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八十四章 跪着也要走完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热门推荐:、、、、、、、

  “书友群:210967935,微信搜索公众号“仲星羽”或直接加“zhong-xing-yu”,仲星羽会在公众号第一时间发布更新信息,欢迎所有喜欢大刁民的书友加入催稿。”

  “轰!”一声巨响打破黑夜的寂静,刺目的火光过后,半空中腾起灰黑色的蘑菇云。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将繁茂的大麻田瞬间夷为平地,就连种植园最外围的钢筋混凝土浇制的瞭望塔也被瞬间推倒了数十个。

  莫名其妙被人打晕后带至种植园外的迪亚朵目瞪口呆地望向蘑菇云腾起的方向,而后暴怒地从地上一跃而起:“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我的心血,我二十年的心血……”

  只是,他的暴怒只换来一阵冷笑,那个看上去比古罗马角斗士还要高大健壮的青年只伸出一根手指,迪亚朵便浑身酸麻,再次躺倒在地上,望着烧得红透半个夜空的种植园,迪亚朵用最恶毒的言语咒骂着眼前的四名刺客。刚刚在别墅大厅中独饮红酒,那个犹如凶神天降的青年不知何时就站在了他的身后,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便直接“欣赏”到了种植园内的大爆炸和那朵梦魇般的蘑菇云。

  “师父,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家伙干掉?”乔治颇是得意地欣赏着远处的浓烟和火焰,唯恐天下不乱地☆瞅着躺在地上的迪亚朵。

  李徽猷微笑道:“让一个人死亡,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要从精神上摧毁一个人,却是相对较难的。”

  乔治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也就是说,要让这家伙活着比死了还难受,这样理解对吗?”

  李弓角憨憨笑道:“他有多少手下?这回能全干掉吗?”

  站在最前方微笑不语的蔡家大菩萨微微摇头:“顶多七八成吧,刚刚军火库的爆炸估计就带走了起码四成。毕竟是地面上的引爆,跟空袭地毯式的轰炸还是有差别的。”

  弓角遗憾地摸了摸额头:“有个七八成,也算功德无量了。”

  蔡桃夭笑道:“如果他在,肯定不会这么说。”

  弓角道:“按三儿的脾气,这事儿没回旋余地,铁定地往死了整。”

  徽猷点头:“如果三儿在,他的办法肯定比我们的要强,毕竟,要说用脑子,咱们加起来指不定也抵不上一个李云道。”

  乔治一脸惊异道:“真的?”

  兄弟二人相视一笑,同时看向最前方的女子。

  一袭黑衣的女子淡淡一笑:“接下来,就看他的了。”

  克洛依打过中东战争,也帮北非国家打过独立战争,但他敢发誓,今晚的经历,绝对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拉肚子也能救他一命,这是克洛依万万没有想到的,从卫生间出来的那一刻,他眼睁睁地看着长着络腮胡子的杰克被巨大的火焰吞没,如果不是他反应快,迅速奔跑着跳入泳池的深水区,并迅速游到水底,或许此时此刻,他也跟着杰克一起去见仁慈的上帝了。

  克洛依在加州的海边长大,水性极好,在水中等了好久,巨大的爆炸声后,还有一连串的小爆炸,他一直等到外面已经听不到爆炸声,才敢缓缓浮出水面。

  上帝!该死的!这还是那座富丽堂皇的别墅吗?简直比被中东战争摧残过的黎巴嫩还要恐怖,处处断垣残壁,时不时还能听到一阵轻微的哀嚎。

  克洛依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还是不敢相信眼前地狱般的场景。他往前走了几步,便看到一具烧焦的尸体,是长着络腮胡的杰克,只是此刻尸体早已经烧得一团乌黑,但他认得尸体腕上的那块手表,手表的上一个主人是墨西哥的一个毒枭,被老板迪亚朵下令用汽油活活烧死了全家人,下手的正是此刻趴在焦土中一动不动的杰克。

  “求求你,帮帮我!”不远处传来呼救的声音。克洛依连忙赶了过去,但看到眼前的场景,却吓了一跳:这不是刚刚在屋顶上跟他们打招呼的兄弟吗?可是他腰以下的部位去哪儿了?克洛依四下张望关,还是没能找到,最后抬起头时,才发现泳池般用来固定直升机的钢索上方挂着两条腿——仅仅两条腿而己,没有上半身。

  “救救我……”屋顶上的兄弟双眼凸起,他是一路爬过来的,身后一片乌红的血迹。

  克洛依从小腿上解下备用的微型手枪,上膛后对准了那人的脑袋:“安息吧!”

