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十三章 投名状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8-11

  (难得,今儿第二,我给力,大家的红票也顺便威武一回!

  黄梅花一边出门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已经抽了大半的烟,走出门时看到门口放风的两人正警惕地看着四周,显然两人对黄梅花吩咐的事情很是上心,丝毫不敢怠慢。高速黄梅花递给两人一人一枝烟,不算贵气的“红南京”,江苏这片儿不少好烟人士都喜欢,黄梅花似乎也不例外。接过烟的两人都乐得屁颠屁颠,根本舍不得立刻就抽,要知道,放江浙沪一带的道上,能抽黄梅花口袋里烟的人真的不多。

  跟黄梅花认识的黑瘦小个子叫皮缘,外号叫小皮,苏州道上也算是一号不大不小的人物,但搁黄梅花面前,连喽啰都算不上。也是因为这一次要处理的人比较敏感,不适合用自己人,黄梅花这才起用了眼前这个圈子里算是口碑不错的小伙子,也算是正式把他拉进秦爷的势力的范围。

  小皮眼力价儿不错,接过烟后,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帮黄梅花点上,随后才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烟盒,3字头的软华,将那枝价钱不过一块钱的红南京如同圣物般放进烟盒,然后才拿出自己的烟,甩给身边同样黑瘦却年轻的小伙子一枝。

  黄梅花见怪不怪,他面前有这种表现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只是自顾自抽烟,看着不远处的河帮码头,若有所思。

  “黄叔,刚才那位……”虽然小皮知道办这种事情,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问,但是皮缘身边的小伙子似乎嫩了些,黄梅花递了枝烟后是有种腾云驾雾的错觉了。

  小皮连忙道:“黄叔,这是我表弟,弟兄们都叫他‘阎王’,少林寺山下的武校练过些日子,懂点拳脚,绝对可靠。”皮缘忍着背后的一身冷汗,连忙解释道,“黄叔,您放心,他绝对不敢出去乱说的。”

  黄梅花点了点头,不看两人,也不多解释,仍旧抽烟。绰号“阎王”的王波倒是一脸尴尬地站一边,如果不是小皮一个劲儿跟他使眼色让他闭嘴,估计他还要继续问下去。

  抽完一枝烟,黄梅花蹲下把烟头小心地完全掐灭,这才看了背后的铁门一眼,道:“秦爷相的干儿子!”

  王波面露不解,皮缘却是一脸恍然,忍不住想透过门缝再看看里面那个打扮像民工的一样的年轻人。秦爷的干儿子!皮缘道上混了这么久,哪能不知道这话的言外之意?再看向那道铁门的时候,皮缘的眼又多了几份敬畏。

  “我们该怎么称呼那位?”

  “怎么称呼啊?他叫李云道,年纪不比你大,家排行老三,你喊老三,或者直接喊名字都行!”

  皮缘点头,心里大致有数了。

  刚刚抽完一枝,皮缘眼疾手地迅速递上一枝,3字头的软华,黄梅花却笑着摇了摇头:“华口感太软,不得劲儿,还得我这个才勉强可以。”皮缘哪里知道黄梅花好的是大西北烟农自家烤出的大旱烟,软华的疲软口感对黄梅花这种重口味的大叔来说,完全是如同隔靴搔痒。不过,虽然不抽,黄梅花却还是将皮缘手上的大半包软华都拿了过来,扔给他们一人一枝后就将烟盒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皮缘自然不会傻到真以为黄梅花贪他这点儿小便宜,真要贪,皮缘也只有乐的份儿。被黄梅花占便宜,道上说出去都是倍儿有面子的事情。

  仓库很大,却从始至终都没出一丁点儿声音,等黄梅花抽完小半包烟脚下一圈烟头的时候,铁门终于被人拉开。

  面表情的李云道平静地走了出来了,递给黄梅花一张残杂着汗渍和血渍的皱纸,上面赫然是一串人名:“应该已经掏空了!”

  半个钟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黄梅花接过纸条,大致看了一眼,回头冲皮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皮缘会意,正要带王波进去将那胖子就地正*法,却听到李云道突然开口:“己经死了,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皮缘微微一愣,转头看向黄梅花,显然不知道这种事情如何处理。

  一脸满意表情的黄梅花道:“按老三的意思办!”

  擦屁*股的事情,自然不需要黄梅花这种b级的人物亲自动手。

  奇怪的是黄梅花什么也没有问,只是带着李云道直接登上那艘乌篷船离开。仍旧是水路,然后步行,再上车。车已经不是刚刚开来的那辆广本雅阁,不知道被谁换成了一辆丰田越野。

  一路沉默。

  等车开上高架的时候,李云道才轻声道:“叔,有烟不?”

  黄梅花从口袋里掏出刚刚从皮缘那儿拿来的半包华,连同打火机一起递给李云道。

  从仓库出来的时候,李云道右手一直放口袋里,这会儿终于伸出来接烟,微微颤抖着的手几乎抓不住东西,等火辣辣的滋味冲入肺,这才稍稍抑制住胃部的翻江倒海。

  “还不错,比我当初强,当年我吐了三天,半个月吃不下东西!”黄梅花不像是开玩笑,而是很认真地转过头看了李云道一眼,“说实话,我没想到你会下手,老爷子的眼光比我准!”

  又一口火辣的滋味入肺,世界仿佛开始旋转,应该不是经常抽烟的人才会出现的烟醉现象,正好可以麻痹现的神经。

  过了好一会儿,李云道才苦笑道:“从斤把的山跳到几斤的熊瞎子,扒皮开膛我从来没手软过。可是人跟畜生能一样吗?大师父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也不知道我今儿拿起了屠刀,啥时候才能放下。这辈子,估计达不到大师父说的那种立地成佛的境界了。”

  黄梅花叹了口气:“拿起来容易,想放下比登天还难!”

  李云道脑突然闪现佛息浩瀚的十力嘉措的身影。

  十力说,云道哥,杀人真的不好。

  可杀都杀了,好与不好,现己经没有区别了。

  良久,李云道才喃喃道:“既然拿起了,我就没有想过放下。”

  黄梅花点了点头。

  这是他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李云道既然铁了心要走这条不归路,没有理由不照着规矩来。

  投名状。

  战告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