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三十四章 案情新进展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热门推荐:、、、、、、、

  骄阳似火,蝉鸣如嘶。沈燕飞犹豫再三,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敲响了政委办公室的门。

  “请进!”

  熟悉的声音从门内传来,沈燕飞深吸了口气才推门而入,却吃惊的看到已经升任分局政委的李云道趴在地上做俯卧撑。

  “还剩五十个,,你先坐,我马上就好!”趴在身上的李云道只穿着一件背心,夏日常服的制服短袖被扔在一旁会客用的沙发上,此时应该已经做了不少运动,淋漓大汗将背心浸得透湿。

  沈燕飞点点头,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她很努力地想要克制表情的尴尬,却不知为何,总是忍不住想去偷瞄那伏在地上充满雄性气息的男子。

  “好咧!”李云道站起身子,用毛巾擦着汗道,“都说冬病要夏治,其实这大夏天就应该多淌些汗,用我大师父的话来说,这叫伏天温养。”

  沈燕飞下意识地扭过头去,尴尬道:“政委,你是不是要先冲个澡?”

  李云道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衣服已经湿透,笑了笑道:“咱俩是好哥们儿,谁跟谁啊,还用计较这些?”

  不如为何,沈燕飞突然觉得鼻子微酸,使尽了全身力量才抑制住,深吸了口气挤出一个笑容道:“也对。”

  李云道走进办公室里淋浴间,一边洗脸一边问道:“找我啥事儿?”

  “是关于这几天晚上的联合行动,昨天晚上出了点状况。”

  李云道从淋浴间探出半个脑袋:“我知道,昨晚韩局给我打电话了。”

  “那还要继续吗?”昨晚的事情,就连沈燕飞也有些头疼,谁也想不到省里头几位领导家的公子和公主会吃饱了撑着大半夜包了酒吧开party,其中一位还是省政法委书记家的小公子。

  李云道洗了把脸,擦了擦身子,又换了件干爽衣服,才走出来笑道:“兵法有云,实而虚之,虚而实之。让大家先休息一个礼拜,等他们缓过劲头了,咱们再继续。这些天大伙儿估计也都没睡上一个囫囵好觉,心里头指不定怎么恨我呢!”

  沈燕飞却摇头道:“哪有!现在谁不知道你是江北分局的小皇帝,况且累虽累点,但工作都很有成效,刑侦的破案率最近一直在扶摇直上。”

  李云道失笑:“什么小皇帝?”

  沈燕飞道:“高局是不问事的太上皇,大事小事都是你这个政委说了算,不是小皇帝是什么?”

  李云道笑道:“私下说说还行,千万别说出去,否则外头的人指不定以为我怎么挤况高局了,实际上我跟老高相处得非常不错。”

  沈燕飞欲言又止,想了想,最后还是道:“我觉得你得跟高局好好谈谈,他这个一把手当甩手掌柜是乐得轻松,看在上面某些人的眼里,可能会对你落下一个搞小团体独揽大权的印象。”

  李云道苦笑摇头:“落下就落下吧,老高也轻松不了多久了。”

  沈燕飞皱眉,她听出了李云道话里有话,但却也不好打破砂锅问到底,接着道:“这是市法医处发来的验尸报告。”说着,将一份材料放在李云道的面前。

  “验尸报告?”李云道一脸狐疑,拿起资料大致翻阅了一遍,而后脸色大变。

  沈燕飞咬着牙等待着狂风暴雨的来临,省厅擅自行动放跑老狗的那天李云道大发雷霆,她依旧记忆尤新。

  可是拿着验尸报告的李云道只是阴沉着脸,却没有任何爆发的迹象。

  “政委,我已经让小周派一中队的人去查了。”沈燕飞硬着头皮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默。

  李云道微微点头,只轻轻“嗯”了一声,放下手中的报告,微叹了口气道:“在有些人的眼里,这世上的人命到底还是不值钱的。”

  沈燕飞知道他话有所指,安慰道:“咱们在青干班的时候,教授不是说过嘛,任何犯罪都会留下线索,只要我们耐心去寻找,法网恢恢,我相信老天会给高家三口一个公道的答案。”

  “这件事暂时不要声张,吩咐周秀娜让一队的人暗中调查,不要打草惊蛇,有进展可以直接向我汇报。”

  沈燕飞离开后,李云道又将验尸报告从头到尾仔细翻阅了一遍,法医给出的鉴定是高二毛本家叔叔一家三口肺中无任何积水,所以判定并不是死于溺水,而是死于一氧化碳中毒,同时在胃和血液中发现了大量的安眠药成份。而且尸检报告中还提到,高春歌死前曾有过性#行为,从痕迹来看,很可能是暴力性的性#侵犯。

  因此而羞愤自杀?

