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二十七章 青春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江宁五中是江宁升学率最高的一所高中,每年的两个精英班中,能迈入清华北大国内一流院校的考生也不在少数,从005年开始,到去年江宁五中已经连续九年将全市高考状元收入囊中,导致全市家长都削尖的脑袋想要把孩子送进五中,这也是为何老校长到了退休年纪却仍旧会被教育局返聘回岗位的重要原因。≧頂點說,..

  放学铃响,目送同学争先恐后地涌出教室,黄美美这才慢悠悠地收拾书包。学期过半,桌上那几本数理化的教科书完全崭新如初,倒是刚刚收进书包的那本《射雕英雄传》被翻得页角微微上翘。她无奈地看了两眼桌上的物理书,跟她这几天在家闲来无事翻看的气体分子动理论相比起来还不如地摊上的黑白革命连环画来得有生动有趣。美美最近有些苦恼,自从期中考试一鸣惊人后,语数外物化政史地生九门任课老师无一例外地开始喜欢在课上上这位向来默默无闻的漂亮孩子回答些深奥难懂的问题。教乐府诗时老师让每人尝试着写首按平仄韵律来的古体诗,所有人抓耳挠腮时放下《侠客行》的美美已经密密麻麻写了一整张a4纸,被惊愕多于惊喜的北师大中文系毕业的老教师课后在办公室大声朗诵,从此语文组老师见了美美犹如见当年才高八斗的曹子建般羡慕虔诚。

  美美将今天课上无聊时反推证明成功的天体物理公式折好放入书包,正欲起身,便看到四个同龄的男孩去而复返。为首的是个嘴唇上方绒毛浓密的白嫩帅哥,身高一米八三,校篮球队主力,五中无数怀春少女的梦中情人。身后三名高矮壮瘦不一的臭皮匠,长相均稍逊为首帅哥一筹,但也均算得上是五中校草一类的青春酷男。

  一米八三径直走到美美的课桌旁,笑容迷人:“黄美美,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

  一米八三双手抱胸,气质迷人,宣布这一他自认为已是既定事实的消息时表情笃定。

  美美将课桌里最后一本金庸全集塞进书包,目光嫌弃般地扫了四人一圈,最后才像看怪物一般看着眼前这个被无数同学暗恋的帅哥道:“白巨象,你脑子被篮球砸了?”

  被美美称为白巨象的一米八三顿时一脸好奇:“你怎么知道?”完,又一脸得意,“看来你一直在关注我嘛……”

  美美叹了口气,又重新打开书包,翻出一本巴掌大的书扔给一米八三:“先回去好好看看这个,唉,现在的孩子……”美美像大人一样摇了摇头,背上书包,拔开目瞪口呆的三大臭皮匠挤了出去。

  白巨象翻过巴掌大的书,封面上写着硕大五字:脑筋急转弯。

  白巨象表情迷茫,回头问身后向来以情智甚高而著称的瘦竹竿:“翔子,什么情况?她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瘦竹竿挠挠头,支唔了半天,才道:“巨象,我琢磨着她的意思是让你回去先好好提升提升智商。”

  另两人顿时捧腹大笑,见白巨象面色怪异这才收止笑声,其中一个身材壮实的帮忙出主意道:“要不找几个人半路拦住她假装半路抢劫,巨象再跑出去英雄救美……”

  李翔不屑道:“田泽,你这是哪个朝代的泡妞手法?都快成化石了。”

  最后一人叫徐燃,他颇是苦恼地揉揉脖子:“巨象,这个黄美美可能真没有那么好对付啊。”

  捧着一本脑筋急转弯面色凝重的白巨象深吸了口气,突然回头笑道:“你们不觉得,这样才更有意思吗?”

  其余三人面面相觑,李翔忍不住道:“以前也没觉得这黄美美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人长得是还行,但天天穿个校服,土里土气的,还有那幅黑框眼镜,上学六年级她就戴着吧?以前回回考试都是勉强及格,要不是老校长突然跳出来拿她事儿,巨象你现在也不用这么大的压力。”

  白巨象拎住那本《脑筋急转弯》的一角,轻轻在掌心拍了两下,又轻轻了头:“从到大,还有没什么事情是我做不到的,我就不信她黄美美真的不动心。你们仨儿回去也帮我想想,用什么方法能够最快地征服黄美美。”

  “你玩真的?”田泽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白巨象是五中头号校草,追他的女孩子能绕操场排三圈,居然会为了一个原先根本就不起眼的黄美美来真格的。

  白巨角嘿嘿一笑:“哪能玩真的?我要泡到手,再甩掉她,我堂堂白巨象哪能真对她上心!”白巨象挥了挥手,表情坚定。

  其余三人均表示赞同,徐燃突然指着桌上几本教科书道:“她的书怎么这么新?”

