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九十六章 四合院里的家庭会议 二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9-06-16 10:17:42 源网站:顶点小说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一百九十六章四合院里的家庭会议(二))正文,敬请欣赏!

  前几年,十位“花魁”惊艳全国的“天上人间”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事后京城纨绔们惊然发现,自己当真少了个可以肆意走动的好去处。不过这世上,有需求自然便会有人冒出来满足需求,哪怕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在实打实的真金白银面前,有时候法律和道德的约束力就显得颇为苍白,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干些将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军火白#粉生意。“天上人间”关门大吉后,“天下阁”便成了一线纨绔们颇为中意的好去处。加上名义上的当家薄家兄弟热情好客,生意自然蒸蒸日上。

  作为四九城里数得上名号的红三代,年轻帅气的王小北自然成了天下阁的常客。王小北本不姓王,而姓顾,顾小北。但是王家无后,王老爷子提出将他姓王姓以继承衣钵时,普通知识份子背景的顾家自然没有反对,所以王家大少便成了公认的王家三代接班人。景山学校毕业,后进入解放军指挥学院深造,现挂职于京城军区装备处,但圈子里的人还是习惯将王小北当成一个商人。事实上,王小兵自己也更喜欢经商,多年军校生活让他痛苦不堪,等开始挂职后,这位王家大纨绔就如同脱缰野马般,再也拉不回头。

  前段日子,薄小车不知从何处搜刮来一位极品“扬州瘦马”,露面当晚就入王小北的法眼,下半夜便以入幕之宾的身份与瘦马大搏三百回合。薄小车很给面子,第二天就问王家这位外姓独孙,要不要直接把“瘦马”牵回去,王小北一口回绝,只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心领神会薄小车自然清楚,这位刚刚在山西闯了大祸的王小北近期是不敢在老爷子眼皮子底下犯浑了。薄家兄弟自然也会不缺了供养一匹“扬州瘦马”的费用。王小北也是知情知趣之人,每次光顾出手自然大方。不久,圈子里人人都知,天下阁的这匹“马”可远观意淫而不可近赏亵玩,因为这是王家纨绔的禁脔。自然极少有人会琢磨着去染指这么危险的动物——为一时胯下之欢得罪王家,纨绔们虽然放#荡不羁,但不代表他们傻。

  昨晚“瘦马”卖力异常,王小北在那粉红蕾丝帐幔里折腾到凌晨才睡下,接到母亲王援朝的电话时,王家纨绔只迷迷糊糊“喂”了一声,待听到王援朝的声音,才反应过来,叫了声“妈”。电话那头的王援朝说你外公召集大家回去开会。王小北却还一边在梦中流连昨晚的瘦马颠簸滋味一边将手插进身边熟睡女人的敏感地带,嘴中只是下意识地“嗯”了两声。

  “王小北,你给我醒醒,再不醒你外公又要拿皮带抽人了!”王援朝发火了。

  “啊?”睡眼惺忪的王公子猛地坐起身,四顾床侧,这才定下心神,“妈,你刚刚说啥?”

  “你外公召集大家回去,快点动身,我已经快到了,你大姨他们已经到了。”

  “什么?”王小北惊得直接从床上跳到地面上,赤着脚飞快一边打开免提一边穿衣服,惊得原本熟睡的“瘦马”一脸惊愕地看着他。“妈,老爷子又怎么了?我……我这段时间呆在京里哪儿也没去呀……”王小北第一反应就是老爷子是不是又要针对他开批判大会了。

  “你又干什么混帐事情了?”所谓养鸟知鸟心,王援朝岂能不知道儿子如此反应,肯定是又干了什么事情没擦干净屁股。

  “没……妈,我最近啥也没干呀。”王援朝心虚道,“老爷子是不是为了别的事情?”

  “到了再说了,我在开车,你抓紧回来啊,不然方圆方润她们都到了你还不到,你外公又要给你脸色看了。别穿得吊而朗当的看得让老人家赌心。”

  王援朝关照完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等穿完衣服,王小北才发现自己这身朋克打扮当真不太靠谱,对着穿衣镜皱了皱眉,还是觉得不太合适,立马打电话给薄小车。薄小车一听就乐了:“你小子不会是要回四合院吧?”

  王小北苦着脸:“别废话,是兄弟就麻溜儿地整套衣服来。”

  薄小车乐道:“看你个怂样,见了老爷子就是一怂包。在房里候着,我让姚四眼跑一趟。”

  “要快,那边来几个电话催了。”王小北夸张道。

  “放心,误不了你的事儿。”

  五分钟后,姚四眼儿敲门进来,手里拿了套薄小车的衬衣西服:“北少,小老板吩咐了,让我把他这套备用的给您拿过来,您看看合身不。”

  王小北顾不上看衣服到底合不合身,接过来便三下五除二地套上,但还不忘回头道:“四眼儿,你给小薄带个话,这人情我王小北记下了。”

  姚四眼儿连忙摆手:“您和小老板不是亲兄弟却像亲兄弟一般,这点儿小事算什么。对了,门口车子已经让人给您发动好了。”

  王小北满意地看了姚四眼儿一眼:“你小子做事就是麻利,怪不得大薄放心把整个儿销金窟都交给你。”

  姚四眼谦恭道:“那是北少你们都照顾我。甭说了,北少,您还是抓紧出发吧。”

  只穿上了一只袜子,王小北便手忙脚乱地奔了出去。目送王小北离开,姚四眼收起脸上谦卑的笑容,回头冷冷扫了一眼扯着被单掩住锁骨以下部位的“扬州瘦马”,床上的一片狼籍说他来说司空见惯,而这个在外人眼中火辣诱惑的尤物在他眼中却如同死物一般。

  “大老板吩咐了,把王小北伺候好就是你的工作,知道吗?”

