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三十三章 假口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女人看女人与男人看女人眼光和角度有诸多不同,男人眼中的美女与女人眼中的美女其标准和度量也是参差不齐。在人大被视作校花、在省纪委被认作是王书记麾下的纪检之花,沈燕飞向来都被众人认作是上上之姿。没有哪个姑娘会觉得漂亮是一种过犹不及的累赘,虽然不会以貌取人,但被人夸作漂亮也是作为一个女孩子最基本的心理需要。

  可是向来自信的沈燕飞在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却有种难以言表的自惭形秽,那女子素衣布裳,就算被雨水打湿了裤角,却依旧如同九霄云外走下来的仙宫朱蕊。

  蔡桃夭微微一笑:“你好,是燕飞吧?经常听三儿提起你。”

  沈燕飞看着那只主动伸出的纤纤素手,愣了愣还是伸出了手,只是让她惊异是眼前算得上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女子右手虎口和食指关节均有一层厚厚的茧子,进了公安系统后沈燕飞才知道,这是常年练枪的结果。

  蔡桃夭笑了笑,似乎能猜透沈燕飞的心思一般道:“刚退伍不久,手上的茧子还没退,过段时间就好了。对了,我给三儿送了些莲子银耳羹,一起尝尝吧?”

  坐沙发上大快朵颐的李云道冲沈燕飞招招手:“不吃可是你的损失,我媳妇儿的手艺真不是吹的!”

  沈燕飞微微咬了咬下唇,脸上的尴尬转换成真诚的笑容:“那我真可得试试了,嫂子,我吃了你给他做的爱心早餐,不生气吧?”

  蔡家女子浅浅一笑:“哪来那么多气,爱吃的话,下次来江宁天天给你们做。”说着,蔡桃夭从布袋里又拿出一副餐具,缓缓道,“尝尝看,其实我也很少下厨房,在部队吃大锅饭,在学校吃食堂,大体上还是为了节约时间,难得有空露一手,多个人尝尝也能提提不同的意见,好让我的手艺能有进步的空间。”

  沈燕飞也不客气,笑着接过餐具,很女汉子地将某大刁民推到一旁:“小气鬼,你给我留点。”

  李云道一脸意犹未尽的委屈:“我是我媳妇儿给我做的早餐。”

  沈燕飞嗖了一大口银耳汤,含糊不清道:“你没听到吗,嫂子说是我给我们送的,小气鬼。”

  某刁民一脸幽怨地看着蔡家大菩萨,仿佛真要蔡家女人开口为自个儿主持公道一般。

  蔡桃夭微笑道:“你回家再吃,家里还有。对了,小叔昨天来过,他让我转告你,有空去上海找他喝茶。”

  李云道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小叔来了?”某刁民有些心虚,前一晚刚刚初战告捷,第二天蔡修戈就杀来了江宁,还让他去上海喝茶,这摆明是老岳父要审问毛脚女婿的节奏。

  沈燕飞喝了一碗银耳羹,又喝了点粥,也没有说来找李云道到底为了何事,笑着轻轻掩门而去。

  蔡桃夭目送沈燕飞出门,才掉头笑着看向某刁民:“你俩关系挺好啊!”

  某刁民挠头嘿嘿傻笑:“哥们儿,纯哥们儿!”

  沉溺在幸福中的某人哪里看出刚刚两个女人间一来一回无声无息的刀光剑影,蔡桃夭起身拿了张面纸,轻轻替他擦去嘴角的米粒:“沈燕飞是个不错的姑娘。”

  某刁民目瞪口呆道:“媳妇儿,我向太祖爷发誓……”

  蔡桃夭却轻轻捂住他的嘴:“有什么好发的,一个疯妞儿不够,再加一个齐褒姒,再多个沈燕飞,挺好!三儿,今天我表现怎么样?就像那些后宫戏里头演的,咱这个正宫娘娘是不是娇躯一震就把小贵妃给唬住了?”

  某人一头冷汗,嘿嘿傻笑:“言重了言重了,媳妇儿,咱是个纯良青年,怎么到你嘴里弄得我跟一吃了不擦嘴的浪荡公子似的。”

  蔡家女人伸指轻点他的额头,笑道:“你啊你……”话未说完,却被那刁民的嘴唇直接覆住了那对细软红唇。

  良久,他才缓缓放开她,柔情似水,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

  她靠着他的肩:“危险吗?”

  他点头:“说不危险是骗人,跟毒贩打交道,没啥轻松活儿。”

  她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最后笑了笑道:“得活着啊。”

  他微笑点头,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她如小女子般笑得甜蜜幸福。

  他说:“就是爬我也要爬回来啊。”

  她抚了抚小腹道:“是该回来。”

  他惊道:“中了?”

