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六十三章 好浓的血腥味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沈燕飞心中猛地一沉,正要反抗,却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消毒水味道,又听到身后那人用极低的声音飞快:“嘘,别出声!”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仿佛是迷失在苍茫大海里一叶扁舟望见了灯塔一般,那股混着医用消毒水和男子特有汗息的味道,此时此刻竟如同她的一根救命稻草。∈♀頂點說,..大手缓缓从她唇边移去,沈燕飞这才颤抖得缓缓地舒出一口气。

  她回头,微光中只能看到那个熟悉无比的轮廓,黑夜里,他的眸子闪动着光芒。

  李云道强忍着胸口手术缝合伤口的开裂,警惕地打量着四周。他看过由香关芷的那本日记,如果不出意外,刚刚的黑衣人应该跟关芷来自同一个地方。而对于这些自幼培养出的杀人机器而言,人命不过只是任务当中的一个数字而已。李云道在昆仑山困读二十五年等身书的岁月里,对东洋密宗和忍术倒是有略有涉猎——到底,忍者就是日本古代战乱时代的特殊兵种,多用在暗杀、间谍等用途之上。忍者部队中的等级泾渭分明,上忍为智慧忍,负责战略部署,中忍为一线作战指挥队长,下忍便是冲在一线负责各类脏活累活的特战队员。忍者里分金木水火土五类遁术,大体上也都是根据他们擅长的作战方式来划分的,在李云道看来,忍者并不是电影里描述的那般夸张。日记里,关芷她自己是水忍,并不代表她真的跳进水里就能隐身了,所谓的水忍,也只是在熟通水性,更懂得利用水作为媒介来达到目的而已。刚刚出现的黑衣忍者应该是个男性,能借花草树木之势隐藏自己,十有八#九就是传中的木忍。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双腿已经微麻,沈燕飞却丝毫不敢移动自己的身体,生怕弄出一丝声响引来那位隐藏在黑暗中的大杀器。身后的男子就这样一直将她抱在怀中,她贴着他的身子,距离前所未有地贴近,浓郁的男子气息夹杂着青草和不知名的药水味,一阵一阵地传来。黑暗中,沈燕飞自己都觉得脸上的温度在慢慢地升高,她有些恼火,却不是针对李云道,而是对自己颇为不满,眼前生死攸关的节骨眼上,自己居然还能想到那些风花雪月?这是原来她最为不屑的肥皂泡沫剧里才会出来的场景,她一直觉得这样的行为是违反正常逻辑的。此刻,她才突然领悟,原来有些事情,不是常理和逻辑就可以解释的,包括这种不出道不明的情愫。

  沈燕飞正纠结在感情与逻辑的漩涡中时,突然,李云道猛地将她的身子往后一扳,一记密宗万字形的忍者飞镖几乎贴着沈燕飞的鼻尖疾旋而过。

  李云道想都没想,认准飞镖飞来的方向,朝两边各三十度的位置连着各开一枪,而后拉着沈燕飞疾奔。

  只是还未等奔至入口处的铁门,一股劲风呼啸而至。余光瞥见一抹寒芒,李云道暗叫一声不好,直接将沈燕飞一掌推出数米开外,想再转身自保却已经晚了,疾飞的长刀直驱而入,贯穿了李云道右掌后,竟带着李云道的身子又前行了数米,才停了下来了,刀尖不偏不尖地停留在离沈燕飞眉心不过数寸距离的地方。

  沈燕飞目瞪口呆,她甚至能看到刀尖上不停滴落的鲜血。那是李云道的血,刀柄在手背,刀身却在手掌的另一侧。沈燕飞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作梦,这些只能在恐怖电影里看到的场面竟然鲜活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快走!”李云道惨笑。

  出乎李云道的意料,沈燕飞不走反退,搀扶着李云道另一侧的身子:“你不走,我也不走!”

  “嘎嘎嘎……”黑暗中,黑衣人的刺耳笑声再度响起,伴随着猫头鹰的凄厉叫声,让这个原本就孤寂的夜显得愈发危险。

  黑衣人对李云道手中的枪还有有些忌惮,在草丛中悄无声息地变换着方位。

  李云道右手受伤,改左手执枪,对着草丛不停地变化着方向。

  沈燕飞冷静地声道:“光线太暗,根本看不到他的落脚。”

  李云道头:“不出意外,这家伙应该就是传中的木忍,擅于在花草树木间隐匿身形。敌暗我明,摆明了他占优势。”李云道微皱了一下眉头,身上麻醉药的作用开始消失了,胸口的缝合处和手上的刀伤处都传来隐隐的疼痛,他知道待会儿一旦麻醉药作用全失,他将要面临什么样的痛苦。

  生死攸关,沈燕飞此时倒是愈发冷静,道:“他不敢现身,明他自己也知道,再快总快不过子弹。”

  李云道头,看了一眼夜空,漆黑的天空犹如被人拉上幕布的大屏:“要是有灯就好了……”着,目光落在铁门外,这里离救护车停放的地方还有近百米的距离。在平时一个冲刺就能完成的距离此时却如此地遥不可及,特别是背后还有一双虎视眈眈的眼睛,指不定正憋着什么大招。

  就这样又僵持了五分钟,沈燕飞明显感觉到李云道的身子开始微微颤抖:“怎么了?”她压低声音问道。

  李云道摇头:“没事,麻醉药快失效了而己。”

  沈燕飞的母亲是一名护士长,从耳濡目染自然清楚麻醉对于术后病人的作用。她焦急地看了一眼随风摇曳的草丛,又看了看天空,最后狠狠心道:“要不这样,我掩护你,你先走……”

  李云道失笑,轻轻摇头:“哪能比你一个娘们儿跑得还快?”

  沈燕飞怒道:“那也比死来得强!”

  李云道突然轻捂住她的嘴:“嘘,你听,那家伙很久没笑了。”

  沈燕飞甩开李云道的手,有些恼火,这家伙三番五次地乘机摸自己的脸蛋,但这种紧要关头,她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凝神仔细听了听,最后也奇道:“是啊,难不成真的躲着等我们先现身?”

  李云道摇头,嗅了嗅鼻子,突然道:“好浓的血腥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