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九十二章 江湖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热门推荐:、、、、、、、

  香港九龙尖沙咀弥敦道,中村藤吉这家拥有160年历史的百年老店年初进驻香港,便带来了风靡全港的日式国宝级抹茶风尚,排两小时才能吃上定量供应的餐点已经算不得稀奇。临近午间正式营业的时间,这家如今在九龙岛算得上首屈一指的日式小店门前早已经排起了长队,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这条长队的气氛微微有些诡异。后来的熟客问排在前面的“队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前方“队友”只敢努嘴示意队伍的最前方。

  原来就面积不大的店面里,所有的座位都被人占了,放眼望去,皆是膀大腰圆的彪形大汉,虽然他们故意穿上了普通装束掩饰身份,但长久刀口舔血的日子早就在他们身上烙下了浓郁杀气。其中还有四个没轮上位置的,坐在等候队伍的最前方,这四人竟要占下了不下六个人的空间,其体形庞大可窥一斑。杀气凛然的高大汉子尽管气势逼人,却也只是安静地坐在门前的竹凳上正襟危坐,双手置于膝盖上,目不斜视。紧挨着四人的都是些慕名而来的年轻人,均被这四人的气势压得连交头接耳的**都欠乏。临近午间,队伍慢慢地长了起来,后方不知情的食客们已经开始抱怨起来。

  从日本京都派来香港分店的中村小野望着一屋子的彪形大汉,面色有些发白◎▼,幸好店员们都经过了极严格的服务培训,这才能在恐惧下也不至于出什么难以弥补的纰漏。中村小野的目光缓缓落在靠窗而坐的年轻人身上,日本京都的那家老店招待过世界各地的很多明星,中村小野的眼界也算得上极高了,但就算是这样,这样中村家的二郎却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坐在窗边缓缓享受着碟中一方抹茶点心的年轻人的确长得很好看,只是从上午他们进店到现在为止,中村还是没能分辨出,那年轻人究竟是男还是女。

  年轻人的确长着一张极为俊俏的脸蛋,短发精悍,举止投足间倒是颇有几份男儿风茫,但偏偏执银勺时无名指与小指微翘成兰花型,点心入口的瞬间眯眼微笑倒也尽显女儿姿态。年轻人身边的那些壮实汉子们倒也极有规矩,刚刚中村给他们每人上了一份当天限量供量的餐点,却也没有谁敢动上半份。直到窗边的年轻人懒懒说了句,别浪费了这来之不易的粮食,一帮如同虎狼之师的壮汉同一时间拿起餐具,三下五除二便狼吞虎咽地吃完盘中餐点,放下餐具时再度整齐划一,如同军队般纪律严明。

  “中村先生,要不……报警吧?”一旁的店长极小声地提议道。

  “不!”中村小野摇头,用不太标准的粤语说道,“吩咐下去,一定要尽善尽美地服务,另外给外面排队的客人送些免费的点心吧。”服过日本当过自卫队陆军兵役的中村小野微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做出了一个看上去颇为大方的决定。

  门前排着长队的中村藤吉又迎来两位客人,一大一小,小的被大的抱在怀中,看上去倒是像对父女。抱着女童的年轻男子穿得简朴异常,脚上蹬着一双在香港绝属罕见的黑面千层底北京布鞋,怀中的女童倒是生得乖巧漂亮,隐隐还带着些混血基因,此时小家伙趴在青年的肩头,扑闪着一对大眼睛,好奇打量着排队吃饭的队伍。穿过熙攘的排队人群,年轻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直奔前方的四名彪形大汉。刚刚还有人腹诽这对插队父女,此时倒是换上了一副好奇和惊羡的心态,更有好事者已经在揣度这对年轻父女会不会被那四名面目凶恶的壮汉给拎着扔出店门。

  只是,这世间事,往往出乎多数人的预料,往着最为料想不到的方向发展。只见那抱着女童的青年男子缓缓走到那四人面前,只淡淡问了句:“来了?”