  砰!克洛依扣动扳机。

  克洛依自己也吓了一跳,远处军火库方向又传来一声颇大的爆炸音,此地不宜久留。

  克洛依看了一眼几乎被炸成废墟的别墅,摇了摇头,估计迪亚朵已经死了,既然这样,按雇佣合同上的约定,自然解约,反正迪亚朵死了的话,自己一毛钱都拿不到。

  地球的另一端,江南古城,小桥流水,门前落英缤纷。

  李云道将顾炎然送到桥边,这个如今已经手掌全中国海关大权的男人微笑着说:“就送到这儿吧,你再修养小段日子就该动身了。”

  李云道肃然点头:“小姑父,您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

  闻言,顾炎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虽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但站在长辈的角度,你必须答应我,一定要活着回来,而是是活蹦乱跳地回来,否则……”顾炎然摸了摸鼻子,略尴尬地笑道,“你小姑的脾气你也清楚,你要是真出了事情,这日子就真的没法过了。”

  李云道失笑,但心中依旧微微感动:“小姑父,带我向全家人问好!”

  顾炎然笑道:“你好全家人自然好。”

  李云道认真道:“定当全力以赴。”

  “别送了,我看你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来得及的话,南下的路上记得去厦门看看小北,小王八蛋据说在厦门混得还不错。”

  “小北本就情商不低,再上黄裳嫂子从旁协助,厦门这个平台还是窄了些。”李云道由衷地说道。

  “哪能一口吃个胖子,用你的话来说,就是凡事得徐徐图之,欲速则不达嘛!小混蛋现在资历还浅,还要踏踏实实地把基础打好,这才是关键。不过小北的政治敏感和魄力都不如你,这一点我这个当爹的比谁都清楚,别看他现在位置和级别都比你高,将来肯定是要你带着他往前奔的。”顾炎然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总之一句话,注意安全,就算天塌下来你也别怕,实在不行就回北京四合院,老王家的人,个个儿个头高,都能帮你撑着!”

  李云道微笑点头,目送踏上小桥的顾炎然大步离开。

  “什么时候走?去哪儿?”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幽怨而清冷。她的心情很复杂,喜怒哀乐似乎都不挨边,只是觉得少了一些跟眼前男子独处的机会。

  李云道转身,看着几步以往的女子,穿着阿裳师姐的青色布裳,倒也别有一番韵味。

  “再过几天吧,至于去哪儿,你也清楚的……”李云道一脸为难,这一次能保住性命,除了由香关芷的功劳外,沈燕飞也功不可没。

  沈燕飞点头表示理解:“刚刚那位是海关的……”

  李云道笑道:“王小北的老爸,我的小姑父。很有意思的一位长辈,只是我没想到他会亲自过来。”

  沈燕飞道:“看来这一次的任务,不简单啊!”

  李云道笑着说:“你可别想从我嘴里骗出一丁点的国家机密,我嘴巴很严的。”

  沈燕飞翻了个白眼:“笑话!我吃饱了撑着,打听那些有什么好处……”

  李云道站在桥头,望着桥头石墩上雕刻的浅纹麒麟:“做人啊,还是知道得越少,才越幸福哩!”

  无边落叶萧萧,树枝头上坐着那个大学生打扮的女子,说一口流利却生硬的中文:“知道越多,死得越快。”

  沈燕飞瞪了她一眼:“多管闲事!”说完,恨恨地冲回小院,将那扇梨花木门摔得轰隆作响。

  一脸无奈的李云道看着那个动不动就喜欢爬上枝头的女子:“你属鸟的?干嘛动不动就上树?”

  由香关芷面无表情道:“无知!”

  李云道耸肩:“就算我无知好了。”

  “你准备离开了?回江宁?”由香关芷问道。

  “嗯,再恢复几天吧,让伤口好透,好不容易请到你这个免费的保镖,我还不多用几天?”李云道笑着道。

  由香关芷冷冷问:“接下来你要去哪儿?”

  李云道指了指天边,意味深长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说完,伸了个懒腰,捡起路边的小瓦,后斜着身子撇出瓦片,灰色小瓦竟在水面连跳十多次才悄然落入水中。他揉了揉肩膀,“看来也好得差不多了。”

  由香关芷冷笑:“大喇嘛把密宗大金刚用在你这废物的身上,倒真是暴殄天物了。”

  树下不知何时来了一头黑驴,抬头扯动着枝上的树叶,一对驴眼,冷冷望向枝桠上轻轻晃腿的女子。

  被骂为废物的李云道居然不以为意:“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

  那刁民摘了一片树叶放进嘴角,含笑道:“再平凡的脚步也能走完伟大的旅程!”

  自己选择的道路,就算跪着也要把它走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