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三十九章 港口码头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热门推荐:、、、、、、、

  傍晚,天色昏暗,远处的天空传来几声若有若无的闷雷声,浑浊的江水扑打着码头边布满青苔的堤岸,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风雨欲来的湿气。老于看着一眼远方天边的滚滚黑云,庆幸地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趁着下午将货物卸得七七八八,否则要是再跟前段日子一样,连续下数天的大暴雨,吊塔上视线不清,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幸好现在只剩下不到两成的货,明儿如果天气好,再稍微加个班,应该就不成问题了。

  老于刚从塔吊上爬下来,就看到卸货队的王队长带着一个客户模样的人迎了上来。

  “老于,晚上还得辛苦你一下,稍微再加会儿班,把剩下集装箱都卸下平,我刚刚已经跟弟兄们都打过招呼了,你也辛苦一下!”王队长四十来岁,身材微胖,面色红润,看这会儿样子,应该又是从身边的客户那儿收了些好处。

  老于迟疑了一下道:“王队,海关的人都下班了,今儿就是卸下来,货也提不走啊!”老于这话是说给客户听的,这个码头是海关码头,没有海关的批文,谁的货都运不出去。

  “也对啊!”王队长转头问身边夹着小包梳着大背头的客户,“牛总,老于说得也不错啊,我把这档事儿都忘了,海关不发话,我就是卸了货,你也提不走啊!”

  身材瘦削目露精光的牛总微微一笑:“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

  王队长一脸恍然,掉头对老于道:“牛总在江宁也不是普通人,海关那边没准儿也有人留下来了,老于,你只管卸货就成!”

  老于看了一眼远处黑云压城般的天空,迟疑道:“王队,打雷啊……”码头对高空作业是有安全要求的,闪电打雷期间吊塔上都是禁止有人上去操作的,虽说这么多年,也没见谁真的被雷劈着,但是港口公司有明文规定,所以老于有些犹豫。

  王队长瞪起了眼睛,不悦道:“老于,我王某人面子你也不给?”

  老于一惊,连忙陪笑:“王队,你这哪里的话,我老于谁的面子不给,也不能不你面子啊!要不这样,我这就上去,你跟弟兄们打声招呼,抓紧干活,眼看着要下暴雨了。”

  牛总看了老于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字条递给老于:“其实也不用多麻烦,我只要这几个集装箱。”似乎怕老于多想,牛总又多加了一句,“厂里原料告急啊,再不运回去,机器就要停转了,几千号人的工厂,一天不开工就得损失好几十万啊。”

  老于一听,点点头:“也对,这年头做点生意都不容易。”

  牛总也是个明白人,从手包里掏出一封早就准备好的红色信封,迅速地塞进老于的口袋:“这么晚还要麻烦你加班,一点小心意,不成敬意!”

  王队长扭过头去,他兜里的那个信封,可比老于这个要厚实得多,港口码头油水多,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老于会意,满意地憨笑,转身又爬上了吊塔。

  只是,在场的三人谁也没有发现,不远处的一处港口建筑上方,一架望远镜将三人的动作看得真真切切。

  “确认拿手包的人是谁了吗?”李云道问身后的王卓。

  王卓递来一份资料:“市局信息系统里刚刚发来的,这个人叫牛亮,是江宁一家来料加工贸易公司的老板,主要从事电子产品的来料加工,这几年对外出口越来越不景气,厂子效益很不好,已经裁掉了不少人。市局的系统里一开始并没有他的资料,去年工厂工人罢工,有人跳楼,这才把他列进了经侦那边的信息库,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跟毒贩扯上关系的。”

  望远镜里,牛亮看上去就是一副成功企业家的模样,李云道想了想才道:“他会不会是木偶?”

  王卓点头:“不排除这个可能,我之前一直在琢磨到底是谁来接货,现在的毒贩都很狡猾,会利用各种条件来创造将来被抓后安全脱身的有利因素。但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个牛亮是不是无辜的,所以暂时也不能打草惊蛇,万一他真是毒贩那头的,很可能会破坏这一次的联合行动。”

  李云道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足有三个篮球场大小的区域,这里已经在三天前被市公安局临时征用,并且已经改造成本次联合行劝的指挥部,省厅缉毒局,市局重案,刑侦,水警,特警,信息情报部门以及江北分局等联合行动,下方的码头已经部署了足够的人力。

  王卓接过望远镜,看着货轮道:“我现在就担心,来接货的是些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如果只抓些小虾米,这次的行动跟失败没有什么差别。”

  李云道摇头:“如果真是情报上说的那批货,价值那么高,接货的肯定不是小虾米。”

  王卓看了一眼身后,压低了声音道:“上头的意思是,把货放出海关,放长钓大鱼,我担心这么做会不会偷鸡不成,最后反蚀把米。”

  李云道点头:“海关那边安排好了?”

