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二十八章 贵客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白稼先自喻为曹阿满,不做英雄,只做那宁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的枭雄。三国演义烂熟于胸的白稼先从谏如流,龙爷消失的那日他原本也踌躇不定,到底出去避避风头还是留下搏个下辈生繁华,但被他视为身畔智囊的丁如青却劝说他不但不能走,而且定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白稼先权衡利弊后索性抛开包袱,全盘接下龙正清的产业不说,还利用老狗南下避风头的契机一口吃下了所先老狗手中的所有生意。

  人这一辈子,机会也许只有那么几次,抓得住便能鲤鱼跳龙门,抓不住则依旧芸芸众生。白稼先意气风发,一头少年时期便灰白的头发如今倒是一反常态地乌黑浓密,以往挂在脖间的粗大金链也悄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块雕工精湛的冰种翡翠,翡翠上大刀关公栩栩如生。

  坐在诗圣轩的首座,正对阁门。阁门打开,走进一个身形不算高大、模样也不算俊秀的青年,青年身后丁如青连忙上前一步,介绍道:“白总,这位就是您念念不忘的江北分局的李政委。”

  白稼先连忙起身迎了上来,笑容满面,声音洪亮:“欢迎欢迎,李政委大驾…≌光临,这小小的诗圣轩也蓬荜生辉啊!”

  李云道轻轻笑了笑,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位如今在江宁地下世界算得上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笑道:“白总客气!”说完,目光便转向一旁的中年人,冷冷一笑,“何师叔,别来无恙!”

  刀疤贯穿面部表情狰狞的中年男子眼皮都未曾抬一下,微哼一声:“你居然还没死,倒真是个奇迹。”

  李云道心中冷笑,道:“何师叔都没死,我又怎么敢在何师叔前面死呢?”

  何青莲终于抬头,目光中杀机四射:“真以为当了什么政委就天下无敌了?”

  李云道继续笑道:“天下无敌不敢说,但只要有人在江宁做些见不人的勾当,我第一个不答应。”

  “来来来,李政委快请坐,二位稍后再叙旧!”白稼先连忙上来唱红脸,生怕这两人再这么斗下去不欢而散,不就白瞎了布置今晚节目的一番心血嘛。

  白稼先坐主位,将李云道安排在其左手位置,右手主客位空悬,白稼先似乎怕李云道误会般,解释了一句:“待会儿还有位好朋友,马上就到,说起来李政委应该也是认识的,容我先在此给大家留个悬念。”说完,又一一给李云道介绍桌上众人,除何青莲外,大多都是陌生面孔,大多也是政商两界颇有些背#景和手腕的人物,其中也不乏地位和级别比李云道略高的政界人物,但听闻白稼先的介绍,聪明如在场的人自然不会不清楚眼前这位算得上红得发紫的青年是如今江宁市府一把手的锋利斩龙刀,因而大多表面上也都客气礼貌得很,寒暄之余,也不是没有打蛇顺杆上想借着眼前青年讨好身后那位的意思。

  何青莲坐在空位的右首,望向李云道,面色清冷。在苏州石头记当中彼此的第一印象并不算良好,这位如今也只有南方那位欧姓老者才能说道一二的江湖猛人自然也不以为意,就算是顺手宰了,在他这血雨腥风的大半辈子里也算不得什么穷凶极恶的事情,苏州看在黄梅花的面子彼此就算擦肩而过,他确实万万没有想到,对面这不显山不露水的青年居然能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牛叉勇气直接将龙正清“斩”于马下。龙正清在江宁经营多年,有龙氏帮忙,何青莲接下来要做事情便能如虎添翼。可如今龙正清倒台,他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地与白稼先打交道。何青莲看不上自诩为曹阿满第二的白稼先,一身彪悍武力的何青莲自然与凡事讲究三思和量度的白稼先格格不入,只是如今的江宁局势纷乱复杂,白稼先算是其中最强的一支,何青莲便却不得不憋着一肚子火气跟他在眼中过于书生意气和娘娘腔的白稼先合作。

