着问,媳妇儿,要不我去网上找些动作片观摩观摩。

  蔡家大菩萨哭笑不得道,那些东西哪能当得了真?表演的成份居多,看多子,小心从此不举哦。

  李大刁民顿时连点头,将媳妇儿的话奉为圭臬般地心有余悸,说,幸好幸好。

  两人如居家过日子的小夫妻般吃完早餐,出门时李云道才恋恋不舍地问,媳妇儿,这回能在江宁住几天?

  蔡家大菩萨笑着说,应该能住一个礼拜,然后飞西安,那边有个学术研讨会,导师偷懒,带师娘去马尔代夫渡假了,让我替他去参加。

  李云道在心中对那位在国际心理学学术界享誉盛名的老人腹诽不己,转身离开时眼神幽怨。

  蔡家女人洞若观火地轻笑,说,等等。

  李云道驻步转身,蔡桃夭上前帮他整了整制服的领口,最后轻轻在他唇上印上一记,某刁民这才如同得了老师奖赏糖果的孩子般欢欣鼓舞地出门上班。

  刚出小区门,就看到守在大门口一脸焦急的齐思弈,老远李云道更主动挥手打招呼:“齐处长,你怎么来了?等某人等得快憋出内火的齐大秘仿佛终于得道生仙般一脸解脱,疾步迎上来:“哎哟,老天,你终于舍得出门了,打你手机关机,打去江北分局问,说你这几天在缉毒那边办公,打去那边,那边说你回家了,可把我给急死了。”

  李云道尴尬地笑了笑,昨晚情况特殊,忘了充电,此时手机果然处于没电关机的状态,拿出手机冲齐思弈晃了晃:“忘充电了。是不是林市长那边有什么急事,要你这么大早地就跑来堵我大门?”今天李云道的心情出奇地灿烂,人逢喜事精神爽,啥天塌来的大事儿这会儿在李云道眼里都不算事儿。

  齐思弈环视了四周,才说:“你昨儿没开车?”

  李云道点头:“步行回来的。”

  齐思弈也不问原因,只说:“坐我的车,上车再说。”

  齐思弈家境殷实,不过自己开的也只是一辆丝毫不显山露水的白色的本田思域,上了车,齐思弈才一脸好奇地看着李云道:“咦,怎么感觉你今天整个人都不太对劲?”

  李云道嘿嘿一笑:“咋了?心情好还不行吗?”

  齐思弈也不去追究李云道心情好的缘由,发动引擎的时候苦苦一笑:“希望你听到消息,还能心情继续这么好。”说着,从手包里拿出一张请柬递给李云道,“拿着,老板让我交给你的。”

  “请贴?”李云道拿着红色请柬,好奇问,“你结婚了?还是林市长家办喜事儿?”

  齐思弈耸了耸肩:“你自个儿看。”

  李云道打开请柬,顿时脸色微沉:“这是林市长让你转交给我的?”

  齐思弈连忙解释道:“老板猜到你肯定会是这种反应,所以才让我一定要亲自跑一趟。”

  请柬的落款是“先锋集团白稼先”,这个名字李云道自然不陌生,而先锋集团也只不过是原先龙正清名下的控股公司改了个名字而已。绰号“白头”的白稼先居然主动设宴请李云道参加,目的几何发人深思。

  李云道拎着请柬一角,在大腿上啪啪地挥拍着:“这白头搞的是哪门子飞机?鸿门宴?”

  齐思弈摇头:“老板也接到了请柬,老板的意思是由你代替他去赴宴。”

  “我?”李云道皱眉,林一一是省会城市市长,正儿八经的副部级干部,自己一个小小副处级代替他去赴宴,传出去成何体统?而且白稼先现在是整个江宁政界都极为敏感的人物,此时与他会面,是不是会传递出不良的政治信号,这些都由不得李云道不去深思。

  齐思弈开着车,也点头道:“这事儿我也纳闷,照理老板不会理睬白稼先这种人,但似乎老板有老板自己的难处,否则也不会让我跑这一趟了。”

  李云道也清楚林一一如今在江宁处于巩固政治优势的阶段,需要平衡各方势力,但是以林一一的性格,对白稼先这种人是不会有好脸色的,为何这一次却要破例?如果说林一一有什么把柄落在白头手中,李云道是万万不肯相信的,林一一的洁身自好在江南政界是出了名的,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但林一一似乎却是个例外曾有人想用美色贿赂时任上海发改任的林一一,却没料到当天晚宴林一一将自己家夫人也带上,吓得那位企图勾引林一一的小狐狸精一晚上惊慌失措。

  齐思弈见李云道深思不语,接着道:“接到请柬后,林市长一开始也没当回事儿,转头便忘了。前两天开完会,在车上接到一个电话后,这才做了这样的安排。”

  李云道知道应该是那通电话起了作用,李云道权衡利弊后才道:“也行,让我先出面会会这头白老虎。”

  齐思弈笑道:“江宁警界小老虎跟黑道白老虎碰面,有意思有意思。”

  “小老虎?”李云道不解。

  齐思弈开心笑道:“你还不知道?现在江宁地界上,你早成了不少人茶余饭的谈资。”

  “我?”李云道颇是诧异,“我有啥好被他们议论的?”

  齐思弈笑道:“拿下龙正清,林市长可是算了你的头功,加上缉毒的案子,这年头,喜好议论是非的人本就多,把你在苏州那边斗悍匪的事儿都挖了出来。说起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这回你升职的时候,除了对你的位置有些异议外,其余的也不见有人敢跳出多说什么。我也是听韩局跟老板吃饭的时候聊起来的。”齐思弈笑了笑,他是一个很具有政治敏感性的市长大秘,身边这青年在林市长心目中的地位,他心知肚明。而且,林市长也隐晦地对他表达过多跟李云道建立私人感情的意思,聪明如齐大秘这般的政界人精岂能不知道大老板也是存了给他铺路的心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