  王卓道:“派去海关的是个老侦查员,前几年去缉私那边工作交流过一段日子,对海关比较了解,应该不会出问题。”

  李云道站在窗边,望着远处滚滚翻动的黑云,轻声道:“这么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王卓没听说李云道话里微微上扬的声调,捏了捏拳头:“只欠东风了!”

  不知为何,李云道内心的不安越来越重,这份不安从拿到古塔村那三具尸体的验尸报告便开始酝酿,在徐燃家遇到那未知的黑衣人后开始发酵,此时这种不安感愈发强烈。

  王卓从背后拿出手枪,一边仔细地检查着零件,一边开玩笑道:“怎么了?我看你心事重重的,上回跟南美人交手你可没这么怂啊?”

  李云道苦笑摇头:“估计是我多虑了。”

  王卓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会儿多虑没关系,开枪时可别想那么多,都是毒贩,抓到都是杀头的,铁定要殊死挣扎一番。”说着,自嘲地笑了笑,又接着道,“不过我看你小子开枪时倒是很镇定,如果不是认识你,铁定以为你小子以前是职业杀手。”

  李云道叹了口气:“杀人的事情,本来就没那么复杂。”

  王卓却接话道:“杀人是简单,但是如果以杀人为生,那就不简单了。”

  李云道点头:“没准儿今儿要面对的,就是这帮人。”

  王卓道:“贩毒的,哪个不是以杀人为生的。”

  李云道想想,他说得也有道理,正欲开口,却见王卓持着望远镜激动道:“第一只集装箱出来了。”

  李云道拿起望远镜,果然货杠箱上的号码与情报中完全吻合,候在远处的牛亮此时脸上也显现出了一股激动过后的红潮。

  雷声渐近,黄豆般大小的雨点开始噼里啪啦地掉落,转眼便是倾盆大雨。

  王队长的通讯器里响起老于的声音:“王队,视线太差了。”

  牛亮不动声色地从皮包里又拿出一封厚实的红色信封塞进王队长的口袋:“王队,今天让你辛苦了。”

  王队长面色一阵激动,拿起通讯设备:“老于,再辛苦一下,回头这个月你就是标兵!”

  塔吊上的老于咬了咬牙,评上港口评兵,月奖金能多出两千块,这对一个月收入也不过几千元的老于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刚加上刚刚牛总塞进口袋里的红包,上了吊塔,老于就忍不住拿出来数了数,二十张红色毛#主席,一下子就多了一个月的收入,老于心情大好,咬咬牙,又将吊臂转向货轮的方向。

  晚上十点多,老于终于吊出了字条上的最后一只集装厢,在炸雷声中心惊胆战了一晚上的老于终于松了口气,临下塔吊前,还摸了摸口袋里的红色信封,厚实!心情愈发轻松。

  王队长冒雨陪着牛亮一起来到额外堆成一座小山的三只货框厢前,仅有的一件雨衣他也客气地让给了牛亮,谁让人家是金主呢?

  “牛总,得有海关手续才能提货啊!”滂沱大雨中,王队长只有大吼着才能让对方听清自己的话。

  牛亮点点头,摸着集装厢上的海关封条面色激动,而后才拿出手机打一个电话。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海关制服的工作人员开着一辆越野车来到集装厢旁。

  王队长心是明白人,知道这种事儿不适合有外人在场,忙不迭地跟牛亮打了招呼,淋着雨跑开。

  从越野车上跳下一个年轻大约四十多岁的工作人员,穿着大雨衣,用口罩遮着脸,上前就问:“就这三个?”

  牛亮连忙点头,从手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密码是银行卡的后六位。”

  蒙了脸的海关工作人员只嗯了一声,接过银行卡放进口袋。

  半个钟头,三辆牌照一模一样的大型集装厢卡车同时开进码头货柜场。r1058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