  白巨象顺手翻了翻物理和化学课本,书上几乎未动半字地崭新如初,他微微皱眉:“是不是真像外面传的那样,她家条什太差,想留着卖旧书能卖个好价钱?”另三人均同时头。

  白巨象从裤兜里掏出一只全新的苹果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接通后便道:“帮我找一个住址。”

  白巨象透过教室窗户看向窗外,广场上黄美美的背影高挑孤孑,夕阳的余辉在她身上笼起一层朦胧的光晕,他猛地心跳加速,这个瞬间,他感觉自己好像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美美喜欢踢着脚走路,所以走路时身后的书包会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声。走出五中校门,美美稍作犹豫后便走向了与回家路相反的方向。路公交车直接通往烈士陵园,美美在陵园站下了车,却被陵园看大门的老大爷告知五半陵园已经关门。

  美美放下书包,在陵园的铁栅栏下托腮蹲着,望向园内高耸入云的大树。

  美美,老爸,我考了全科满分哩。

  美美,老爸,班上的男生讨厌得有些可家哩。

  美美,老爸,你不在,老妈每晚做梦都叫你的名字哩。

  美美,老爸,你那些战友遗孀老妈还在继续帮你寄钱哩。

  美美,老爸,你不在了,美美很想你哩。

  正值花季的孩子蹲在栅栏下喃喃自语了许久,却没有流一滴眼泪。待到夜幕降临时,美美才缓缓起身,冲着园中陵墓的方向,我先回家了,过些日子再来看你。

  被看大门的大爷视为精神不正常的孩子独自一人踏着夜幕上公交下公交,到家甩下书包便钻进厨房。

  发色银白的老太太探进脑袋,石头他媳妇儿,晚上做道麻婆豆腐,今天石头该回家了。

  卷起校服袖子露出如嫩藕般臂的孩子转头笑道,好的。

  老太太颤颤巍巍坐回客厅,望着家中大门方向,喃喃着些只有她自己才听得懂的话。

  美美手脚很快,半个钟头便做好两菜一汤,温好给老妈留的份额,祖孙俩看着老旧电视机里的《新闻联播》吃饭,闻着菜香,老太太却不再提起关于石头的话题。等服待老太太洗涮上床后,美美才回到老爸生前用木板给自己隔出的狭天地,打开台灯,翻开手边一本封面写着《法国经典文学》的厚实书册。书是美美花两毛钱从区收废品的那儿换来的,八成新,扉页上写着上海外国语学院某届法语系某同学的名字,而后除了第一页划了几道波浪线外,从第二页开始,优美的法语原文著作间只有美美自己用花体法文写下的读书心得。昏黄的台灯下,美美的嘴角轻轻扬起一个极优美的弧度,这一,跟那位在美美眼中颇能配得上老妈的某刁民倒是有七八份神似。

  李云道还是决定要去会会那位如今江宁地下世界的“准一哥”。请柬上的地址是李云道不算陌生的凤凰台,下班后便轻车熟路地来到这处算得上人间胜境的高端会所。凤凰台生意一如既往地红火,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停好车后,便会有服务人员上前帮车辆穿上“衣物”。

  李云道好奇问引路的妙龄女子:“这给车罩上一层车罩是不是有什么法?”

  女子含笑,回答巧妙:“主要还是应大多数客人的要求。”

  李云道微笑不语,不再追问。如今的形势下,提供车罩服务的目的自然不足为外人道,大体上还是生怕车牌显露主人的身份玄机而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上次在“剑仙阁”,今晚换成了“诗圣轩”,过了溪石桥,李云道便看到碑拓的“诗圣”二字,字体风流清雅,匾后建筑竟是仿日式的木结构,意境上跟上次的“剑仙阁”相距甚远。

  看到李云道,老远便有一人从门口迎了过来。

  “欢迎欢迎,李政委大驾光临,我们白总今晚铁定面上增光。”客气迎来的是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的青年,年岁跟李云道不相上下。李云道仔细研究过白稼先身边的各类人马,眼前这个名叫丁如青的青年是江宁财大的高材生,据毕业时曾经收过日本早村证券的工作邀请,却不知为何落草成了白稼先身边的头号智囊。

  李云道轻轻笑了笑,只言简意赅道:“客气。”

  丁如青似乎并不在意李云道对他的冷淡态度,相反愈加热情地将李云道迎进日式排屋。排屋要换了鞋才进,丁如青竟弯腰想帮李云道脱鞋,后者却极干脆地前脚蹬后脚地脱下了制式皮鞋。

  丁如青尴尬地笑了笑,弯腰做个请的动作:“李政委,人差不多齐了,就等您来便可以开席了。”

  李云道头微笑,径直走向内庭。身后的丁如青缓缓直起身子,盯着李云道的背影,微微冷笑,眼中杀气蒸腾,却一闪即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