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七十五章 情人哎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初秋的微风拂过,河面荡起微微的涟漪,小河旁的垂柳发出轻轻的摩娑声。£∝小,..o

  清晨五diǎn,小桥旁的青石台阶,绵延至翠绿的水面。

  李云道捧了把水扑在脸上,清凉沁人。

  “昨天我亲眼看到一位老婆婆在这里洗马桶的。”身后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不用回头,李云道便能分辨出她的声音。事实上,此时素面朝天的她虽然少了舞台上的妩媚动人,却依旧是不折不扣的倾城样貌,声音依旧如天籁般动听。

  李云道嘿嘿一笑,回头道:“这条河是姑苏城里为数不多还算清澈的,是活水,虽然算不得甘甜可口,但还不至于被一两个马桶污了水质。”

  被无数粉丝奉为“国民女神”的女子甜甜一笑,走下台阶,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似乎也不嫌弃青石阶上的葱葱绿苔。她深吸了口气,心情颇好:“要是天天都有这样那该多好。”

  李云道笑道:“平静只是相对的,有了那些喧闹后,你才会觉得平静难能可贵。不然你退出娱乐圈来这儿隐居试试,保准闲死你。”

  齐褒姒并扰着膝盖,双手抱着修长的小腿,下巴搁在膝盖上,歪着脑袋望着他,嘻嘻一笑:“前提是你得陪我一起。”

  李云道笑了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齐褒姒像受了委屈的孩子般撅了撅嘴:“我就知道你肯定不舍不得。”她没说他到底舍不得什么,她不想把那层纸捅破,因为她觉得那关乎她的自尊。

  李云道站直了身子,小心翼翼地扭了扭肩膀,伤口愈合的速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短短三天的功夫,结痂数目伤口便已经开始奇痒,由香关芷说这是因为伤口里面在长新肉的原因。

  “什么时候走?”李云道转身,看着坐在上面几个台阶上的女子,不施粉黛,却美得如同这江南水墨画的仕女。

  齐褒姒耸耸肩,故作不悦的表情:“赶我走?”

  李云道笑而不语,良久才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齐褒姒突然叹了口气说:“好莱坞那边有一部新戏,白姐谈好了,最近就要进片场。”

  李云道微愣:“好莱坞?”随后他挠头笑着试探道,“花瓶?”

  齐褒姒也不生气,微笑diǎn头:“也只能当花瓶了。”

  李云道却笑道:“当花瓶也好啊,姿色是你自己的,又不是抢的别人的。”

  齐褒姒笑着说:“他们有人说我是整容整出来的。”

  “你是吗?”李云道很认真地打量着天生锥子脸的姑娘。

  齐褒姒笑道:“你自己摸摸看就知道了。”

  某刁民居然真的爬了几个台阶上去,摸了两把,最后才咂咂嘴道:“不是整的,是天生的。”

  在舞台上受万众敬仰的齐女神被那双大手摸得面红耳赤心跳如鼓,咬了咬下唇,心中万千思量后,才鼓起勇气,趁着那人不备,飞快在那轻柔的唇上蜻蜓diǎn水般地啄了一口,而后像受惊的小兔般飞奔离开,头也不敢回。

  被偷袭的某人愣了愣,目送那抹倩影逃离,微笑摇头。

  身旁冷不丁地出现一个声音:“没想到,你倒是个情种。”声音清冷,说话的人似乎从来都习惯了不夹杂任何感情成份的言语。

  李云道抬头,她竟不知何时坐在了河畔的大树上,赤着脚,悠闲地晃动着小腿,轻松的神情和冰冷的声音形成鲜明的对比。

  李云道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这是羡慕还是嫉妒还是恨呢?难不成……”

  坐在树枝上的由香关芷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秀目中杀气四溢。

  李云道摆摆手:“也是,你们忍者都是没有感情的活死人。这日子活得……”

  由香关芷缓缓道:“感情是生存最大的敌人。”

  李云道笑着问:“没有感情,那还算是个人吗?”

  由香关芷反问:“你这样处处留情,就算是个人了?”

  某刁民从来没想到自己跟这女忍者斗嘴还能落了下风,一时间意兴阑珊,伸了个懒腰道:“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太复杂,估计你这辈子也弄不明白了。”

  李云道在小河里冲了冲脚上的泥沙,趿着拖鞋上岸回家。

  等李云道进了江南小院,由香关芷才缓缓道:“出来吧。”

  河畔的另一颗柳树后,沈燕飞走了出来,手中拎着热腾腾的豆浆油条。

  “你早就知道我在了?”沈燕飞望着从树下跳下来的女忍者,赤着的双脚白皙得让她嫉妒。

  由香关芷diǎn了diǎn头:“刚才那些话,我替你问的。”

  沈燕飞叹了口气,干脆走到刚刚齐褒姒坐下的台阶上坐了下来,望着越来越亮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女忍者出奇地没有离开,而是在沈燕飞身边坐了下来,也托腮望着天空:“我想不通,你们这些女人,为什么都喜欢围着他打转?”

  沈燕飞轻叹了一声,而后却嘴角含笑道:“你记得上次你跟天狼交手的那回吗?”

  女忍者diǎn头。

  “那天我真的吓坏了,我真的不知道他原先居然还有黑社会背#景,还被江南的黑道人物们取了个‘三哥’的绰号。那会儿我真的很怕他,他对着坐在防弹车里的许天笑开枪的时候,我魂儿都要吓飞了……”沈燕飞笑着娓娓而谈,“后来,我见识过他离间老狗和白头的手段,也见识过他破案时的思维缜密。我是我们市高考状元的身份进的人大读法律,在学校里我也一直是第一,后来工作,进了省纪委,我依然是大家眼里的女展昭,直到我碰到他。”

  “他呢,是有diǎn儿无赖,有diǎn儿不讲道理,甚至有diǎn儿土里土气,但他很男人,比这个社会上的绝大多数男人都要男人,我不知道我说的你懂不懂,我说的不是你们日本男人的那种大男子主义。他虽然也有diǎn儿大男子,但是那不一样……”

  女忍者皱了皱眉说:“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沈燕飞鼓了鼓腮帮:“就算是吧。早餐要凉了,现回去吧!”

  目送沈燕飞离开,女忍者突然绷直了身子。

  危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