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三十七章 突发怪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热门推荐:、、、、、、、

  一路上美美的情绪有些低落,白巨象不敢去招惹美美,偷偷问李云道:“哥哥,她怎么了?”

  李云道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美美是个懂得感恩的孩子,自己人生最困难的阶段高春歌一直陪在身旁,如今得知高春歌并非死于洪水,又怎会不为昔日的同窗好友而感到哀伤。

  徐燃家住在市中心的一处公园旁,也是上个世纪在江宁城颇上档次的头几个高档住宅区之一,如今看上去并算不上什么高上大,但稍微熟悉点楼市的人都知道,住在这里的大多数业主都非富即贵,而且以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居多。

  “徐燃家条件不错啊?”开车小区的时候,李云道笑着问白巨象。

  “徐燃他爸是住建局的副局长,妈妈是社保局的处长,算小康之家吧。”白巨象耸耸肩膀,毕竟条件不错的概念对他来说,起码也得跟自己家一个档次吧。

  常年住在老小区的美美倒是瞪大了眼睛,小区里葱郁绿化和盛放鲜花均让她颇感吃惊,最后才孩子气地发出一声感慨:“原来真的可以住在花园里啊!”

  李云道笑了笑,拍了拍美美的脑袋:“只要你自己愿意,将来也能带着妈妈和奶奶一起住比这还要高档漂亮的小区。”

  美美先是开心地吃吃一笑,随后却不知为何忧伤地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

  出乎李云道的意料,被白巨象称为“小康之家”的徐燃家竟然是小区最深处为数不多的几幢别墅之一。白巨象熟门熟路地按了门铃,过了数分钟依旧无人应答。随后白巨象环视四周,见周围无人,这才带着李云道和黄美美转到别墅后方,在一处石墩的下方摸出一把钥匙,像打了胜仗的孩子般炫耀道:“徐燃不喜欢带钥匙身上,总是把钥匙藏在这儿。”

  李云道点头,不知为何,他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等白巨象打开大门,带两人穿过小院,拉开客厅的落地推拉门时,一股浓郁的煤气味扑面而来。

  “不好!”李云道连忙拉着白巨象和美美退到小院中,“你们俩打电话报警,记住,不管发生什么,千万不要进去。”

  深吸了口气,李云道冲入别墅客厅,浓郁刺鼻气味熏得脑袋发晕,好在总电闸就在客厅入口处,李云道先拉下电闸,防止一切会产生电火花电器突然工作而引起爆炸,而后冲入厨房,迅速关掉煤气总闸,最后飞速打开了一楼所有门窗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突然,楼上传来一阵异响,李云道下意识地从背后拔枪,但周边刺鼻的煤气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散去,只好收起手枪,三刃小刀悄然滑落于手心,左手又从厨房里顺手拿了一把剔骨尖刀,随后楼梯缓缓摸向二楼。

  二楼门窗紧闭,连窗帘都拉上了,昏暗中安静得可怕。李云道贴着墙壁一步一步悄无声息地摸向二楼,昏暗中,一道人影迅疾地穿过二楼起居室,径直奔向二楼房间。

  “徐燃?站住!”李云道喝道,脚下徒然加速。

  只是那人身手极好,窜进二楼洗手间,打开窗户,竟然不管不顾地直接跳出窗外。

  李云道心中微惊,赶到洗手间窗边,却看到窗畔下方有一处放空调的平台,平台旁是从楼顶贯穿而下的落水管道,对方应该是顺着落水管爬到了一楼。见那人已经离开,李云道迅速打开二楼所有门窗,却在二楼的一处卧室内发现了平静熟睡的徐燃。

  “咦,家里都煤气泄露了,他还睡得这么香?”白巨象不知何时也跟了上来,看到熟睡的徐燃,颇是吃惊,“对了,你刚刚在里面叫谁站住?”

  李云道摇了摇头:“没事,估计是我看花眼了。”

  白巨象推了推熟睡的徐燃:“喂,起床了,你家煤气都泄露了!”

  但徐燃毫不动静,白巨象惊异地转头道:“他怎么了?被煤气熏晕了?”

  李云道心中早已是波澜起伏,很明显,徐燃也被人下了大量的安眠药,同样又是煤气,不出意外,刚刚逃跑的身手敏捷的那人肯定跟高家一家三口的死脱不开关系。“打电话叫120吧,估计是被安眠药吃多了。咦,你怎么一个人上来了?美美呢?”

  白巨象一边拨电话一边道:“她不放心你一个人进来,让我上来看看。”

  李云道也给沈燕飞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情况,并让她派刑侦技术科的人来现场看看能否提取到那人的指纹或dna。

  白巨象打电话通知了徐燃的父母,又跟着徐燃一起上了救护车,临走前,看是恋恋不舍地看了美美一眼,但兄弟有难,美人的事,明天再努力吧!