  李云道问过古塔村的村民,二毛本家的叔叔高坤能领着一众村民誓当钉子户,其妻鲁巧玲也是一点就着的炮仗脾气,这样的性格明显是不会因为高春歌被强奸而选择自杀这条路。李云道反而觉得,更大的可能性是高坤和鲁巧玲会带着女儿直接杀进施暴者的家门。

  会不会是施暴者担心事情暴露,不得己便选择了杀人灭口的方式来抹杀威胁?

  李云道越想越觉得这样的推理应该比较靠谱,所幸的是沈燕飞派出了两名老刑警负责暗中侦查,自己能这样推理,老刑警自然也能联想到这样的犯罪动机。

  江宁紫金高尔夫,身材高大的少年从楼梯上急匆匆地跑了下来,如今贵为江宁地下世界头号人物的白稼先抬头看了一眼楼梯,发自内心地笑着道:“巨象,做事情不要毛躁,也是马上要上大学的人了,学着做事沉稳些!”

  “知道了。”白巨象匆匆从冰箱里拿了一块三明治,拎起沙发上的书包就往外走。

  “巨象,今天不是礼拜天吗?怎么还上课?”白稼先皱眉问道。

  白巨象道:“前两天江北那边不是说发大水了嘛,我们学校有个女生被淹死了,学校组织今天开追悼会,全体学生都要参加。”

  白稼先先是一愣,随后微微皱眉,顺手拿起一张银行卡:“卡里有五万,你这个月的零花钱。”

  “谢了!”白巨象咬着三明治含糊不清道,“学校组织给那个女生捐款,我正发愁没零钱呢。”

  白稼先笑着道:“捐吧,都捐了回头没零花钱了,爸再给你!”

  “爸再见,青叔再见!”白巨象匆匆冲出家门,又匆匆跑了回来:“爸,小妈是不是去日本了?回头你跟她说一声,让她帮我带样东西,我有用。”

  白稼先点头,目送儿子出门,回头对一脸笑意的丁如青道:“这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的长大,唉,他妈死得早,我也没时间多管教他,这几年幸好有你在,他在现简直把你当成是偶像了。”

  丁如青笑道:“孩子嘛,我这个年纪正是他们向往的,有精力,有时间,有女人,男孩子嘛,不就是喜欢这些东西嘛!”

  白稼先点头:“巨象出生前,正值龙爷事业的低谷期,那会儿我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等这孩子一出生,不但面包有了,而且该有的都有了!”白稼先放声大笑,他一觉得儿子白巨象是他人生的转运福星,如今他也算打下了一份不大不小的基业,将来还指望着能交到白巨象手里。“但愿这孩子能早点儿成长起来。”

  丁如青道:“巨象性格阳光,为人磊落,说实话,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刺激,倒真不是走偏门的料子。”

  白稼先点头:“这孩子随他妈,心地偏软,吃我们这口饭的,一定要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觉悟,再观察几年,实在不行再想其他办法。”

  丁如青道:“白哥,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白稼先爽朗笑道:“你我兄弟,还有什么当讲不讲的说法,有话说,有屁放,咱俩就差没穿一条裤子了,其余的跟亲兄弟有什么两样?”

  丁如青笑了笑,委婉道:“刚刚那些话,咱们讲讲还成,但最好不要当着嫂子的面提起,尤其不要当着小少爷的面提起。”

  白稼先的笑容微滞,叹了口气道:“如果巨象能有小龙一半的心机,事情就好办多了。”

  丁如静微微一笑:“小少爷倒是更像白哥。”

  白稼先摇头,却没有说话,只是看向落地窗外的白色围墙,但愿这兄弟二人不要上演祸起萧墙的一幕。

  白巨象刚出门,就看到站在正门旁用手机打电话的少年。

  少年看到白巨象,匆匆挂了电话,上来一把拉住白巨象道:“哥,今天跟职校傻逼们约好了,下午四点,你跟翔子他们也一块儿来帮我撑撑门面,好不好?”

  白巨象颇是头疼摇头道:“我下午还有事,你屁大个孩子,成天打打杀杀的,搞什么?”

  少年自嘲地笑了笑:“哥,我也是为了你啊,将来你要是接了老爸的事业,手下总要一两个能扛得起杀得出的兄弟啊!”

  白巨象摇头:“爸的事情我管不了,但你还小,得先好好读书,不喜欢读书,谈谈恋爱也可以,这打打杀杀的事情,多没意思?而且将来的事情,谁说得清呢!”r1058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