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四十三章 水中黑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热门推荐:、、、、、、、

  混浊的江水湍流不息,滂沱大雨落于江面,临江面数米竟腾起散不去的水雾。雇佣军头目喀斯挥了挥手,集装箱内居然驶出一辆南美产的马可波罗大客,载着包括喀斯和赫尔瓦罗在内的十四名外籍雇佣军用最短的时间撤出桥面,沿江流往下两公里后,喀斯指挥手下换上早已准备好的潜水服,只留下两人留守江畔,其余身着潜水装备纷纷跳入滚滚长江。

  等跳入江水,赫尔瓦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江水出乎意料地异常冰冷,江水浑浊,水下的可视范围极低,但是喀斯说了,活人见人,死要见尸,否则就这样回哥伦比亚,不但说好的奖金要泡汤,估计以朱丽叶的蛮横脾气,说不定连性命都难保。想起那张杀人不眨眼的微笑着的苍老面孔,赫尔瓦罗又颤抖了一下,狠狠心,一个猛子扎入了更深的江水。

  离赫尔瓦罗最近是他的观察手迪克姆伯,看到赫尔瓦罗扎进了深水,迪克姆伯也舞动脚蹼眼着扎入深处。江面的水流很急,但深处还算平静,只要别倒霉运地踩进深水湍流漩涡基本就不会出大问题。虽然在江水中他只看到前方赫尔瓦罗模糊的身影,但他还是一步不拉地跟在身后,同时观察着身边的水域,如果能早点找到那家伙的尸体就好了,这样他们就能早点儿离开这个想想都让他心怀敬畏的神秘东方古国。

  赫尔瓦罗感觉到身后有人,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迪克姆伯在潜水服中笑着冲他竖起了大拇指,赫尔瓦罗会意一笑,他俩常年合作,早就心生默契,迪克姆伯的意思是你在前面游,我负责后方的安全。迪克姆伯看不清赫尔瓦罗的表情,只好冲他挥挥手,示意老队友继续前进。可是,江水浑浊,虽只相隔几米,但却看不清赫尔瓦罗的惊恐表情。看到赫尔瓦罗突然掉头向自己游来,迪克姆伯心生疑虑,摊手示意,却未发现一柄在江水中也能感觉到寒光的匕首悄然靠上他的脖子。

  在迪克姆伯眼中,只看到好兄弟赫尔瓦罗竟然取下身后背负的水下弩#枪对准了自己,心中不竟大骇,飞快舞动着胳膊,示意赫尔瓦罗停下来,突然,他看到水中腾起一团黑红,颈口处微凉,转头时恰好看到那柄寒光四射的匕首离开自己的颈部动脉。混着血水的江水冲进潜水面罩,迪克姆伯眼前一红,浑身力气仿佛被人瞬间抽空,而后又被一脚踹在身后,被悄然割喉的尸体被江底暗流卷向远方。

  赫尔瓦罗只恨自己手中的是水下弩#枪而不是习惯使用的狙击步枪,否则那人早已经死在他的枪下,就算是这样,赫尔瓦罗还是射出了一枪,直奔向那黑影消失的方向。浑浊不堪的江水深处仿佛隐藏着一头巨大的凶猛怪兽,离开潜水灯的范围后,黑暗的污浊瞬间吞没了弩箭。赫尔瓦罗有种预感,那一箭并没有射中对方,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腕上的潜水表,按喀斯的吩咐,不管找没找到尸体,半个钟头后都要上岸,因为情报所说的是中国水警的反应时间就是三十分钟,喀斯并不想跟中国官方发生任何的正面冲突。可是现在才下水五分钟,迪克姆伯就莫名其妙地死在了自己身边我,赫尔瓦罗有些担心,不知道迪克姆伯是不是队里死在那黑影手中的第一个人,得想办法提醒大家一声,赫尔瓦罗奋力向江面游去,到了江面上却发现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雨水声混杂着江水声,雨小了,但江面上的雾气竟比刚刚还要浓,一米以外已经看不清任何事物。

  “上帝保佑!”赫尔瓦罗祷告一声后,再次潜入水中,一边警惕四周,一边搜索着那具穿着白衬衣的中国警察的尸体。

  穿着笨重潜水服的喀斯很恼火,早知道刚刚就应该一进入射程范围就结果那个中国警察,离开哥伦比亚之前,朱丽叶倒是反反复复叮嘱过他,那个中国警察很狡猾,一定要小心,但研究过李云道背#景资料的喀斯却觉得一个连当兵经历都没有的中国警察就算再狡猾也比不上南美那些在热带雨林里常年作战的游击队吧?可是这会儿面对着视线不足两米的浑浊江水,喀斯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点下手的话,这会儿应该已经在撤往南美的路上了。喀斯知道中**人的厉害,所以不想节外生枝,但如果找不到那具尸体,不割下那人的人头,朱丽叶那边肯定无法交待。

  喀斯体力很好,在水里游动的速度很快,但江水很急,他还是担心江水很可能已经把尸体冲出了他们搜寻的范围。但不管怎样,在中国警方反应过来之前,还有二十分钟时间,如果真找不到尸体,喀斯心一横,干脆就拿刚刚另外一个警察的人头去交差,赫尔瓦罗说得不错,这些中国人看上去长得都差不多,烧焦了以后就更看不出了。

  不知为何,喀斯突然悬停了下来,在水中直立悬浮着,警惕地看着四周,他的第六感一向很准,正是凭着这种对危险的预知,他才能从战场上活到现在。又过了数分钟,喀斯非但没有放松,反而将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调整至最佳状态,虽然不知道要面对什么,但他能感觉到那股危险的气息。呼出的二氧化碳不断以气泡的形式从水中消失,喀斯只能听到水流声和自己的呼吸声,潜水灯而周边照了一遍又一遍,黑暗中的未知危险似乎并没有出现。

  面罩中的喀斯皱了皱眉,疑虑地打量着四周的黑暗,难道只是江中的某种鱼类和动物?

  又等了数分钟,喀斯这才缓缓放松身上的肌肉,抬手看了一肯潜水表,还有十分钟就是撤退时间了,想了想,喀斯也不再往前游,而是用手表设备确定了方向后,往刚刚出发的岸边游去。

  突然,一个口中咬着匕首却没有穿戴任何潜水装备的黑色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喀斯的身后。r129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