  那四人连忙起身,恭敬点头:“里面请。”

  说完,两人带路,另两人也退出门口的等待大军,转身立于门前,双手合叠置于腹前,大有一夫当关的门神味道。后方目送一大一小的人们纷纷好奇,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正不得其解时,店长带着几名服务员拿着托盆鱼贯而出,年纪不大却人情拿捏尺度极佳的店长合掌微笑说:“对不了各位,中午本店有贵客,所以未必能一一招待,现准备了些免费的点心,请大家品尝,如果实在时间紧迫,换个时间再来品尝便是,今天实在是贵客降临,无法分身接待,多请谅解。”

  跑来这里的大多是年轻人,也有不少内地来的游客,闻言均哗然,但看看那两位在门边犹如铁塔一般的汉子,顿时失去了上前理论一番的兴致,一轮点心发完,门前的队伍便已经五去其三,只有少数铁杆粉丝和抱着必来试尝的游客仍候着不肯死心。

  抱着女童的年轻男子在引导下来到那处靠窗的位置,面容看上去亦男亦女的年轻人看到那青年怀中的女娃,先是微微惊愕,随后释然笑道:“三哥好兴致,这么屁大的女娃也不放过!”

  李云道抱着克莱尔微微苦笑,却也不解释,只将克莱尔安置在身边的空位上,自己取了杯壶倒水长饮一大口:“诺大的香港,你什么地方不好去,偏要跑来这里,还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这是唱的哪出戏?”

  坐在他对面的年轻人嫣然一笑,将吃了一半的抹茶点心推到李云道的面前:“尝尝!”

  李大刁民倒是丝毫不介意,拿起插在点心上的勺子挖了一大口送进嘴里,牛嚼牡丹般地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便将那盘外形和口味双绝的点心送中腹中。

  见李云道拿起自己的勺子送入口中,对面的青年微微愣了一下,耳根微烫,但她生性豁达,又男儿脾气,自然也不会多想:“还是三哥对我的脾气,没那些扭扭捏捏的桎梏。”

  李云道打了个饱嗝,这才看到身边一脸幽怨盯着他嘴巴的小妮子,立马尴尬朝对面的青年笑了笑,转头对不远处的中村小野道:“老板,照着刚才的那份,再给上一份一模一样的。”

  再回头去看那混血小萝莉,大眼睛中的幽怨终于变成了期待,只是看向对面的青年,眼神中仍有消散不去的敌意。

  “这么急着找我有何吩咐?我可是大老远从日本赶过来的,行程里早就定好了要去京都的那家中村藤吉,你这边火急火燎地让我过来,幸好今年他们在香港又开了一家,也算没白走一趟。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事儿姑奶奶我还急着回日本继续走完剩余的行程,机票和酒店都定好了,姑奶奶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总得对得起弟兄们的血汗,你说是吧!”这开口闭口姑奶奶的青年总算让人知晓了她的性别,的的确确是个姑娘,只是这装束和性子都颇为男儿了些,却也当得上英姿飒爽这四个字。

  李云道也不多言,开门见山道:“我要货。”

  那男装打扮的女子本在仰头饮水,此时手中动作猛地一滞,脸色微变,剑眉紧蹙,但很快恢复正常,淡淡道:“要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

  那女子终于忍不住放下手中的竹杯,面色清冷道:“胃口倒是不小。”

  李云道笑了笑,摸了摸肚子:“你欠我的。”

  女子吸了口气,似乎在抑制怒气:“哼,你别以为有个公安的身份就了不得了,边境上打着禁毒旗号明里暗里捞钱的不计其数,你加进来,不过就是多分一杯羹。不过我吴巧巧既然欠你一条命,就帮你从虎口里夺出半份食来又算得上什么!”

  李云道摇头:“事情若能办成,我帮你洗底。”

  曾在姑苏城内酒吧跟李云道用转轮手枪玩俄罗斯转盘而结缘的毒枭公主吴巧巧微微愣了愣,随后皱眉:“洗底?”吴巧巧不是她父辈那种生来就在刀尖上舔血的江湖大枭,虽然从小被父亲当成儿子来养,但她也实实在在在新加坡城市大学进修过,老毒枭传下衣钵后吴巧巧一方面用新思路开拓老行当,另一方面带领弟兄们走出深山老林开拓新行业,近几年在东南亚和中亚一带的军火走私生意上已经打下了不俗的基础,这次赴日本也是为了一桩价值数亿的军火生意。这几年跟着吴巧巧的弟兄们都赚得盆满钵满,也知道光靠打打杀杀来赚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所以很多人都萌生退意。吴巧巧也很为难,毕竟这些叔伯们跟着父亲风风雨雨数十年,仇家不计其数,更不用说政府官方为了抓他们而撒下的赏金花红。

  出来混的,谁不敢赚了钱后能安享晚年?但是真能安安稳稳度过夕阳红的又有几个?死在仇家乱枪乱刀下的,不计其数。

  不是不想退,而是形势逼人啊。

  一日在江湖,终生便是江湖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