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四十章 瓮中捉鳖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m.

  看着最后一只集装箱装车妥当,牛亮才稍稍松了口气,冲三名帽沿压得极低的卡车司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先行离开,这才又从兜里掏出一包刚刚拆封的软中华,自己抽出一支,剩下的干脆塞进身边王队长的工作服口袋里:“王队,大晚上的,又下着雨,还这么劳烦,辛苦了,回头跟于师傅打声招呼,空下来有机会一定请兄弟们一起聚聚,以示感谢!”

  王队长摸了摸口袋里的香烟,心中喜悦,却依卓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牛总这就见外了,帮自家兄弟的忙嘛,以后要帮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嘛!”

  一旁面色憨厚的老于也跟着一起点头,口袋里的人民币捂得已经微微发热。

  三辆集装箱卡车先后离开码头,牛亮开着自己那辆奔驰glk越野远远地缀在后方,警惕地打量着出现在后视镜中每一辆汽车。

  与奔驰车隔着两个车身的一辆黑色帕萨特上,开车的是缉毒大队长王卓,李云道坐在副驾位置,微微皱眉。

  “我怎么越想越觉得公安厅今儿晚上布置得有点儿草率……”王卓看着前方的集装箱卡车,忧心忡忡。

  李云道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前方的奔驰越野,眉头也紧锁着。刚刚在临时指挥中心,他就感觉到微微的不安,此刻这种不安却越来越强烈。帕萨特后方跟着数辆品牌不一的车辆,李云道知道,其中一辆依维柯上有十二名特警支队的突击队员,另外公安厅还协调了大量警力投入今晚的跟踪围捕行动,在各个高速路口和重要的交通枢纽都投入了相当的警力。但这些部署却丝毫没有减轻李云道心中的不安,这种不安就如同当年在昆仑大山里被饿了一整冬的饿狼群盯上了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老王,国际刑警那边没派人过来?”李云道突然问道。

  “没听说啊,好像这回说是国际刑警那边只负责提供情报,具体执行由我们这边牵头。倒也是啊,那帮孙子回回都是争破脑袋地要来争头功的,最不济也要沾点好处,怎么这回当起了缩头乌龟?”王卓一边思索着,一边轻轻拍打着方向盘。

  突然,王卓微微眯了眯眼,他们身后不知何时插进来一辆被泥水污了牌照的水泥罐车,打着刺目的远光灯,刺得开车的王卓微微眯眼。

  “妈的,现在这帮开水泥罐车的司机素质越来越低了!”王卓拿起车上的通讯器,呼叫后面的车辆,“那谁,在下一个路口让交通把这辆水泥罐车挡下来。”警用通讯器里一片嘈杂声,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王卓在方向盘上敲了敲了通讯器:“破玩意儿,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掉链子吧?”

  李云道接过通讯器:“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我是老三我是老三,我们身后有一辆水泥罐车,请在下一个路口将它挡下来。”除了嘈杂声通讯器里依旧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李云道看了一眼车窗外,已经是接近长江二桥的入口位置,牛亮的工厂在市郊,过了二桥是截然相反的市区方向,难道他们就不怕被瓮中捉鳖吗?

  王卓突然咦一声:“他们减速了……”

  李云道心中微微一惊,正欲让王卓不要减速,便感觉整个车身猛然一震,后脑勺狠狠地撞击在身后的头枕上。

  王卓正欲骂娘,却只到后方水泥罐车轰轰作响的猛烈发动机声。

  “踩油门!”李云道打开车窗,掏出身上的警枪。

  “操!”王卓怒吼一声,猛踩油门,车身瞬间窜了出去。

  后方的水泥罐车的引擎也猛地一阵咆哮,再次疯狂地撞向帕萨特的尾部。

  幸好车是手动档,刹那间,王卓换档给油,就在快要撞上的那一瞬间,车尾堪堪地躲过了货车的致命撞击。

  “老王,跳过车吗?”李云道突然问开车的王卓。

  王卓被问懵了,这会儿车速超过了一百四,跳车?开什么国际大玩笑,要不是身后那辆狗日的水泥罐车,王卓真想笑,可是很快他便笑意顿消,因为前方二桥正中间横着一辆集装箱卡车,正对着他们站着一排人,其中一人箭头扛着一件几乎让王卓魂飞魄散的玩意儿。

  “我操,这他妈是要打仗啊……”

  “别墨迹,快跳!”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打开车门,跃身而出,身后的水泥罐车几乎在同一时间踩下制动,发出刺耳的刹车声。

  巨大的惯性和冲击力让李云道的身子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所幸的是在昆仑山偷观老喇嘛授艺这么些年,解力卸力还是能学到些皮毛的,当下护住头部,让身体随着惯性的作用飞快翻滚,但就算是这样也早已经是头破血流。

  身子狠狠地撞击在长江二桥的护栏上,全身上下的骨头都仿佛被摔裂了一般,李云道正七荦八素的时候,巨烈的爆炸声和一股迅猛的热浪伴随着强大的冲击波扑面而来,下意识地,李云道匍匐在地上,将脑袋埋入双臂间。一投灼热从脑后勺掠过,跟着肩头微微一热,李云道暗叫一声不好。

  缓缓从双臂间抬头,刚刚自己和王卓驾驶的那辆黑色帕萨特已经在熊熊烈火中烧成了残骸,透过黑烟和火焰,李云道看到趴在大桥另一边一动不动的王卓,生死未知。

  远处一排人分成两波,持着枪小心翼翼地向趴在地上的两人迅速靠近,其中就有刚刚扛着俄产火箭筒的壮汉,看动作应该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双耳轰鸣中,眼中的世界仿佛在旋转一般,李云道还是挣扎着靠着桥边的护栏坐了起来,微微使劲,肩头传来一阵微疼,果然一枚不知是弹片还是车身碎片的小钢片插在肩上,幸好此时肾上腺的作用下,只是隐隐微痛。

  水泥车上也跳下一个身着迷彩服的络腮胡的男人,模样不太像是中国人,而水泥罐车后方早已经空无一车。

  李云道惨笑摇头,刚刚还想着对方是不是会被关门打狗,却没料到转眼前,毒贩没抓着,自个儿倒是被人瓮中捉鳖了。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