  她笑道:“不知道啊。”

  他表情微微失望:“没中啊……”

  她微笑道:“呆子,就是中了也没这么快啊。”

  他傻兮兮地笑着道:“也对,以前村里头阿花生小崽,也不是几天就有结果的。”

  她哭笑不得道:“你当我是阿花啊?”

  他笑道:“能像阿花那样一窝好几个崽就好了。”

  她微笑。

  他接着道:“这样的话,老头子在天之灵,老王家人丁兴旺,应该也算欣慰了吧。”

  她笑道:“那等你回来。”

  他坏笑:“媳妇儿,办公室里头有张大床……”

  她微笑点了点他的额头:“坏家伙!”再笑,则百媚顿生。

  某刁民一不做二休,飞快反锁了办公室门,拦腰横抱起普通人连亵渎的想法都不敢有的出尘仙女。

  掩上门后,沈燕飞脸上的微笑缓缓僵住,她下意识地奔跑向楼梯,楼梯间防火门砰一声关上的时候,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本来她还存了争了争的心思,可是那样的女子,让她如何去争,如何去抢?沈燕飞坐在楼梯台阶的最下面一阶,埋首入双臂,泪水打湿了衣袖,又打湿了衣襟。

  哭了许久,她才缓缓抬头,她有些迷茫,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个家伙的?她甚至记得一开始发现他背#景涉黑、动不动就掏枪时,她对这种人是打心眼里敬而远之的,可是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走进自己内心深处的?如果不是今天那样的女子出现,沈燕飞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在无声无息中喜欢上了那个人。

  沈燕飞深吸了口气,用衣袖擦干泪痕,站直身子微微屈肘,用双手捧了捧自己的双颊,小声道:沈燕飞,你要加油!

  给自己打完气的沈燕飞开始沿着台阶一步一步往下走,回办公室前去洗手间洗了把脸,镜中的自己依旧双眼通红。她冲镜中的人挥了挥小拳头:喜欢又怎么样?喜欢一个人又不要交税!喜欢他是我的自由!喜欢,我就是喜欢!

  出走洗手间,沈大小姐再度昂首挺胸,女神又如何,喜欢他是我的自由!

  双颊飞霞的蔡家大菩萨出门时依旧仙气飘渺,揉着小腰的某人坏笑看着走路姿势微微走样的女子:“媳妇儿,你说这回能中吗?”

  蔡桃夭微笑点头:“你说中就中!”

  临出门时,蔡桃夭回头,微笑着轻声道:“明天中午飞西安!”

  某位答应蔡桃夭要游遍江宁的刁民尴尬挠头:“哪里知道会碰上这场大雨,下回一定补上……”

  她微笑不语,凝视对面一身警察制服气宇轩昂的男子,不知为何,却想起了在昆仑山采玉道上他骑着马驴唱着秦腔的那一幕。

  她说:“活着回来当孩儿他爹。”

  李云道重重地点头:“一定的。”

  她撑着白布雨伞缓缓走入雨幕,提着盛着保温筒的布袋。

  轻轻走,正如她轻轻地来。

  中午在分局食堂稍稍对付了一口后,李云道回办公室补觉,一夜未眠加上小半日的“操劳”,的确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睡意正酣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得砰砰作响,李云道揉着惺忪睡眼打开门,一脸兴奋的沈燕飞举着一沓材料冲了进来。

  “那家伙交待了!”沈燕飞抓着李云道的胳膊,神情激动。

  脑子一片混沌的李云道揉了揉发酸的脖子:“啥啊?”

  沈燕飞将一沓材料甩给李云道:“涂至安啊,他交待了。”

  “是吗?”李云道微微有些吃惊,“这家伙跟茅坑里的石头似的,又臭又硬,怎么会……”李云道接过材料仔细地翻阅起来。

  沈燕飞打量着微微皱眉的李云道:“怎么了?”

  “这份笔录谁做的?”李云道的脸色不太对劲。

  沈燕飞不解道:“我啊,还有录相呢,应该不会有错。”

  李云道点了点头,微微眯眼:“我从审讯室出来以后,还有谁进过审讯室?”

  沈燕飞道:“高局,我,大刘,还有老周还有秀娜都进去过,怎么了?”沈燕飞拿起材料认真翻了一遍,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李云道想了想道:“别惊动其他人,你找局里的保安科去调看一下今天上午的监控,看看到底哪些人进去跟涂至安碰过面。”

  沈燕飞不解:“到底怎么回事?我被你越说越糊涂了。”

  李云道用手指关节轻轻敲磕着桌上的材料:“涂至安给的假口供。”

  “假口供?不对啊,他连老狗现在藏身的地点都交待了,哪能有假?他拆迁的这块地,开发商原本就是老狗名下的地产公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