  送黄美美回家的路上,美美突然问道:“春歌班长真的是被洪水淹死的吗?”

  李云道苦笑,美美丫头太聪明,有一点蛛丝马迹就会被她抓住痛脚,但李云道却不想骗她,想了想才道:“目前的证据表明,她不是死于洪水。”

  美美乖巧地点头:“好了,我知道这些就够了。老爸教过我,你们有纪律,不能说的,我理解。”

  李云道笑了笑,继续开车。

  美美坐在副驾上,蜷缩着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嘟着嘴,静静地望着李云道。

  李云道笑着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美美可爱地噘了噘嘴唇道:“感觉刚刚你特别像我爸爸。”

  李云道失笑:“好吧,闺女。”

  美美佯装不悦道:“不许占我妈便宜。”

  李大刁民顿时无语。

  美美嘻嘻笑道:“云道哥哥,我妈妈漂亮吗?”

  李云道清了清嗓子:“嫂子很端庄。”

  美美这回真的不悦了:“你的意思是我妈不漂亮?”

  某刁民苦着脸摇头:“小丫头片子,别拐着弯地忽悠我踩你的陷阱。”

  美美嘿嘿嘿笑道:“云道哥哥真聪明。”

  将小丫头送回家,李云道掉头便再次回到徐燃家的别墅,沈燕飞和刘晓明都在场,刑侦技术科的同事正在采集家中的指纹和脚印,徐燃的父亲徐克敏已经闻讯赶了回来。

  “李政委,我已经听沈队长介绍过情况,实在是感谢,如果不是你及时采取措施,后果……”徐克敏原是江宁理工建筑系的博导,属于学而优则仕的学术派官员,如今官居市住建局常委副局长一职。

  李云道迅速打量了徐克敏一番,眼前的学术型局长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年过四十,算得上是风度翩翩,有传闻说新上任的姜书记对徐克敏很是赏识,有意将这位学者型的官员提拨扶正。

  “徐局客气了,眼下重要的是找出对方对贵公子痛下杀手的缘由,这才是重中之重。”李云道客气道。

  徐克敏一脸忧郁道:“我和燃燃他妈也没有什么仇家啊,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呢?”

  李云道试探性地问道:“徐局,徐燃在学校里有一位关系非常不错的女生,叫高春歌,你熟悉吗?”

  徐克敏点头道:“那姑娘来过家里。我和燃燃他妈妈都是高等院校的老师出身,所以观念上也不会那么保守,只要两个孩子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正常相处我们都是支持的。春歌那孩子我见过,是个不错的姑娘,可惜红颜薄命啊,谁能想得到一家子人居然会被洪水淹没了……”

  李云道看了一眼正在采样的公安干警,小声道:“徐局,可方便借一步说话?”

  徐克敏愣了愣:“要不去我书房?”

  “燕飞,你也一起进来。”

  徐克敏的书房在别墅一楼,李云道之前进来开过门窗,此时再次进来,才发现这位学者型官员的确藏书颇丰,大多数都是建筑学术类的书籍。

  “李政委,有话不妨直说。”徐克敏意识到李云道出现在自己家救了徐燃一命应该不是什么凑巧的事情。

  李云道点头:“燕飞,情况还是你来介绍一下吧。”

  沈燕飞将高春歌的真正死因大致介绍了一遍,徐克敏猛地大惊,一脸后怕道:“这么说,春歌那孩子一家人都是死于煤气中毒?”

  李云道点头:“我跟市法医处反复确认过这个结果,而且高春歌死前曾经遭遇性#侵犯,我一度以为……”

  本以为徐克敏要发作,却没想到他却只是点点头道:“我理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燃燃一定是你们的第一嫌疑人。”徐克敏摇了摇头道,“如果真要发生什么,两个孩子早就发生了,哪用得着下什么安眠药啊,春歌喜欢燃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李云道点头道:“不错,但是我们也了解到,高春歌在死前的前三天,跟徐燃提出分手,这件事你知道吗?”

  徐克敏微惊:“怎么可能?”

  李云道皱眉:“为什么不可能?”

  徐克敏道:“我记得那周之前的一个周末,春歌还来过家里,还说一定要跟燃燃考同一所大学,本来我和燃燃他妈商量着要送燃燃出国去读大学,春歌家里条件一般,我还跟燃燃他妈商量着,送燃燃和春歌一起出国,这个想法我们也已经和春歌商量过了,她也很开心啊,不可能才过了两天,就跟燃燃提出分手了。”r1058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