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六十四章 虽远必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热门推荐:、、、、、、、

  李云道的嗅觉相当灵敏,在昆仑山上自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就一点就连跟李大刁民从小干架干到大的阿巴扎都不得不承认。哪怕此时手掌被利刃穿透,伤口处鲜血不止,他还是能分辨出那股熏人的异味。

  空气里有泥土味,有青草味,还有铁锈味道,但最为浓郁的却是血腥味,而且是人类血液散发出的味道。

  夜空中的乌云终于飘过,染着光晕的月芽悄然挂于天边,在轻雾弥漫的草丛上渲出了一抹迷离的银光。

  “你先别动,我过去看看!”麻醉药终于失效,剧烈疼痛让月光下的脸庞更显得苍白无力。

  沈燕飞却摇头,毅然道:“要去一起去!”

  李云道知道拗不过倔脾气的沈燕飞,只好带着她重新走入草丛,缓缓摸索着,寻向血腥味的源头。

  “啊!”沈燕飞突然轻呼一声,但飞快捂住自己的嘴,指着自己的脚。

  “怎么了?”李云道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突然猛地将沈燕飞拉到自己身后。

  沈燕飞被拉了一个踉跄,却也知道李云道应该是出于安全考虑,此时也往自己刚刚脚踩到软物的方向看去。

  刚刚还发出嘎嘎阴厉笑声的黑衣人面部朝下地趴在草丛里,长草@≌的韧性很强,黑衣人的体重竟然没能将长草全部压断,整个黑色的躯体趴在压倒的草上,纹丝不动。刚刚沈燕飞应该是踩到了他的一只脚踝,但对方却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反应。

  李云道嗅了嗅鼻子,点头道:“血腥味的源头就在这里,看样子应该是死了。”说着,李云道伸手往黑衣人的脖间摸去,还没等沈燕飞出言制止,就听到李云道轻咦一声,“好霸道的手段!”

  沈燕飞好奇心很重:“怎么?”

  李云道又摸了摸黑衣人的肩膀和膝盖,最后脸色沉重道:“肩关节和膝关节全都被人在很短的时间里击碎了。”

  沈燕飞轻哼了一声:“你以为拍武侠片?还击碎关节,很短的时间?难不成对方用的是降龙十八掌?”

  李云道摇头:“不信你来摸摸,而且你别忘了,从他刚刚发出最后一声笑声,到我动走进草丛,前后时间并不长。动手的人下手既稳准又凶狠,摆明了是想取他的性命。”

  李云道的分析很精准,逻辑上本无懈可击,可是在沈燕飞看来,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真的会存在那种出手便能击碎别人四处关节的猛人?

  “咦?”沈燕飞惊疑地看了一眼地面。

  李云道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是黑衣忍者的另一把忍者刀,与插在李云道手掌的这把算是孪生品,一胎双刀。

  此时剩下的那把刀安静地躺在草丛里,拔开草丛便能看出一抹寒光。

  “刀身上有字!”李云道并不急着去捡起那把刀,只是尽力地伏下身子,辨认着刀身上用血渍写下的一行篆书。

  沈燕飞也凑了上来,人大高材生对篆书并不陌生,但也还是极费力地才分辨出刀身上的字迹:“犯……我……”

  李云道却直起身,面色凝重:“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沈燕飞又仔细地观察了数秒,这才点头:“嗯,不错,就是这句话。”站直身子,长长地吁了口气,看着那具尸体,眼神却越发困惑。这几天发生在李云道身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出乎普通人能够理解的范畴,南美雇佣军,女忍者,男忍者,这里又突然冒出一个能瞬间暴杀男忍者的写得一手潇洒篆书的高手,这一切都已经完全超出了沈燕飞正能触及得到的常理范畴。

  李云道思索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表情却轻松了许多:“朗朗乾坤,悠悠华夏,总还是卧虎藏龙的。”

  沈燕飞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先顾顾你自己的伤口吧!”说着,转身走向厂区铁门。

  突然,她身子猛地一怔。

  李云道也察觉气氛不对,转头便看到月光下的一抹黑衣,长长的影子如同鬼魅。

  沈燕飞刚刚已经在草丛里找了配枪,此时伸手摸向后腰,如果李云道一起配合,起码暂时无法让黑衣人近身。

  “怎么才来?”身后的李云道却轻松地笑着道,“如果不是我俩运气好,这会儿连黄花菜都凉了。”

  黑衣人声音清冷,似乎不夹杂任何一丁点的感情:“那个南美人,不好对付。”

  “死了没?”这才是李云道最关心的问题。

  裹在黑衣中的由香关芷摇头:“他们很狡猾,反过来盯了我许久,原地正面冲突,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李云道点头,从之前看过的日记内容来看,由香关芷擅长的应该是暗杀。

  李云道走出草丛,关芷朝他看了一眼,眼睛猛然间微眯:“这把刀?”

  李云道指了指草丛:“自己去看吧。”

  关芷默默地走进草丛,五分钟后又默默地走了出来,手中多了那把写着血字的忍者刀。不知为何,她却将手中的忍者刀轻飘飘地扔给李云道,后者连忙用单手接住,一脸诧异。

  “这对刀是数百年前,村中一位老剑匠的遗作,溶进了富士山深处的陨石,取名‘半藏’。这对刀一直是村长的心爱收藏品,只是不知为何会落入福井的手中。”关芷似乎对这对刀颇是上心,话也难得地多了起来。

  李云道皱眉问:“你看出他是怎么死的吗?”

  关芷此时已经拉下黑色面罩,露出娇媚面容,沈燕飞不禁看得微愣。

  “他的身上好几处关节被人同时击碎,但最致命的一击是在后胸的心脏位置,如果可以解剖开来的话,你会发现,福井的心脏位置应该只有一团烂肉了。”

  “疼死的?”李云道和沈燕飞异口同声。

  李云道皱眉不语,沈燕飞却一脸惊异:“谁会这么残忍?”

  关芷摇头:“倒不是下手的人残忍,主要是下手的人力道很大,速度又极快,那几处关节几乎是在一瞬间同时被击碎,让福井很快失去了反抗能力,最后取他性命的一击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否则福井起码要挣扎几个小时才会慢慢疼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