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三十一章 抓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何大海从超长的集装厢卡车的司机席上跳下来,顾不得车外的大雨,冲到后方帮水警们卸“货”。±頂點說,..十艘冲锋艇全部运到,很快便投入了救援,所幸的是,古塔村里也有几艘早年就闲置不用的水泥乌篷船,此时也早已派上了用场,加上之前军方带来的两艘快艇,短短一时内已经从村内迎救了近百人。

  冲锋艇下了水,李云道才稍稍心安,何大海接过雨衣披上,也跟着李云道一起冲进了势头丝毫不减的滂沱大雨中。被救出来的村民神色不一,有大难不死而欣喜若狂的,有心有余悸恐慌不安的,但大多还是相互安慰着期盼着幸存者的队伍能继续扩大,毕竟都是同村,少不得沾亲带故,就算以往有些摩擦矛盾此时也都已经抛至脑后。

  军方派来了两个排,明显人手不够,此时大多数精力还是坚守在长江口岸,毕竟那处一旦溃堤,受灾的可不是寥寥百人,而是江宁近千万的人口。消防和特警同时了上去,有十艘冲锋艇的加入,救援的速度明显加快,风雨中颤抖不己的村民数目在迅速增加。

  李云道本想上冲锋艇进去救人,却被何大海一把拉住:“村口高地上有人。”

  青干班教犯罪心理学的老教授曾经过,通常纵火、爆破等刑事案件的罪犯在事发后都会逗留在现场或短暂离开后重返犯罪现场,从心理学上来,罪犯有确认犯罪结果的需要,但对于破案刑警来,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

  李云道不动声色地将周秀娜喊了过来,组织一中队人手从前、后两个方向包抄村口高地。李云道自己更是一马当先,毕竟是五百条人命,想想都心寒,得什么样的犯罪份子才会如此凶狠歹毒?

  蹲在村口高地树林里的二毛此时心情大好,拆迁公司的人果然没有骗他,刚刚手机收到银行发来的余额变动短信,帐上又多了五十万,加上之前收的五十万现金,向来一穷二白的二毛同志已经摇身一变成了百万富翁了。二毛琢磨着这一百万该怎么花,房子肯定是不用买了,拆迁公司的人答应建好区后任二毛挑五套房子,那就弄辆车开开,现在村里头家家几乎都有辆车,就二毛穷得叮当响,更别买车了。二毛想着,一定要买一辆比村头高波他们家那辆广本更高级一的才行,谁让上回波刚买回车就在他面前瞎得瑟,却连摸都不让二毛摸一下。二毛想想心里更乐呵,这大水一淹,高波他们家的车估计也淹没了吧!二毛心情大好,往后咱就是古塔村为数不多的百万富翁了,嗯,回头拿个几千块钱给本家叔叔和婶婶送去,毕竟从到大也在他们家蹭了不知道多少顿饭了,还有本家婶婶上高中的闺女春歌,她不是总羡慕同学穿的阿迪达斯的运服鞋嘛,这回二毛哥给买,不就是大几百块的事情嘛,二毛哥有钱了!

  大雨里二毛的发财梦才做到一半就被几支手电筒照得睁不开眼,耳边有雨声,更多的却是制服警察吼出的“不许动”,二毛吓愣了,在脑后勺的枪口比这夏日的大雨要冰凉多了,这就是手枪吗?等反应过来,二毛两眼翻白,竟吓得昏倒过去。

  李云道皱眉打量了二毛两眼,蹲下检查了二毛的口袋,果然有一根未曾使用过的雷#管。李云道叹了口气,看着躺在地上的青年,心中却不知是喜还是悲。如果不是救援及时的话,五百条人命啊,脚下这个看上去才二十出头的青年也不似大奸大恶之徒,可是人命在他眼中就真的如此不值钱吗?

  高兴文收到李云道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向书记和区长汇报:“高书记,程区长,炸轰跃龙湖堤坝的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李政委抓到了。”

  “好!”刚刚收到救援工作已经近半消息的高书记此时心情大好,“对于这样的犯罪份子,一定要重罚!”

  程区长却稍稍面色微变,皱眉问道:“怎么抓到的?”

