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零二章 弄人的造化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林家世代为医,自祖辈移居香港后仍以行医为生,林家医馆在香港至今已经传至第三代,如果将来再交到林丹心的手中便是第四代。这一代家主林铁生中年得女,可老伴去世得早,与唯一的女儿相依为命,幸好女儿林丹心乖巧听话,而且小小年纪便将林家祖传医术融汇贯通不说,还考进了全港最难进的医学院,如何不是女儿自己坚持要留在香港继承医馆衣钵,林铁生是说什么也要让这个在医学上颇有天赋的女儿送去国外深造的。

  晚上喝了养生酒早早睡下,却没想到半夜居然会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林铁生皱眉起身唤了声:“谁啊?”

  林铁生慢慢起身,路过女儿房间时,只看到房门虚掩,正想敲门时,便听到女儿已经身在医馆前门的声音:“哪位?这么晚有什么事情吗?”

  门口应答的好像换了个人:“丹心,是我,伟新啊!”

  林铁生听到声音,微笑摇头:“伟新这孩子,大晚上的……哪有这么追女孩子的?”说着,便停住脚步,仔细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情形。

  “伟新?”站在小隔间门边的李若飞翻了个白眼,“1怎么是这小子?”

  乌鸦却皱眉道:“听说他最近调去o记了,现在已经是警长了。”

  “哦?”李若飞掏了掏耳朵,一脸漫不经心的表情,“看来这小子是不进黄河心不死啊。”

  乌鸦没有接话,李若飞,仲伟新,林丹心三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大体上也还是青春懵懂期两个男孩子便同时喜欢上了青梅竹马的姑娘,接下来大体上又是男主角身陷囹圄女主角痴心不改第三者默默垂泪的三角恋情戏码,具体他也没有细问,只是知道这个名叫丹心的姑娘,在李若飞心目中的地位是极高的。

  林丹心默默地打开医馆前门,门外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一米八身高,面容白净却不失男儿的刚毅。

  见到林丹心,这个名叫仲伟新的青年眼中微微一亮,但随后很好地掩饰着自己的波动心绪:“丹心,你没事吧?”

  林丹心似乎有些心虚,勉强笑了笑:“大晚上的,我能有什么事?出什么事了,这么晚你还跑过来?”

  仲伟新隔着门往里张望着,关切道:“附近刚刚发生了一起命案,我就是不放心,跑来看看。”

  仲伟新身边还跟着一个面相厚道的青年,看样子应该也是o记的警察,此刻也见缝插针地说道:“现场刚勘察完,新哥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林丹心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仍旧一手拉着门,一手撑在一旁的门框上:“不早了,既然已经忙完了,就早些回去休息吧。”

  仲伟新笑了笑,点头:“齐褒姒粉丝见面会的门票我拿到了,回头我让人给你送过来。”

  “谢谢!”

  “不客气。”

  仲伟新缓缓转身,正欲离开,却听到身后的女子突然道:“等一下……”

  期待了许久的男子心中窃喜,转身后依旧一脸和煦微笑:“怎么了,丹心?”

  “那个……那个……你刚刚说附近发生了一起命案,是怎么回事?”林丹心小声地问道。

  仲伟新微微有些失望,但还是很耐心地道:“死的是一个被通缉很久的通缉犯,颈部动脉上被人割了一刀,失血过多而死。你别担心,我是怕行凶的匪徒会不会窜进你这里来求救,毕竟死掉的那个通缉犯还是有些能耐的,曾经被上百香港警察包围着还能悄然脱身,我估计下手的那个人这会儿肯定也伤得不轻。这会儿法医已经在现场搜集血液样本了,估计明天早上差不多就能水落石出了。”照理仲伟新是不能跟外人透露太多案情的,但也许是在内心深处将眼前女子视作了最为亲密的人,言语间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忌。

  “哦!”林丹心微微清了清嗓子,“我知道了,没事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了,注意保重身体。”

  仲伟新点头,走出数步后,听到身后大门紧闭的声音,他才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早已经紧闭的大门,微微叹了口气。

  身边的青年劝道:“新哥,想追就追嘛,你这么优秀,还怕追不上一个开医馆的小姑娘?”

  仲伟新抬头望了一眼远方天空的弯月,叹气道:“有时候,一步错,步步错。”

  “一步错步步错?”那青年不解。

  仲伟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跟丹心从小一起长大,很多事情,早就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更何况,我跟她中间,还隔着一个人。”

  “隔着一个人?”青年眼神困惑,随后大吃一惊,“新哥,你想横刀夺爱?”

  “横刀夺爱?”仲伟新摇头,“这个词如果用在配得上她的男人身上,我还能接受,但是用在那个人渣的身上,哼,一个连亲生母亲都能扔下不管的人,有什么资格提爱这个字。”

  青年困惑摇头,也不再追问,只是觉得这一男一女之间的事情,的确不是他想象的那般简单。

  听到前门的警察离开,李若飞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伟新这小子,为人正直,要真被他发现我们躲在这儿,又免不了一场麻烦。”

  乌鸦似乎也放松了许多,对着手术台上的李云道挤出一丝笑意:“咱们这位仲警长,跟飞机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

  毛浪开玩笑道:“黑警吗?”

  乌鸦摇头:“要是黑警就好办多了……”说着,意犹未尽地抬头看了看李若飞,后者苦笑着道:“小时候,我的理想是当一名正直的律师,新仔的梦想是当警察,这样他负责抓坏人,我就负责把坏蛋送进监狱,我们那会儿有个组合叫‘正义联盟。’”李若飞微笑着,眼神迷离,似乎思绪早已经回到了那些年一起嬉闹玩耍的日子。

  李云道倒是很理解地点头道:“造化本就弄人。”

  其余三人皆点头。

  这世上事,又有多少人长久共婵娟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