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四十四章 池畔,江边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热门推荐:、、、、、、、

  北京,东山,四合院。月光下树影婆娑,盛放的荷花随夜风轻荡,时而能依稀听到锦鲤轻跃的水声。荷花池畔太湖石上,面容稚嫩的小道姑盘腿托腮而坐,已依稀见到美人胚的眉目间甚是忧伤,身旁小喇嘛砸砸嘴巴,数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生怪这位在茅山也敢上房揭瓦的小姑奶奶又问候他的脑门子,扶了扶被夜风吹歪的喇嘛帽,嘟嘴不语。

  良久,脑袋上随意用木钗插着发髻的小道姑还是撇了撇嘴说:“小和尚,真不去?”

  趴在巨型太湖石上托腮仰视空中圆月的小喇嘛似乎不高兴再跟小道姑普及喇嘛和和尚之间的基本区别,只鼓了鼓腮帮子,吐了个口水泡泡。

  “十力嘉措!”小道姑生气了,赏了小喇嘛一记响亮的脑门子,磕歪了那顶明黄色的小小喇嘛帽。

  “张小蛮!”小喇嘛揉着脑门子一脸委屈,最后想起云道哥说的好男不跟女斗之类的至理名言,哼了哼,继续盯着那不知是否真有月宫嫦娥的玉盘想着那些玄奥又绕头的大乘谒语。

  “哼,万一他真死了,我看你怎么办!”张小蛮赌气道,恨恨地将身子往远离小喇嘛的方向挪了挪,似乎从此就要跟这说话从来都言不达意的和尚划清界限一般。

  托腮赏月的小{喇嘛轻轻一笑:“我云道哥要是那么容易就死了,岂不枉费了大师父这些年的大心血……”小家伙似乎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得太多了,突然闭口不语,继续对着那轮明月修他的大乘佛心。

  “哦?”原本打定主意起码三天不跟小和尚说话的张小蛮立马来了兴致,又往小喇嘛身边靠了靠,“接着说呢?你们大师父什么大心血?”

  小喇嘛对着千里皓月长长地打了个哈欠,转头看了茅山小道姑一眼,懒散的眼神突然变得惊悚起来:“张小蛮,你别动。”

  小道姑皱了皱灵巧的小鼻子,一脸不屑道:“不说就不说,等我把祖师爷传下来的东西都吃透了,自个儿看!哼……”突然,小道姑的余光扫到了某种池边生物,顿时尖叫一声,竟然以盘腿之势径直往半空窜出半米高,“青蛙……”小道姑的声音带着哭腔,落在小喇嘛身后,“十力,你帮我赶走它好不好?”

  小喇嘛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青蛙而己,至于吗?”

  小道姑鼓嘴想生气,但又忌惮那只肥硕的青蛙,躲在小喇嘛身后只敢用余光偷瞄那只丑陋的生物,只是依旧嘴硬道:“就……就至于,我……我命里跟青蛙犯冲,不行吗?”

  十力嘉措扶了扶喇嘛帽,蹲下身子,伸出月光下葱白如玉的小手,那青蛙竟出奇地跳到了他的手上。小喇嘛微笑不语,翻身跳下巨型太湖石,手中的青蛙纹丝不动。最后,他蹲在池畔,对那肥青蛙道:“走吧,多生些小青蛙,等明年云道哥回来。”他顿了顿,回头冲小道姑张小蛮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小牙,“云道哥最爱吃烤青蛙!”那青蛙居然仿佛听懂了一般,跃上池畔的荷叶,咕咕叫了两声,跃入荷池。小喇嘛嘻嘻一笑,轻轻纵身跃上太湖石,拍了拍手,冲小道姑眯眼微笑。

  张小蛮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你摸过青蛙的手,可不许碰我,否则等他回来,我一定告状!”说着,小道姑得意洋洋地晃了晃脑袋。

  十力撅嘴,径直躺在巨石上,微笑看向银光柔和的圆月,喃喃自语。

  张小蛮又重新盘腿坐下,托腮时依旧面色忧伤,而后居然又跟着小喇嘛一起,喃喃地自语起来:“雨那大,水那么凉,可不要感冒了才好……”

  今晚江宁水警的反应速度可谓是史上最快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数十艘快艇巡弋于长桥面,南京军区也派出了不少兵力协助江中寻人。

  凌晨一点,距离李云道跳江已经足足三个多钟头,指挥中心丝毫没有处到任何关于李云道的消息,不过在赶往江畔的路上,韩国涛却收到了意外之“喜”――军警联动的搜江分队从江中打捞出了十具尸体,看装扮应该是刚刚在桥上阻击李云道的外国雇佣兵。

  从车上下来后,韩国涛等不及司机送上雨伞,冒着淅沥小雨到达江边,此时江边搭建的搜江临时挥指部里已经摆着一排十具尸体。

  韩国涛皱了皱眉,伸手道:“手套!”

  沈燕飞适时地将手套递了上去,韩国涛是老刑警出身,熟稔地翻看着脚边的第一具尸体,半分钟后便沉声:“外国人,男性,致命伤在颈部动脉,短时间内失血过多而亡,下手的一定是一个用刀很熟悉的人,伤口左深右浅,这人应该习惯左手使刀。死者身高约在一米八左右,健壮体型,虎口有老茧,身上有数处枪伤的旧痕,不出意外应该是国外的雇佣兵。”说完,韩国涛又开始查看第二具尸体,突然微微皱眉:“看样子下手的人应该是个职业杀手,或者说是对人命没有任何顾忌的人,这具尸体刀口正对心脏,入刀后快速搅动,估计心脏的脏室已经被搅烂了。”一旁的众人纷纷面色微变,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经历过今天这样的大阵势,又是雇佣兵,又是火箭筒,现在又多出个身份不明的职业杀手,想想都觉得心有余悸。

  第三具尸体身上查不出任何刀伤,一旁的邱文杰小声道:“估摸着会不会是被扯了氧气面罩,溺水身亡的?”邱文杰是政工干部出身,对刑事侦察一窍不通,今晚也是被这阵势狠狠地吓到了,此时见周围众人对韩国涛均面露佩服之色,忍不住想出来分杯羹。

  韩国涛迟疑了一下,最后摸了摸死者的颈部,才叹了口气:“是被人硬生生拧断了脖子。”

  邱文杰面红耳赤,咬了咬牙,也不再多语。

  等到第四具尸体的时候,韩国涛才突然“咦”了一声:“这是什么?”r129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