  高兴文道:“李政委那子蹲在村口的高地里头,被我们刑警队包了饺子。”

  程区长一脸担忧道:“可别抓错了人啊。”

  高书记闻言,也踌躇道:“老程得有道理,现在的媒体环境很恶劣啊,弄不好江北司法系统会成为反面典型啊。”

  高兴文道:“应该不会有错,李政委在那子口袋里翻到了剩下的雷#管。”

  高书记心中大定,头道:“如果能确认犯罪事实,就一定要审讯到底,为什么要炸堤坝,炸药从哪儿来的,雷#管都是管制物品,有没有犯罪同伙,有的话都要把他们揪出来,不能让他们混在广大市民中间为非作歹。”

  二毛被临时拷在村口高地旁的一处警务值班室里,二毛悠悠醒过来,发现眼前只有一个看上去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警察,二毛顿时惊惧道:“你……你们抓我干什么?”

  警察冲他微微一笑,道:“你呢?”

  二毛被他笑得头皮发炸:“我……我怎么知道?”

  警察笑了笑:“你不知道自己玩炸药了?高二毛是吧,非法爆破这是危害公共安全的大罪,洪水淹了古塔村,不死人的话还好,死了人你就是谋杀,谋杀是什么样的罪名,我不,你自己也知道吧?”

  高二毛惊得浑身发颤,眼神躲闪着哆嗦道:“我听不懂你什么,我……我没有炸堤坝。”

  警察笑意更浓了:“我有你炸堤坝了吗?”

  高二毛知道自己漏嘴了,连忙改口:“我什么都没有,你别冤枉好人。”

  有人敲门后推门进来,是一个女警察,声了些什么,完便看了二毛一眼,眼神怪异。

  年轻警察将二毛左手的手拷打开,拷在自己的右腕上:“走,带你去看样东西。”

  二毛不是没听过警察刑讯逼供手段,当下就想赖在地上耍无赖,那年轻警察却笑道:“你不去也行,但以后别后悔。”

  二毛听他得认真,便不再打滚,问那警察:“你要带我看什么?”

  警察:“你放心,我不会打人,也不会用什么刑讯手段,带你去看几个人。”

  二毛将信将疑地跟着他走,雨势终于渐,朦朦胧胧夜色中,二毛甚至能看到村里的那座千年古塔,时候他经常带着春歌一起在塔上玩。

  年轻警察将二毛带进一处临时搭建的帐篷,帐篷里有刚刚那位女警察。年轻警察冲女警察了头,女警察蹲下身子,掀开地上拱起几处的布帘。

  二毛先是一脸质疑,等看清地上的事物,顿时五雷轰般愣在当场,而后哀嚎一声跪倒在地。

  年轻警察轻叹一声后打开自己右腕上的手拷,二毛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扑向那几具尸体,不是别人,正是他作案前花言巧语骗出村子的本家叔叔、婶婶还有从跟在他屁股后面一口一个“二毛哥”的春歌妹妹。二毛三岁时父母双亡,从此吃上了百家饭,如果不是本家叔叔和婶婶时不时的救济,二毛绝对活不过十岁。早把春歌当成自己亲妹妹的二毛摸着那张惨白如纸的脸,哀嚎不己。

  哭了许久,二毛才突然发现,似乎这一刻,那一百万对自己来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人都没了,阿迪跑鞋买给谁去?有了车,带谁兜风去?二毛心灰如死。

  帐外,雨如牛毛,淅沥中,沈燕飞听着帐中的痛苦哭嚎,轻轻摇头道:“你,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现世报应?”

  揉了揉被手拷勒得有些生疼的手腕,李云道只轻叹一声:“指有施必有报,有感必有应,故现在之所得,无论祸福,皆为报应,他又何曾想得到这现世报会报在自己的亲人身上。”

  沈燕飞道:“我刚刚问过救上来的村民,高二毛在村里只是一个类似于二流子一般的角色,炸药和雷#管这种东西不是他随随便便就能弄来的。而且,村民们也,前段日子,高二毛收了拆迁公司的钱,一直在帮着当客,让他们都搬出古塔村。前两天高富贵和陈金凤,也就是高二毛的本家叔叔和婶婶对拆迁赔偿不满,便带着村民们一起当起了钉子户。”

  沈燕飞并没有继续往下推理,但事实基本上已经很清楚了,李云道了头:“今晚要让大家要再辛苦一番了。”

  沈燕飞头,转身离开。

  凌晨四,至安专业拆除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涂至安被警方控制,涂至安手下多名干将在江北一处洗头房被警方控制。

  事件风向突然转变,除高兴文带部分干警还在一线参与救援工作处,李云道带着刑警大队精干成员连夜提审涂至安和多名拆迁公司工作人员。

  涂至安是多次进局子的老角色,去年刚刚才服刑完出狱,反侦查意识相当灵敏,嘴巴硬得怎么都撬不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