  丁如青坐末尾,忙前忙后干些倒茶端水斟酒添菜的活计,闲暇之余便会用眼睛的余光打量老板身边的青年。丁如青是第一次跟李云道打交道,原以为只是个靠着身后靠山度金上位的小年轻,却没料到竟是如此心机深沉的对手。给李云道斟酒时,丁如青心中轻笑,棋逢敌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白稼先性格外向,口才颇佳,阅历颇广,开席前等人的空当,几段算不得荤黄的小笑话惹得一桌人捧腹大笑,李云道也笑,却不是因为那市井小民的俏皮流氓话,而不是笑白稼先这位在江宁地位扶遥直上的灰色地带发话人,却是因为这一桌子被白稼先请来当陪客的政商两界的精英。坐在自己下手的这些人,随随便便放一个出去,哪个不是在公司或行业说一不二的人物,大晚上的却要这里陪笑,这其中并不是没有想巴结着白稼先日后好办事的想法。

  空座上的客人一直未到,白稼先也不催促,其余的客人也羞于启齿,一桌人不咸不淡的聊了许久,到八点出头,丁如青才接了个电话,走到白稼先身后耳语片刻,白稼先眼神微亮,情绪大好,起身道:“各位稍坐,我出去迎个客人。”

  大家都在猜想最后一人是谁,李云道也不例外,他也很好奇,林一一会特意让齐思弈送来请柬,大体上还是担心李云道不愿意赴宴,这才派了市长大秘悄然表明态度。可是林一一的态度为何会出现如今的变化?李云道百思不得其解。

  “来来来,请进,大伙儿翘首以盼,终于把领导给盼来了!”声音是白稼先的声音,欣喜中透露着些许恭敬和不易察觉的巴结。

  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肤色微白,身形微胖,西裤皮鞋加白色短袖衬衣,很典型的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作派,男子顶着一幅金丝框眼镜,镜片后是一双沽溜溜转动的小眼睛,神情倨傲。

  待青年进门,白稼先第一个便给李云道介绍道:“邓处长,这位是江北区公安分局的李云道李政委,跟处长一样,也是一位了不起的青年才俊。”

  被称为邓处长的青年扶了扶眼镜,微微点了下头说:“嗯,是听说过。”说完,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小李是个有前途的青年!”

  李云道微笑,心中地冷笑,原来白稼先的有恃无恐来自这里。这位姓邓的青年全名邓智杰,江宁大学中文系毕业,文笔不错,但性子傲慢,前些年在市委办混得并不如意。直到数月前,中纪委突然宣布对时任江南省省委常委、江宁市市委书记的河秀明实行双规,而后在江南省居北市时任硕放市委书记的姜丽月入主江宁。姜丽月毕业于江宁大学中文系,而后选中在市委办一直坐冷板凳的邓智杰做秘书,一时间,这位曾经在市委办受尽白眼的小青年成为江南省最炙手可热的青年。邓智杰虽然性子桀骜,但铁定不是傻子,如果没有人示意,又岂敢跟如今处于风暴最中心的白稼先混在一起。想到这里,李云道便明白了林一一态度转变的最直接原因。河秀明在任时,林一一大多数精力只能用于跟河秀明的内斗,但如今黄丽月入主江宁,林一一需要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实施他的施政理念和方案,这就必须在某些方向做出妥协。

  李云道心中微叹,白稼先最聪明的地方就是择木而栖,而且抱的还是一条在江宁极粗无比的大腿。

  在坐的人都是政商两界的精英,自然不然不知道眼前的邓智杰是何方神圣,再次看向白稼先时,眼神里就多了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味道。

  邓智杰果然如传说中的那般,话语间时不时总是会带着些许抬高自己贬低余人的味道,听得李云道直帮这位新上任不久的书记大秘捏把冷汗。或许这位邓大秘的确才气过人吧,但论心机论城府,这位邓大秘跟李云道熟悉的那位齐大秘实在是相差甚多。

  邓智杰喝了两杯便不肯再多喝,白稼先出于礼貌地想劝酒,却被邓大秘甩下的一句:“明儿一早还得跟领导到江北考察去,误了事情你担责任?”

  白稼先被噎得尴尬不己,只好自己笑笑闷声喝了杯中酒,却不想那邓大秘目光最终落在李云道身上,语气居高临下:“小李,最近领导要重点看看你们江北区,你可不要撞了枪口啊!”

  李云道故作感激状:“哎哟,谢谢大秘提点啊。”

  邓大秘甩甩手,示意不值一提:“你们基层工作,要抓落实,不能浮于表面……”

  桌上众人中,已经有人相互对视一眼,心照不宣:这位邓大秘,指不定哪天就要给姜书记捅下个大娄子哟。

  尽管还有竭力巴结者,但已经有人打定主意,要离这二货大秘远一点,别到时候城门失火还殃了池鱼。

  “大刁民书友群为210967935,喜欢的空了进来催稿!”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