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二十五章 红城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福建厦门,环境清雅的红城绿萝园是面海靠山的经典富人居住区,小区发展商便是近些年在国内高端住宅市场享有盛名的红城地产。夜已深,小区最深处,葱郁热带雨林植物环绕下法式精英会所里却依旧灯火通明。此时此刻,会所下方的地下停下场内停着众多闽a、浙a以及粤a打头的豪华商务车,其中不乏奔驰s系和宝马7系等高端轿车。

  一辆奥迪a8v12的轿车里,司机老王看了看车上的显示屏,离凌晨十二点还有五分钟,刚刚小眯了片刻,伸了个懒腰,顿觉精神抖擞。老王下车伸展着筋骨,走向停车场附一层的休息室。推开休息室的大门,一股呛人的烟火气扑面而来,老王忍不住皱了皱眉我。候在这里的司机们早就困累不堪,哈欠连天,有几个已经打了几张椅子拼起来合衣而眠。

  “这边!”休息室的沙发上,一个年轻小伙儿冲老王挥了挥手,老王笑着应了声。小伙子姓张,身份是跟他一样的司机,老王是红城地产广州公司总经理的心腹司机,小张则是红城地产杭州公司一把手的心腹。两人已经不是头一回见面,小张见老王精神抖擞,羡慕道:“还是王哥9你明智,早早地就去车里躺着,早知道我去睡会了,这都几点了!”

  “抽根烟,得得神,这样也好,今儿就不用赶回去了。”老王扔给身边年轻小伙子一根软中华,烟是老板的下属孝敬的,“好不容易才够聚创那头撇清了关系,老欧重新入主红城,铁定有大动作,早上一路奔来厦门的路上,我看老板都在做功课,估摸着是怕汇报的时候出错。”

  小张颇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这倒是真的,我那位主子也是,一路上念念叨叨地数字,磨磨讥讥了一路。”

  老王下意识地看向楼上会议室的方向,想起那位姓欧名蚍蜉的老者,他都忍不住替自己那位在地产圈也算颇有名气的老板捏把汗:但愿老板今天不要撞了枪口才好。

  数月前,持续近八月的并购风波终于尘埃落定。一年前,红城地产旗下近百高端楼盘同一时间陷入滞销状态,一度以高端和品质名扬全国的红城地产陷入资金断裂危机,一手创办红城地产的欧姓老者奔波数月后与圈内后起之秀柳小兵携手,八月前,柳小兵携麾下年销过千亿的聚创地产平台对红城地产提出收购,认购其超过30%的股权,一时间成为国内地产圈精英茶余饭后的充足谈资。只是这场声势浩大的并购历经半年时间却以柳小兵鸣金而草草收场,一度传闻被逼出红城的欧姓老人再度入主苟延残喘的红城地产。

  有司机老王替其捏把汗的红城地产广州公司总经理魏海早已冷汗淋漓。会议室很大,前来汇报工作的地方公司一把手分列两旁,中间只有一旁桌子,那位赤手空拳在中国南方打下一座江山的瘦削老人端坐于桌道,正对着宽大的投影屏幕,面无表情。魏海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个被老欧痛批的地方公司总经理了,眼下这个被骂得双唇哆嗦的南昌公司总经理还算是幸运的,前一个汇报工作的项目总因为几处数据的含糊不清已经被那位端坐桌首的老人就地免职——老欧刚刚说了,红城不留闲人,如果想混吃等死,请去国企,这里是红城,不养活死人。

  话糙理不糙,魏海觉得经过与聚创一役后,老人身上消弥多年的杀气终于再度蒸腾起来,以往的红城,做不好产品外立面的过错要远大于营销上的失误,但如今这个曾一度被国内地产媒体评为最有情怀的地产人的老者在吃过一记响亮耳光后,终于亮出了刺刀。

  在座的总经理里头,不乏有身份地位的,也有家境显赫的,还有些更是杂七杂八地带着些社会背#景。但是在被欧姓老人指着鼻子痛骂的当口,没有人敢抬头说一个“不”字,不光光因为老人说得字字在理句句实诚,更因为他姓欧,名蚍蜉。诺大的中华大地,又有几个经历浮沉而不倒的欧蚍蜉?