  靠在床头的女人面无表情地点头:“知道了。”

  姚四眼儿便没有再回来,独自锁门出去,留下仿佛金丝雀般的女人坐在床上,眼神空洞。

  威风凛凛的悍马越野发出咆哮般的引擎声,车上的王小北却心中发怵。王少在四九里的横着走竖着走哪怕翻跟头都没其他人会管,那是因为王家有位老北斗坐阵。可对这位动辄吹胡子拍桌子的老爷子,王小北想想都头疼。上回在山西折腾煤矿却碰上矿难,老爷子差点儿把他扒光了吊起来用鞭子抽,吓得王小北小半个月都没半迈出家门一步。本琢磨着这一年多老爷子应该把这事儿忘得差不多了,王小北最近又开始跟一个做煤矿生意的山西老板接触,刚刚才有了点头绪,今天又被突然召回家开会。王小北边开车边将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反思了一遍,除了那匹“瘦马”外,最大的问题就是山西的煤矿,王小北已经夸下海口,三个月内拿到批文,对方给他百分之二十五的干股。资料他看了,矿是大富矿,年出产成交能有400亿人民币,哪怕只有十个点的利润,那自己一年也能多个两三亿的零花钱,这还是保守估计。

  难道这事儿被老爷子知道了?王纨绔头皮有些发麻,越想越不对劲,开着车就开始打电话。

  “喂,方润,是我,你也在回去的路上吧?是啊,我正犯愁啊,也不知道老爷子突然把我们召回去到底是为嘛事儿?你清楚吗?大姨跟你说了吗?啊?你也不知道,那方圆呢?方圆知道吗?她也不知道啊,哎哟,这事儿……没,我就是关心一下,我哪能再犯什么错误,上回山西那事儿,老爷子差点儿扒了我一层皮,行了,不跟你多说了,到家见面再聊。好咧,先挂了。”

  放下电话,王小北还是忐忑不安,又给那个山西的煤老板打了个电话,确认对方守口如瓶没有透露半点风声后,才稍稍放宽心。但还是一脸狐疑地握着方向盘,冷不丁地,上次老爷子解开皮带当场抽他场景就会浮现在眼前,弄得一路上这位四九城的著名纨绔头皮阵阵发麻。

  跳下越野车的时候看洪文,王小北堆起一脸笑:“洪爷爷,外公今天心情怎么样?”

  洪文嘴角下拉,摇头做了一个很遗憾的动作,王小北脸上的笑容顿时销声匿迹,哭丧着脸道:“洪爷爷,这回又是啥事儿呀?”

  洪文笑了笑:“刚刚你大姨,你爸妈都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还是一样的回答,这事儿我可不能代劳,还是得老爷子自己亲自宣布。”

  王小北刚想进门,转又折回来小心翼翼问了句:“这事儿跟我有关系不?”

  “有,当然有关系,跟你关系还真不小。”洪文笑道。

  可这会儿洪文的微笑在王小北眼里看起来却是那么的诡异:难道老爷子真知道那件事了?不就是折腾点零花钱吗,老爷子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吗?可这话打死他也不敢往外说,不然估计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顿皮带了。

  等王小北硬着头皮一脚迈进正厅,却很狗血地绊了一下,将整扇木门撞到墙上发出巨大轰响声后才勉强保持住身体平衡,厅中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齐刷刷地看他投射过来。

  此时的王小北不再是那个在四九城里呼朋唤友的大纨绔,而是王家第三代中唯一一个男丁的身份。

  王小北嘴也乖,当下从外公开始一个不拉地打招呼,甚至连自己的亲妹妹顾小西也没有拉下。

  出人意料的是,老爷子这些年是头一回微笑着跟王小北点头会意,还破天荒地说了句“小北回来了,快坐吧,就等你了”,听完王小北的脑子就开始犯晕——老爷子这玩的是哪一出?

  “爸,人也到齐了,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出人出力的尽管吩咐。”王抗日已经看出来老爷子的心情很好,估计不是坏事。

  老爷子清了清嗓子,目视前方屋外假山,平静道:“今天把大家都召集回来,主要是有一件关系到我老王家的大事情。”

  “爸,您就别再卖关子,我听得都着急。”王援朝急道,她心里也没底,生怕是儿子又犯了什么错让老爷子揪心。

  这位打过鬼子抗过老蒋又去过朝鲜战场的老人面带微笑,环视了厅中每个人一眼,才缓缓道:“找到尧娃子的亲骨肉了。”

  chaptererror();
马前卒 大刁民 驭香 武炼巅峰 重生之魔教教主 真龙 御鬼者传奇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星宇世界传奇公会 我的贴身校花 龙血战神 紫阳帝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仿岩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刁民,大刁民最新章节,大刁民 顶点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