  终于轮到魏海坐上那张汇报桌,与前一位擦肩而过时,他甚至能看到这位也算是一方诸侯的青年才俊露出一脸大难不死的庆幸。魏海深吸了口气,长长地嘘出,这才拿着汇报材料,坐到那张桌前。

  魏海出奇地没有用所有人都习惯使用的ppt,而是将一沓纸质的材料放在老人的面前:“ppt用不太习惯,欧总,资料我已经请吴秘书打印出来,在座的人手一份,基本上跟ppt没有太大差距。”说着,四十出头的魏海也忍不住给自己捏了把汗。

  老人沉默不语,在坐的同仁当中有兔死狐悲的,也有幸灾乐祸的,都以为魏海撞上了枪口,却没料到老人沉声道:“我要是内容,形势什么的,不太重要。”

  初战告捷!魏海松了口气,但依旧打起十二份精神,却也不坐下,放下手中的纸张,开口便是一串数字,其中包括了上半年的成交量,新老客户比例,客户人群分析等一串密密麻麻数字。刚刚还在嘲笑魏海连ppt都不会用的功勋老总们突然出奇地发现,桌首的老人今晚头一回脸上浮现了些许笑意。虽然只是些许笑意,但跟之前的破口大骂和就地免职对比起来,已经是天下和地下的差距。

  魏海是老牌中山大学建筑系研究生,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从红城最底层的设计员做起,一直到如今威摄一方的元老级诸侯。之前的一年动荡中,有背判者,有离间者,有身在曹营心在汉者,诸多起伏纷杂,魏海都不曾加以理会。也不是没有其它公司开出数倍于现在的薪水外加激励股权的条件平诱惑这位在广东地产圈颇富盛名的职业地产人,就算是当年跟随老人一手创立红城的诸多元老纷纷叛离红城,他也不曾有过丝毫动摇。魏海大学时期曾是辩论队主力,口才极佳,所以一份原先死板而沉重的工作报告被他陈述得有声有色,数据再援引项目上的实际成交案例来佐证,耐心倾听的老者脸上终于呈现了明显的笑意。

  魏海每说完一段,欧蚍蜉会追问几处细节,最细致处竟问到了物业公司的男女员工比例这种问题,魏海出奇地对答对流,尤其是在通过物业公司维系老业主和老客户关系,进一步提升客户的忠诚度方面进行了深层次的阐述和剖析。

  最后,老人微笑摆手,示意魏海可以结束上半年工作汇报的时候,这位死忠于红城的欧系老臣终于松了口气。

  回到自己座位上时,身边的上海公司老总冲他竖起拇指,小声笑道:“还是你厉害,老欧的心思被你猜得透透儿的!”

  魏海微笑,谦虚道:“也就是在红城呆得时间长了。”

  那位去年新加入红城的上海公司老总却摇头道:“光时间长可不行,有些细节,连我都佩服得厉害,如果不是用心在经营广州公司,是报不出来那些细到头发丝里去的数字的。”

  又有人在汇报工作了,两人同时闭口不语,魏海看了看表,已经快凌晨一点,他下意识地看目光转向再度眉头紧锁的老人。地产公司只是他那座欧凯大账麾下的一座小山头,欧凯集团作为国内百强的上市公司,涉及的业务范围超出正常人的想象,可是如果都这般事必躬亲,这座大厦又能撑到几时呢?魏海突然联想到了“大厦将倾”这个词,却又觉得自己太过于杞人忧天,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一个欧凯何止于千万头骆驼?更何况还有一个在南方地界报出名号就足以让道上人退避三尺的名号。

  欧蚍蜉!

  这场半年度总结会始于下午一点,一直到凌晨三点才暂时告一段落,老人只说了句今天大家都不要走了,明早八点继续,说完,拄着蟒头拐杖独自出门。在场的各方诸侯们松口气之余又不禁担忧明天一早那位老人又会出什么怪牌。

  大拨人都进了电梯,魏海却独自一人走了楼梯,这是他的习惯,争取所有零碎的时间来锻炼身体,否则一旦忙起来就不知何时才能歇下。

  只是刚下了两阶台阶,就听到身后的门又被推开,他下意识回头。

  “魏总,欧老想请您过去聊聊。”女人声音平和,气质优雅,比众多在地产圈里争相上位的女人少了些铜臭,多了些清雅。

  魏海微笑回头,重新穿过那道门时却轻轻捏了捏那只不知道被多少红城底层员工意淫思念过的葱嫩玉手。

  女子心中微暖,小声道:“老爷子心情不错,喊你去不是坏事。”

  魏海点头:“晚上我就不住酒店了。”

  女子俏丽微红,但眼中神采飞扬,擦肩而过时,芬芳一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